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693-42947239/

第518章 心服(五更)
    “沒有書,我們看什么?”

    “就是!”

    大家看著眼前桌子只有筆記薄和鋼筆。

    “所以你們要認真的記筆記。”林希言看著他們一臉正色地說道。

    林希言面容冷峻地看著他們說道,“大家要記住如果你們不懂這些知識,你們根本不可能坐在新來的飛機上的。更不要說你們還是駕駛飛機飛來飛去了。你們要有一個心理準備,以后你們會花大量的時間在書本上。”

    “那個林教官,這沒有教材我們要怎么學。”

    “就是,就是!”

    林希言指指自己的腦袋道,“教材在我這里……”雙手撐在會議桌上看著他們再次強調道,“所以我希望你們認真的做筆記。”

    “林教官那些飛機普通知識還用您教啊!我們天天跟飛機打交道,熟的不能在熟了。”

    “我們現在開的都是美國鬼子的飛機,這些飛機是1946年進來的,它們的型號……”林希言不緊不慢地將飛機性能,優點、缺點詳細的說出來,聽的他們瞠目結舌的。

    “我嘞個乖乖,林教官您咋知道的那么詳細的。”

    “不會是這一個多月您就全部記住了吧!”

    “這些日子來,經常和倉庫那些飛機零件打交道,全都記住了吧!”

    “你去試試?”

    “你們別猜了都不是!”林希言看著他們簡單地說道,“曾經繳獲過。”

    “是開著戰斗機嗎?”

    他們一個個雙眸放光地看著林希言說道。

    林希言看著他們微微一笑,輕輕說出四個字道,“無可奉告。”

    “啊!”他們極度失望地看著林希言,央求道,“林教官說點兒別的唄!”

    林希言看著他們搖頭笑了笑道,“言歸正傳現在西方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都全方位的封鎖我們,別說飛機有服役時間,就是沒有,它損壞了,有時候我們都無法修。”

    “您說的我們都知道,現在只能細心的養護它們,延長它們的壽命。”

    “所以咱們國家在向其他國家購買飛機。”林希言看著他們說道。

    “您是說老大哥。”曾國渠脫口而出道。

    林希言進來之后,提都沒有提今兒花式表演的事情,看著他的目光也沒有任何得意、輕視,讓他忐忑的心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隨著他的講解,讓他放松了下來,結果就……

    林希言雙眸溫和地看著他柔和地說道,“曾國渠同志說的對,未來我們要開的飛機很可能就是老大哥造的。”

    曾國渠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我猜的。”謙虛地說道,“老大哥現在全面的幫助我們建設社會主義,機場也算是吧!”

    “那么既然要換機型,我們是不是該做好準備呢?首先就是要學習俄語。”林希言看著他們一臉正色地說道。

    “就因為飛機是美國鬼子的,我們也只學會了飛機上刻的英文。現在又要開始學俄語。這是要要命的節奏啊!”

    “這個沒有一點兒商量的余地,必須學。”林希言嚴肅地看著他們說道。

    “可我們不會俄語啊!誰教我們。”

    “我教你們。”林希言看著他們微微一笑道。

    “林教官您還有什么不會的?”

    “這個不知道,等你們來刁難我。”林希言看著他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說道。

    “林教官您這話吹的有點兒大。”曾國渠立馬說道。

    “那就在加上一個擴號,問我有關飛機的問題。”林希言看著他們莞爾一笑道。

    “嘁……”見識了他無論理論還是實踐誰還敢在飛機上的問題刁難他,那真是自找打擊。

    “現在開始講課,做好筆記。”林希言目光一一掃過他們道。

    “林教官,您就這么教我們啊!”

    “沒有教案嗎?”

    “連教材都沒有,哪兒來的教案。”

    牛人啊!就這么教他們真是佩服、佩服。

    自己還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學呢!

    正式開啟三個月的集訓,才真正見識了林教官的手腕。

    實踐訓練,林教官不茍言笑,鐵面無私,態度強硬的說一不二。

    訓練的方式花樣百出,看著簡單甚至好玩兒,卻坑你沒商量。

    按時完不成的,懲罰也是古怪不說,還花樣繁多,讓人丟面子,對男人來說可是面子大過天。

    不過那懲罰真是枯燥的集訓生活的快樂源泉。

    晚上上課時,林希言又流露出另外一面,講課時風趣幽默,妙語連珠,其中還穿插著二戰著名的空戰,聽的他們如癡如醉的。對各國飛機的了解那更是如數家珍。

    男人嘛!都喜歡開著戰機在空中與敵人搏斗,雖然沒有機會,但不妨礙他們聽英雄的故事,向往一下。

    當然書讀不好,背不好,等待你的懲罰也是讓人吃不消的。

    不過隨著訓練的深入,林希言懲罰他們越來越少了,小伙子讀書不但刻苦,人也機靈了。所以這出錯的機會就少了,看著他們越來越好的成績,林希言心里很有成就感。

    當然集訓不能耽誤的正常的排班飛行,回來后這課業補上就行。

    林希言他們刻苦集訓的時候,周光明迎來了暑假,一下子如脫韁的野馬似的,在家屬院瘋玩,那是不到天黑不回家。

    而花半枝所處的醫務室也一下子變的熱鬧了起來,因為孩子們放暑假了。

    玩兒的時候沒有輕重,磕著、碰著了,就到醫務室,酒精消消毒,抹點兒紅藥水或者是紫藥水。

    “醫生、醫生……”

    人未到,聲先到,伴隨著家長吵孩子與孩子哇哇大哭的聲音,一起進了醫務室

    “花花你來吧!”顧江楠看著她說道,手中織毛衣的速度一點兒都沒變。

    花半枝早已經站起來放下手中的書,看向來人道,“請跟我進來吧!不哭了。”

    花半枝拉著小男生進了治療室,將孩子抱到椅子上,“來來來……讓阿姨看看又磕著哪兒了?”

    七八歲的孩子哭的稀里嘩啦的,只知道哭。

    “追著大孩子跑,不小心磕著膝蓋和手了。”當媽的氣呼呼地快說道,“說了多少遍了,夏天穿的衣服少,磕一下就會破了。”

    “乖不哭了,阿姨給你糖吃。”花半枝從兜里掏出一個巴掌大的鐵盒子里,打開從里面拿了水果硬糖塞進他的嘴里。

    五零俏花媳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