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9943-42947266/

第1279章 皇帝苦啊
    第1279章 皇帝苦啊

    皇城的建筑剛剛復建,作為主體的歸德殿已經完工,周邊祭祀所需的附屬建筑也在做最后的裝修,但顯然這里適合神居住,卻不適合人住。而祭祀前趙昺要齋戒沐浴七天,但襄陽軍情緊急,不容他多留,所以他生生給壓縮到了三天。另外由于是皇帝親祭,周邊的地方官員都要來陪祭,他們同樣不能久留在此,也就特事特辦了。

    在皇城巡視已畢,趙昺移駕至行宮。據說南渡之前,大宋歷代皇帝前來皆駐蹕于此,金末還做過皇宮,后來又成為蒙元哪位郡王的別院,因此得以保存至今,不過規模比之從前小了很多,只保留了三進殿堂及左右兩路房屋。

    趙昺無心考證這些,這一路行來,他雖然是皇帝能得到特殊照顧,但是也要忍受顛簸,露宿于野外,吃的自然也是極為簡單,洗澡更是奢侈。而這又裝了一天,身上早就透著酸臭味兒了,只想好好洗個澡,舒舒服服吃頓飯,睡個好覺。

    對于小皇帝喜歡洗澡的習慣,不僅大內總管王德十分清楚,就是當初帥府眾人也都清楚。那時即便條件十分艱苦,只要有時間小皇帝都會每天洗澡,一個大木桶,一大鍋熱水就能讓他十分滿意。而到了天熱的時候,甚至涼水也不會在意,甚至在江河中也要洗洗。

    但是隨著小皇帝繼位和年齡的增長,太后嚴令禁止其到江河湖海中野泳。這不僅是處于安全考慮,且《孝經》中講的“身體發膚受之于父母,不可示人”也是古人銘記的倫理,龍體自然也不能輕易示人。不過小皇帝愛洗澡的習慣終沒有改變,在宮中一般會早晚兩次洗浴,還不算天熱時隨時可能沖個涼。

    而其實皇帝洗澡是非常麻煩的,不但要將洗澡的地方布置好,還要在洗澡水里放一些藥物,這些都是需要人提前準備的。所以宮中最忙的就是尚六局的尚衣局,因為陛下除了例行的一日兩次沐浴外,還要隨時準備迎候,這就要保證浴池時時整潔,并備好熱水和衣物。

    出征在外自然沒有天天洗的條件了,可王德也不敢怠慢,隨行物資中澡盆是必須攜帶的,且要想方設法保證小皇帝能夠洗上熱水澡。在挑選行駕駐地時,有沒有浴室及好壞也成了重要的選擇條件,而趙孟錦當然知道小皇帝這個癖好,早就將浴房整修一新迎駕。

    “哦,這里還真不錯!”趙昺稍事安頓便前往浴房,他左右看看這里的浴房還真不錯,浴池長有三丈,寬有丈五,深五尺左右,與現代的少兒泳池差不多。整個浴池是由十數塊巨大的漢白玉鑲拼而成,精心雕刻的花紋還起到了防滑的作用,池中央有一座高臺,上面是個玉瓶形的雕塑,有水不斷從瓶口涌出,散落入池中。

    趙昺看了一眼便覺的設計的可謂別致精巧,稍一琢磨便知隔壁有人將調好的水通過暗槽輸進池中,將滿時又會通過池壁上開鑿出的暗孔溢出,順著水道流到室外。如此一來,既能保證水溫恒定,池水時時干凈,還不會有水溢出池外。

    “水可以再熱一些!”趙昺抬腿邁進池子坐在階上,將身子浸入水中,只露頭在外邊道。

    “官家,天氣炎熱,暑氣太盛,水太熱了,容易傷熱的!”王德摸摸池水言道。

    “誒,正因為天氣熱才要將身體里的暑氣散出去,且這些日子朕太乏了,水熱些解乏!”趙昺擺擺手道。

    “是!”王德答應一聲轉身吩咐旁隨侍的小黃門多添些熱水,又道,“陛下,可否叫人松松筋骨,那樣更解乏!”

    “不必了,連日趕路大家也都乏了,安置好了以后也早些歇著吧!”趙昺半躺在池中,極為享受的擺擺手道。大家不要誤會,即便是皇帝,也可能正因為他是皇帝,按摩也是那些小黃門們,絕不是想象中漂亮的小宮女們。

    這個是根據皇帝這一職業的性質決定的,作為一國之君的皇帝,他的身體情況會有無數人為他操心。皇帝不僅要處理政務,還要承延龍脈,洗澡不僅有自己專屬的澡堂子,也有專門的內侍伺候。而若是出現因為皇帝過于那個什么,導致沒用精力處理朝政,不論是朝廷還是后宮,皆會有聲音反對。此外還有男女授受不親的社會中,也與禮法不合,即便洗澡普通宮女是看不到皇帝龍體的。

