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1182-45592702/

第七百三十五章 按個賣(4000+)
    孫茂才和王秀蓮只花了10分鐘不到的時間就商量好了對策,今天中午照常賣,如果季月真的想吃的話就給她留一份。www.waneicoin.co反正江楓之前給季月承諾的鴿吞燕也還沒做,這份10塊錢的純肉餛飩就權當是拖欠這么多天的利息了。

    只不過王秀蓮同志不明白,季月又不是沒吃過江楓做的那個什勞子純肉餛飩,她只吃過一次就吃出心理陰影,偶爾中午看見別人吃純肉餛飩都覺得瘆得慌。季月上次連吃兩三碗哭的那么凄慘居然還敢吃,她們這些學藝術的果然是讓人搞不懂,即使都轉行當服務員了,也沒有放棄自己那顆追求藝術的心。

    孫茂才也不明白,他之前想到過很多,他覺得江楓每一道限量菜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招牌菜,卻唯獨沒有考慮過那道10塊錢的純肉餛飩。他一開始看菜單的時候就對這道奇怪且便宜的餛飩表示過好奇,并且提出他想嘗一嘗,最終被所有嘗過純肉餛飩的人哭著喊著阻止了他這一作死行為。

    泰豐樓只有這一個很能打很能扛又年輕且經驗豐富的廚師長,他們不能失去他呀。

    現在孫茂才對江楓的純肉餛飩更好奇了。

    今天中午的純肉餛飩先照常賣,王秀蓮讓季月趕快去打印店制作一份全新的調查表,等中午這批客人用餐結束結賬的時候,再把調查表發給他們,詢問每個人對純肉餛飩的看法以及對其售賣方式有沒有什么意見。

    只要大家有意見,泰豐樓就可以改,如果你覺得賣的不夠多,泰豐樓就可以調整分量,按碗賣也是賣,按個賣也是賣。靠手速搶是一種賣法,按抽獎抽也是一種辦法,只要客人有需要泰豐樓就絕對會盡力滿足他們的心愿。

    光是這樣想一想,江楓就覺得泰豐樓真是一家專心為客人考慮的好酒樓。

    純肉餛飩的意外爆火大大提高了泰豐樓的營業額,畢竟4人桌坐6個人,6人桌坐8個人就得點4個人和8個人的菜,大家來都來了吃不到餛飩總得吃頓飯再走。

    吃午飯的時候,江楓抽空給周時發了個消息,問問他這兩天有沒有時間讓他來店里坐坐,到時候他請周時吃頓飯。

    發完消息江楓就把手機隨手扔在了桌上繼續吃飯,吃飯吃到一半突然發現好像少了一個人,季月不見了。

    “琪琪你看見季月了嗎?他她跑哪去了?怎么不吃飯吶?”江楓往嘴里塞了一塊細嫩的豬蹄肉,四處張望著。

    吳敏琪用非常怪異的眼神看了江楓一眼,道:“她剛剛不是吃了你的餛飩嗎?現在躲樓上哭去了。”

    江楓:……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次真的是她主動要求的。

    吃完飯后江楓看了一眼手機,周時還沒回他消息估計是在忙。以往這個時候,孫茂才都是和兩位老爺子一起去茶樓喝茶的,但今天不一樣,他要留下來跟江楓,王秀蓮,房梅還有季月一起商量如何處理江楓的純肉餛飩。

    純肉餛飩從很早以前開始就很受歡迎,但由于這道菜根本就不是人吃的,賣的也賊便宜,江楓一天也只賣那么幾份,所以根本沒有被別人放在心上。即使站在buff的角度來看它和拔絲山藥是平等的,但泰豐樓全體員工沒有一個人覺得它跟拔絲山藥可以相提并論。

    即使純肉餛飩已經打出了十分詭異的口碑,但只是作為一道詭異的菜品在出售而已。

    但現在不一樣了,這道菜今非昔比了,因為薛紹衡的4個字它的身上充滿了圣光。這才第1天呢,美院的教授和傳說中一幅畫能賣到6位數的畫家都來了,接下來還不知道有什么人會從什么地方專程跑過來吃這碗人人聞風喪膽的餛飩。

    古今中外的藝術家為了那一點虛無縹緲的靈感什么事都干得出來,有的選擇可以嗑白色的小粉末從此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這都是好的,嚴重一點的可能往自己身上捅兩刀或者干脆把自己身上什么東西割下來,再嚴重一點甚至可以把命都搭了進去。

    和上述這些追求靈感的方式相比,吃一碗純肉餛飩也不算什么。

    開純肉餛飩后續可持續發展研討會的時候,季月還沉浸在剛剛吃完餛飩的悲傷里。

    兩眼無神,目光呆滯,形容枯槁。

    一看就是一個剛剛經歷過社會的毒打和人生重大打擊的悲慘孩子。

    孫茂才對季月現在的狀態非常有興趣,好奇的問道:“吃完餛飩之后都是這個樣子嗎?”

