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5272-42947214/

第一卷 夢中大千 第170章 鐵馬冰河入夢來
    時值九月,一年里的倒數第二個月,如在帝都,已是飄雪時分。

    而在屬于南州的安南郡,山野之中,卻仍然是一派生機。

    有的植株,仍然揚著蔥翠,有的植株,正常地走向枯黃變褐,也有的植株,正一片燦爛火紅。

    這里是一片廣闊的田地。

    田中的谷物已然被收割清除,就連新的種子也已經被灑了下去,但在離田地不遠的地頭山腳,仍有人在忙碌著。

    他們正在清除或者說收集一種野草。

    這種野草矮矮地,大約只有半人之高,黃褐的葉片中,長著一串串的莢兒,莢子里面,則長著一小粒一小粒的谷子。

    據說在很久以前,這種很小粒的谷物還是此地民眾的食物,但當新的谷物慢慢被從北地帶過來,這種粒子很小賣相很差收取起來又相對麻煩的東西,便慢慢地退出了餐桌。

    時至今日,它已經是野草的一種。

    “二伯,你說那些大人要這些開荒草干什么?”一個青年男子把一片開荒草聚集在一起,忙里偷閑地問不遠處的一個中年男子道。

    “大人們的打算我哪里能知道!”中年男子搖頭說著,“不過,那些大人里有一個卻是藥王宗的,我估計可能和這有點什么關系。”

    藥王宗,民間對藥師堂的稱呼。

    藥師堂的那位其實是充當著護衛的職責,不過,眼看著大量的開荒草種子被不斷地運送過來,都快要把村頭的這處收購點裝滿了,他心里同樣是裝滿不解和好奇。

    毫無疑問,田掌柜收這東西是為了做飯或者菜。

    具體是飯還是菜他不清楚,但作為一個藥師堂的資深學徒,他對開荒草的種子卻是了解的。

    也不能說了解多深,但基本了解是有的。

    開荒草種子微酸、澀,而且食用后還很難消化,用來作食物不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都是相當差的,就算古時,也只有那些極貧困的山民才會用它來裹腹。

    而在藥學上,他知道得最清楚的一點是,開荒草種子,性寒,有小毒!服用后,能致氣虛血滯!

    對普通人來說倒是無所謂,因為程度很輕微,基本可以忽略這點。

    但對修者特別是低階修者來說,這無異于是毒藥。

    同福樓之前推出的湯飯是“十全大補”,現在,如果說用這開荒草的種子來做飯菜,怎么也談不上“補”吧?

    瀉還差不多!

    他的疑問一直保留到了回程,然后卸下臨時的差使,從同福樓回到了藥師堂,順便也把這個問題帶回了藥師堂,倒是引得了堂里不少人的關注。

    畢竟,十全大補湯,威名在前。

    堂里現在不少資深藥師都在研究那個東西,據說零零星星地已經得到了不少的成果。

    而在同福樓這邊,隨著一應的器物、配材等都陸續就位,田浩正式開始了操作。

    一上一下兩個雕琢好的圓形石塊對接在一起,成為一個研磨的東西,夢里,少爺說這叫“石磨”。

    然后,用水浸發好的開荒草種子,除去那些飄浮在上面的殘次品,第一遍,粗磨,去皮,第二遍,細磨,打磨成渣。

    灰褐的種子去了皮,打磨成渣的時候,卻已經變成了灰白色。

    和夢中的場景,一模一樣。

    然后,把這些渣水倒在紗布袋里,過濾,殘渣丟棄,只留下汁水。

    接下來,又是關鍵的一步。

    在大掌柜老崔以及兩位同福樓大廚還有小洛普的注目下,田浩把一碗今天一大早就開始熬著的藥劑倒進了那白中泛灰的汁水里。

    汁水,是白中泛灰。

    藥劑,卻是濃褐近黑。

    大掌柜親近接過攪拌的任務,而就在攪拌中,一層灰褐的浮沫漸漸出現在汁水的上面。

    撇去浮沫,攪拌。

    再撇去浮沫,再攪拌。

    然后第二次、第三次加入藥劑,重復攪拌和去沫的動作。

    直到,原先的汁水變成完全的潔白,甚至泛出一點淡淡的香味來。

    大掌柜及兩位大廚的神情簡直都變得有點圣潔,小洛普則是兩眼直冒光。

    而當這汁水被倒入大鍋,隨著燒煮,越來越濃的香味漸漸地就從鍋中飄散了出來,甚至比最好的面粉做成的餅子出鍋時的味道還要香。

    當然,因為十全大補湯在前,所以在場幾人倒并不怎么驚異這香味。

    他們只是驚異于原本一無是處的開荒草的種子,經過這么一處理,似乎,可以食用了?

    而且看起來還相當不錯的樣子。

    “田廚,等燒開這個湯是不是就可以喝了?”一位執火的大廚說道。

    “是,燒開就可以喝,但我們今天做的不是這個吃法。”田浩回道。

    雖然說是這么說,但當鍋里真的沸騰后,在一片繚繞的熱氣和香氣中,田浩還是拿了幾個碗過來,每個碗里都盛了些。

    大掌柜第一個端起嘗了。

    他是修者,而且修為還不低,所以根本不怕這點燙。

    “呼!咦……挺不錯!”先是一大口,然后慢慢地啜著,品著,大掌柜似乎已經有點意外地喜歡上了這東西,然后他把碗伸過去,“老田,給我再盛點,不,盛上一碗。”

    小洛普也喝得飛快。

    “好喝?”田浩問道。

    其實他自己也在喝。

    “好喝!”小洛普極肯定地點頭,然后道:“田伯,也給我再來一碗!”

    或許因為新奇的關系,也不排除捧場的可能,當然,真喜歡的可能也是有的,兩位大廚也都各自又要了一大碗。

    “其實,加點糖可能會更好喝。”田浩說道。

    “老田,你不早說!”大掌柜笑罵著埋怨道,出去了一會,就從后院的置物間中拿了一罐糖過來。

    白糖,細粒。

    這個世界對糖的提純和處理已經做得很到位,甚至比前世還要豐富。

    就以安南郡來說,在藥師堂的作用下,許多性質、風味各異的藥糖、果糖等很久以前就是大戶人家的家中常備。

    糖的加入,對這種湯汁的提味確實是相當明顯的。

    小洛普更是喝得眉開眼笑。

    “老田,我以后每天的早餐就是這個了!”加著糖地又喝了一碗,喝完之后,大掌柜直接這般地說道。

    看來他是真的喜歡!

    當然沒問題。

    就這樣直接喝本來就是田浩夢里看到的吃法的一種。

    不過,卻也只是最簡單的一種而已。

    接下來,就在喝過了湯汁的幾人的圍觀下,田洛把早先調好的又一種汁水,倒進了沸騰的大鍋中。

    全知全能者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福建11选5玩法 850棋牌游戏安卓 …? 澳洲快乐8数据分析 白小四肖选一肖 韩国快乐8预测 52大庆麻将漏牌神器 山西11选五走势图直选 fg美人捕鱼规律 申城棋牌app? 海南4 1 股票走势分析软件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小说 长沙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街机鸟时代捕鸟下载 快乐八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