    所以,那些荒淫無度的皇帝刨除在外,伺候皇帝洗澡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內侍,一種是皇帝的嬪妃。且妃子只有在侍寢的時候有機會陪侍,其他時間是根本沒有機會的。就是皇帝想要按摩、搓背,這個按摩的工作通常會交給兩到三名宮女負責。這也是因為兩到三名宮女之間可以相互監督,防止宮女對皇上不利,順便預防個別宮女破壞規矩,誘惑皇帝。

    但是這些其實主要還是取決于皇帝個人的自制力,除了遇到祭祀、登基、先皇去世這些重要場合,平時皇帝怎么洗澡沒人關心,大臣們對于皇帝的私生活就是想干涉也是力不從心,內宮之中他們都難以進去,不是想管就能管的。尤其是趙昺這種將內宮經營的風雨不透的皇帝,想打探點兒宮中的消息都難,私生活更是難上加難。

    “官家體恤小的們,真是我們的福分,也是他們的本分!”王德說著又從小黃門手中接過盛放著點心、水果的托盤,輕輕的放到陛下身前,木制的托盤便穩穩的浮在水面上,可以方便小皇帝享用。

    “王德,你說當皇帝有什么意思,我不想干了,太累啦!”趙昺瞅了眼托盤上的食物,拿起塊點心突然嘆口氣道。

    他突發感慨,其實真不是矯情,在世人看來皇帝是權力的象征,掌握著他人的生死,控制的官員的升遷,決定著百姓的生息。但是,其實當皇帝還是個十分辛苦的活兒,尤其是想做個勤政愛民的好皇帝,權力的高度集中讓他每天要面對無休止的工作。

    “官家不要說這樣的話,待得勝還朝后就會輕松些,沒有這么勞累了!”王德聽了怔了怔,揮手將房中的人全都屏退,才強擠出些笑顏道。

    “回去?!回京之后,還不如在外征戰輕松,朕想想回到那個籠子中就覺得氣悶!”趙昺卻是苦笑著道。

    回京之后,他就要參加朝會,雖然現在改成了五日一小朝,朔望一大朝,但是朝會完畢也不代表就萬事大吉了?若是這樣想就太天真了。軍國大事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決定好的,所以朝會之后還有各種討論小組,挨個與重臣們繼續商量國家大事。

    談論完畢國家大事,宮中還有成堆的奏章等著自己批閱。雖然趙昺無需如傳言的秦始皇那樣,每天光搬看的竹簡就有上千斤,可閱讀的每頁奏折至少也有三、四頁內容,光想想每天要看上千頁的書,那是什么樣的感受。何況奏章并非是只看一遍那么簡單,有些奏章還要仔細看后,要分析、琢磨,拿出處理意見。而這種日子并非只是幾天、十幾天,而是皇帝生活的日常,想想就何其恐怖。

    除開處理政務,皇帝還要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天子既然是上天的兒子,就需要祭祀,就需要四時八節的禮節性活動,需要外交,需要聯絡官員舉辦活動,還需要和宗親會晤聯絡感情,時不時和親密內臣聚聚,當然還得和后宮一大堆女人努力生娃,還有哎,想想就累得慌!

    “小的知道官家辛苦,可官家是圣明之君,豈能棄萬民和江山于不顧呢!”小皇帝的辛苦,王德當然是瞅在眼中的,可自己又能說什么。若是自己順著陛下說,不被太后和皇后打死,也得讓大臣們的唾沫淹死。

    “當個好皇帝?做個好皇帝真是那么容易嗎?”趙昺咬了口點心,臉色更加不好看地道。

    趙昺其實真不愿意當皇帝,但是當時為了活下去,也是做了心理準備的,可事實還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他知道皇帝或者說最高權力者的核心魅力在于相比較其他人擁有的最大限度的自由和資源,可事實上皇帝相比其他人而言占有最多的資源是真的,自由就是相對而言了,有時他覺得這與好皇帝的付出是不成正比的。

    除了日常生活得壓力,皇帝的心理壓力也是蠻大的。時不時要擔心臣子和親戚謀反,為了坐穩自己的寶座得絞盡腦汁還得仔細辨別底下人真真假假的忠心沒有孩子時有后繼無人,愧對祖宗的擔憂有了孩子后,還得防著兒子們爭奪權力爭得太厲害連快死掉的時候,都不可以掉以輕心,得防止有的人,而這些可能是兄弟、兒子、妻妾,希望他自己早死,真是太心累!

    “陛下……”王德有些發懵,陛下今天怎么無來由的說起這么沮喪的話來了。

    “好皇帝有什么好,吃塊點心都得是素的!”趙昺將點心拿到王德眼前無比憤怒地道。

    “這……”王德更糊涂了,原以為小皇帝是因為點心是素的才生怨的,可是齋戒期間也不能吃葷,但為這么點事似乎又有些過了……

    書客居閱讀網址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