    “差不多吧。”江楓道,“季月吃過好幾次了應該比較有經驗,有的人第1次吃樣子特別嚇人。我記得我爸媽第1次吃的時候兩個人在一起抱頭痛哭,哭了整整20多分鐘,嗓子都哭啞了,第2天眼睛腫得跟被人打了一樣。”

    王秀蓮:……

    “那都是你爸在哭,我就掉了幾滴眼淚。”王秀蓮選擇把鍋甩給不在現場的江建康,“而且兒子不是我說,你做那餛飩真的是太難吃了。那玩意兒別說人了,豬吃了都得哭。”

    季月瘋狂點頭表示贊同。

    “真的有這么神奇,如果只是單純的因為難吃的話,應該不會吃成這個樣子了。”孫茂才還沒領教過江楓buff菜的威力沒有辦法理解,他覺得這個東西根本就不像是現實生活中會發生的,這已經玄學了。

    “您不懂,這碗餛飩不是普通的難吃,它已經超越了難吃的界限,沖擊你的靈魂,讓你從內心深處嘶吼嚎叫,就像是有厲鬼在一點點啃食自己的那種難吃。”季月繪畫的靈感還沒得到,文學水平倒是突然增加了不少。

    孫茂才:……

    那為什么這個玩意兒還會有人想去吃?真的不是很懂你們搞藝術的。

    “那今天的客人意見征集,情況怎么樣?客人們都有什么反應?”孫茂才問道。

    房梅掏出一沓客人剛剛填好不久的意見征集表:“參加意見填寫的基本上都是原先吃過純肉餛飩的老客人和這次慕名而來的新客人,新客人基本上都是表示太少了難搶,老客人就……”

    房梅頓了頓,顯然老客人的意見征集已經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范圍:“有一部分人覺得純肉餛飩賣得太便宜了,就是因為賣的太便宜門檻太低導致他們很難搶,還有一部分客人覺得一份的量太多了。”

    眾人:???

    房梅抽出其中一張意見表,上面的字還挺清秀的,就是寫的話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正常:“比如說這位客人,她還提了意見。她覺得餛飩應該一顆一顆地賣而不是一碗一碗的賣,實在不行還可以把餛飩皮和餛飩肉分開賣,這樣他們搶到的幾率會大很多。”

    房梅又抽出了一張意見表:“這個客人也提了建議,他也覺得餛飩應該一顆一顆的賣,而且應該限量每人限購一顆。他說的是……”

    房梅拿起了意見表,瞇著眼睛把上面的話念了出來:“純肉餛飩這種神圣的菜品,一個人一天吃兩三個實在是太奢侈太浪費了,甚至還有人吃一碗,這種行為簡直是令人發指。為了讓大家都能吃到,應該限制每人每天只能吃一個,不然就太過鋪張浪費了。”

    眾人:???

    其實純肉餛飩就算按個賣也沒多少,畢竟一碗餛飩也就10個,一天只能做三碗,按個算也就30個。今天來吃純肉餛飩的可不止30個人,而且從先前那些美術生前仆后繼,鍥而不舍,今天搶不到明天搶,今天搶得到,明天還要搶的精神來看,純肉餛飩得連著吃。

    就算吃出了靈感也得續費。

    孫茂才當了這么多年的廚師,也是第1次見到如此古怪的菜品,如此古怪的客人以及如此古怪的要求,最關鍵的是這些古怪的要求居然還是眾望所歸,這讓他也不由得一時失語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我覺得既然客人們都這么要求了,純肉餛飩最好還是按個賣。今天中午你們在后廚可能沒有太大的感受,我們在大堂都看到了,人非常多,一天三份的話可能就不止是供不應求的問題了。”房梅道,“但是如果按個賣的話,在定價上肯定要慎重,如果定價過高難免會影響口碑。”

    “不能定高價。”孫茂才直截了當的道,“這道菜刨除掉那些我可能沒有辦法理解的因素,它無論是品質味道還是其他方面,都不適宜定高價,它只適合低價出售。如果真的要按個賣的話,我的建議是保持原價不變一塊錢一個。”

    王秀蓮對此也沒有什么意義,她雖然非常熱衷于漲價當一個合格的黑心資本家,但是她也有良知。作為純肉餛飩的最初受害者,她覺得這種破菜要收錢就已經很過分了,賣高價簡直是天理難容。

