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257-42947254/

第五百一十八章 廁所里的楊逍
    “楊大叔!我也敬你一杯!”

    見楊逍喝了長情子的茶,馬里奧也舉起了從長情子手里接過來的茶杯。

    “楊大叔,我也敬你一杯!”

    杯莫停緊隨其后。

    王遠和丁老仙也紛紛效仿。

    “……”

    做事不能厚此薄彼,既然接了長情子的茶,其他人的茶楊逍也只得接了過來,盡皆一飲而盡。

    王遠幾人看的目瞪口呆。

    “小長啊,你的藥不會不管用吧!”

    王遠疑惑道。

    長情子的藥是十個人的量,楊逍連飲五杯茶,將茶壺內的藥全部喝了下去,此時卻面不改色,屬實讓人震撼不已。

    到底是魔教教主以下第一人,這內功修為果然強悍無匹。

    “不能啊!”

    長情子看了看茶壺,毅然道:“這玩意我配了不知道多少副了,大寒之物,藥性在這里擺著呢,怎么可能不管用,實在不行我再去搞一壺。”

    “再等等!”

    王遠擺擺手道:“剛喝完,哪能這么快見效!我就不行他可以頂得住。”

    “哎呀……”

    王遠話剛說話,楊逍突然眉頭一皺,坐立不安道:“楊某突然有些不適,要出去一下,大家先用餐!”

    言罷,楊逍站起身便往光明廳外走去。

    這楊逍年輕時候是個翩翩佳公子,老了也是個風騷中年人,坐立行走都十分有格調,此時吃了長情子一壺瀉藥,腹中異樣難忍,要裝作若無其事,還要裝作瀟灑離去的模樣,夾著屁股走路的模樣屬實滑稽至極,看的王遠五人忍俊不禁。

    “要不要跟上去動手?”

    見楊逍除了光明廳,杯莫停迫不及待的抽出長劍。

    大家應該都拉過肚子,肯定不難理解此時楊逍的處境,屎到屁股的時候,突然五個人一起發難,這時候的楊逍定是顧此失彼,保不齊還得拉一褲子。

    “不急!”

    而王遠卻擺擺手道:“楊逍武功深不可測,咱們現在出手,不見得能拿下他,若是打草驚蛇讓他跑了,我們現在可是在魔教總壇,肯定也吃不了兜著走!”

    “那等到什么時候?”杯莫停還急著找滅絕要倚天劍呢。

    “等到他腿軟的時候!”王遠笑瞇瞇道。

    “次奧!你太毒了!”

    大家肅然起敬,這和尚何止主意臟,心更特么臟。

    幾分鐘后,楊逍紅光滿面的回到了光明廳,心情看起來十分不錯。

    可以理解,畢竟常年吃素,肯定便秘……拉出屎來心情舒暢。

    又坐了幾分鐘,楊逍臉色再次一暗,又沖著大家抱拳道:“楊某還得出去一下。”

    說著,小跑著就跑出了光明廳。

    “兩次了!”

    王遠幾人不懷好意的給楊逍計數。

    沒多大會,楊逍又回到了光明廳,這一次他面色泛黃,左手還提著褲子,表情略顯痛苦。

    “咕嚕咕嚕咕嚕!”

    剛回到座位上,楊逍肚子便發出了詭異的聲音。

    “失陪!”

    這一次,楊逍也不顧瀟灑了,站起身提著褲子飛也似地就往外跑……

    瀟灑固然重要,可比起拉在褲子里,楊逍寧愿狼狽一些。

    “三次!”

    幾人再次計數。

    ……

    到底是十人份的瀉藥,這藥效霸道至極……楊逍來來回回跑得都快哭了。

    第十次出去的時候,楊逍雙腿開始打顫,顯然已經快站不住了,王遠沖其他幾人使了個眼色。

    眾人相視一笑,一臉奸詐的跟著楊逍走了出去。

    茅房就在院落的光明廳對角處,楊逍沖進茅廁后,王遠五人緊隨其后來到了茅廁外。

    “噼里啪啦!”

    只聽得一陣惡心的聲響,王遠幾人下意識捂住了鼻子。

    “拉著呢?”

    楊逍脫了褲子拉的正爽,突然聽得墻頭上有人說話,忙抬頭一看,只見五個人頭正扒在墻頭上往下看,尤其是王遠那碩大的光頭,在陽光下極其刺眼。

    “你……你們想干什么?”

    楊逍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看到王遠五人,楊逍驀的心中一慌,連忙問道。

    “想給你看點東西!”

    長情子嘿嘿一笑,一揮手,一團綠色毒霧從天而降,籠罩向了楊逍。

    “星宿碧磷煙!”

    楊逍可是識貨之人,一看到這毒霧當即認出了是星宿派最惡毒的玩意,知道這碧磷煙的惡毒之處,當下連褲子都沒穿,往前一個翻滾,吊兒郎當(當然,這只是形容詞,游戲肯定不會辣么逼真,其實就是一團馬賽克)的就滾到了茅房門口。

    可就在這時,不等楊逍起身,王遠已經出現在了茅房門口處,運起大金剛掌力,卯足了氣力一掌【我佛慈悲】迎面拍下。

    “呼!”

    楊逍只覺頭頂傳來一道強勁的掌風,想也沒想,雙手一抬,便運勁格擋。

    王遠內功渾厚至極,臂力無雙,十層佛法加持下,掌力兇猛強橫。

    楊逍內功雖然也不弱,而且又是boss之身,按理來講,掌力定是不弱于王遠,可現在楊逍連拉十次,手軟腿軟,使不出力氣,一身的功力只能使出個兩三成,況且此刻又是猝不及防?哪里頂得住王遠這蓄勢待發的一擊。

    “砰!”

    二人掌力相對,王遠站在茅房門口紋絲不動,楊逍被一掌拍的后退了回去,內息紊亂,氣血翻騰,被褪在腳下的褲子一拌,有些站立不穩。

    “我來扶你一下!”

    馬里奧左手一伸,拽住了楊逍的胳膊,使出一招【抱殘守缺】,楊逍只覺得胳膊被人一帶,本就站立不穩的楊逍頓時失去了平衡,仰面往后倒去。

    “邪影無蹤”!

    杯莫停見狀縱身在墻頭躍下,一劍如毒蛇一般直刺楊逍雙眼。

    楊逍和歐陽克一樣,是個臭美的家伙,臉是他最重要的器官,見杯莫停一劍對著臉就插了過來,楊逍自是驚慌不已,慌亂之下,雙手忙往臉上護去。

    為什么說雙拳難敵四手呢?因為手就兩只,保護上面的時候,就保護不了下面。

    楊逍身邊還站著個馬里奧呢,就敢拿手護住臉,這分明是對武當絕學【虎爪絕護手】的侮辱。

    楊逍這邊空門大開,馬里奧瞅準時機,右手五指一屈,凝指為爪,猛地往下一伸一攥。

    “噗呲”一聲,狠狠地抓在了眼前那坨馬賽克上。

    “啊……”

    楊逍一聲慘叫,響徹天際!

    媽的!讓你強奸!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