    “我的建議是,純肉餛飩最好錯峰賣,不要全部集中在中午。我記得一碗是10個吧,就按一天30個來算,中午賣20個,晚上賣10個,這樣可以讓客人有更多的選擇。也可以避免導致出現中午食客過多,晚上又偏少的情況,如果客人太多排隊時間過長的話,很多客人會選擇換一家餐廳用餐,這樣我們在無形之中會損失很多客人。”孫茂才畢竟是專業的廚師長,即使他無法理純肉餛飩也可以給出他覺得非常好的建議。

    “我覺得可以。”房梅沒有任何意見,王秀蓮也點頭同意,江楓本來就是來聽一下大家意見的,季月則完全沉浸在餛飩的悲傷中無法自拔。

    孫茂才的提議就這樣詭異地全票通過了。

    純肉餛飩后續可持續發展研討會就這樣順利結束。

    會開完了大家自然要各干各事,該喝茶的喝茶,該出去閑晃的閑晃,該去監控室睡覺的睡覺。孫茂才正準備去茶樓做一位合格的泰豐樓廚師長午休時間應該做的事情,就被江楓叫住了。

    剛才周時回他消息了。

    周時告訴他他今天晚上約了朋友吃飯,原本周時打算約朋友去永和居吃飯的,看見江楓的消息之后又臨時改了主意決定請朋友來泰豐樓吃飯,他也正好借此機會來看看大家。

    周時說他會早些來,趕在晚間營業開始之前到,。那時候后廚不忙,他也有時間和大伙聊聊天敘敘舊。

    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晚上就是決定周時未來命運的時刻。

    江楓想請孫茂才幫個忙,幫他一起演出戲撒個謊。

    如果周時是單純地來看望大家的,既然進了后廚聊了天,來都來了,不如正好換下衣服洗個手,重操舊業干點活,打個白工重溫舊夢,重新體驗一下當泰豐樓廚師的感覺。

    現在不一樣,周時是來吃飯的。

    來吃飯就是客人,把客人拉進后廚讓他燒兩道菜,自己燒自己吃,江楓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好。

    最關鍵的是他燒的菜可能還不是自己吃。

    所以江楓想請孫茂才和他一起演出戲,就說江楓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跟大伙說了他昨天晚上在永和居遇見周時的事。正巧被孫茂才聽見了,便隨口問了兩句,江楓就講了一下周時的情況。孫茂才聽完后對他非常有興趣,尤其是周時那道沒上過泰豐樓菜譜的涼拌海參,孫茂才最近就在研究海參菜所以想知道這新鮮的做法是個怎么新鮮法。

    江楓對周時的廚藝還是十分了解的,野路子出身沒正兒八經跟著師父從頭學過,因為天賦不錯的緣故基礎打得還算可以。周時的菜大多沒有什么特色,有不少菜都是偷學來的,偷學有一個缺點就是往往很難學到真正的精髓。他那么多菜里就是先前教給過江楓的那道,用來交換蟹釀橙做法的涼拌海參稍微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這道涼拌海參江楓會,但江楓可以借口說他做的沒有周時做得好,或者干脆說他其實沒有學到這道菜真正的精髓,所以需要周時專門做一道讓孫茂才嘗嘗。孫茂才是粵菜大家,只不過想嘗一道菜,江楓相信大多數廚師都是很樂意的,周時應該也不會例外。

    涼拌海參可以體現周時的廚藝,不復雜,犯錯的機會也少,這是江楓所能想到的,最適合用來考核且對周時最有利的菜品了。

    借口說孫茂才要吃,周時也不會敷衍了事定然會全力以赴。

    江楓能幫他的也只有這些。

    只不過需要孫茂才同意和他一起扯這個謊而已。

    孫茂才自然是同意的。

    他聽江楓說彭長平想要收周時做關門弟子,又聽說這道涼拌海參很有特色,他是真的有點想嘗嘗到底是個怎么個有特色法,也想看看能被彭長平看中的人廚藝水平到底如何。

    “當然沒問題,我需要做點什么其他準備嗎?比如說,設計一下臺詞,或者見他之后該怎么說出來的。”孫茂才不光同意甚至有點小興奮,“要不要先彩排一遍?我原先也受過朋友邀請去電影里跑過龍套的,還有臺詞的那種。”

    江楓:?

    “不用不用,正常發揮就行,您不說話都可以,只要點頭同意表示或者干脆站在旁邊。”江楓不是很明白他們這些名廚怎么都喜歡演戲。

    “哦。”孫茂才顯得有些失望。

    就像是原本以為自己接了一部主角戲,結果拿到劇本之后發現自己是個配角,不光是配角還是一個沒有臺詞的配角一樣。

    失望。

    (本章完)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c蛋蛋的号 东方6十1历史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 近100期河南22选5福彩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前组查询 一头一尾中特官网 股票短线牛人 体彩七星彩17123 北京pk拾订阅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玩法 七星彩杀号定胆2元网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江苏快三在线计划网 体彩有哪几种玩法 浙江20选5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