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984-42947256/

第七百九十八章 宋小雅(番) 穆俊浩是玩弄感情的大混蛋
    第七百九十八章 宋小雅(番) 穆俊浩是玩弄感情的大混蛋

    穆俊浩這幾天都在國外出差。

    獨處的時光,讓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對于感情,他不想再逃避。

    既然來了,他欣然接受。

    都說愛上一個人是心甘情愿,成為對方的奴隸。

    如果對方是宋小雅的話,好像也沒有那么難以接受,甚至有些期待起來。

    如果小雅知道他喜歡她,她會接受嗎?

    想明白這一點,一下飛機,連家都沒有回,拿了禮物,直接來到宋小雅的公寓。

    可是公寓并沒有人,就連撥打她的電話,都沒人接聽,他的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還有濃濃的擔心。

    急色匆匆地下樓,剛坐進車里,就看到她巧笑嫣然地從別人的車里下來,身上還披著一件男人的黑色大衣。

    穆俊浩握著方向盤的手指悠然握緊。

    冷斯看著對面熟悉的橙色跑車,臉上笑容亦是一凝。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火光四濺,彼此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濃濃的占有欲。

    冷斯邪氣地勾起唇角,下一秒,徑直伸手推開車門,大長腿一邁,走下車來。

    宋小雅后退一步,不解地看著他,“冷斯,你怎么下車了?”

    冷斯大步上前,走到宋小雅的面前,抬起手來。

    此時兩個人的距離很近,宋小雅警惕地往后退,卻被冷斯強勢地掐住了手腕,低醇的聲音溫柔,“別動,你頭上有個小蟲子,我幫你趕走!”

    “啊!蟲子?什么蟲子?”

    宋小雅小臉一白,嚇得真的不敢再亂動了。

    她最討厭,最害怕就是蟲子、蚯蚓這類軟體動物,只要一想到那軟軟的,滑滑的觸感,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從宋小雅身后這個角度看過去,嫣然就是一對親密的情侶在熱情地擁抱。

    透著無聲的距離,冷斯冷冷抬眸,得意地勾起唇角,挑釁地看向對面坐在駕駛室的男人。

    穆俊浩抓著方向盤的手指,因為太過用力,指節泛白。

    下一秒,他猛踩油門,車子就像離弦的箭一樣,貼著兩人的身體,飛馳而過。

    強大的氣流吹散宋小雅海藻一般披散在肩膀上的長發,瞬間嚇得臉色慘白。

    “啊!哪個神經病!”宋小雅扭頭大罵。

    冷斯眼神一凜,一把掐住宋小雅的下巴,強行讓她的目光看向自己。

    “小雅,我走了!”

    “啊?哦!”

    這個話題跳躍性太大,但很好的吸引了宋小雅的注意力,“路上小心!”

    宋小雅這才記起她身上還披著冷斯的衣服,連忙把衣服脫下還給他。

    “等等,你的衣服!”

    冷斯停下腳步,“我說過了,我不冷!你穿著吧,改天還給我!”

    “還是還給你……阿嚏!”

    話還沒有說完,宋小雅十分應景地打了一個噴嚏。

    “快上樓吧!別著涼了!”

    冷斯重新把大衣披在宋小雅的肩膀上,輕笑一聲,拉開車門,坐進了駕駛室。

    “……”

    等車子開走,宋小雅攏了攏身上溫暖的大衣,溫暖一直蔓延到了心底。

    這個冷斯……看起來冷冰冰的,其實人還不錯。

    剛剛走到電梯門口,正準備伸手按下電梯,身后,一只修長有力的手臂伸了過來,按在她面前的墻壁上。

    身后,溫熱的氣息貼著她的后背。

    宋小雅一怔,臉色猛然一變,抓緊手包,猛地轉身就朝著身后之人頭上砸去。

    “色……”狼……唔……

    穆俊浩一把捂住宋小雅的嘴,俊顏無比惱怒:“是我!你給我閉嘴!”

    這個家伙,竟然把他當成色狼!

    哼!

    “……”宋小雅眨了眨眼,心頭一松,沒好氣地揮開男人的手,后怕地拍著胸膛。

    “穆俊浩,你是不是瘋了,你難道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

    這幾天,他不是消失得十分徹底嗎?現在又不聲不響地出現在她的身后,是想嚇死她嗎?她跟他到底什么仇?

    穆俊浩一只手還撐在宋小雅的身后,從他的角落,居高臨下,剛好看到宋小雅胸前的波瀾壯闊的風景。

    頓時全身一陣緊繃,白皙的耳朵,漸漸地染上一絲紅潤。

    該死的!

    他在心里鄙視地低咒一聲,自從跟她在郵輪上有過那一晚,他對別的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可只是跟她湊得近一點,聞著她身上香甜的氣息,就起了反應。

    輕咳了一聲,掩飾尷尬。

    一抬頭,視線落在她的身上的黑色大衣,俊逸的眉心擰成了一道死結,憤怒地吼道:“宋小雅,你當我死了嗎?竟然敢讓男人深夜送你回家!”

    吼完,動作粗魯地脫下宋小雅身上的大衣,揚手就要扔掉。

    宋小雅吃痛地驚呼一聲,在看到穆俊浩的動作時,臉色遽然一變,跳起來搶回大衣,緊緊地抱在懷里。

    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惱火地瞪著男人。

    “穆俊浩,你這是做什么?這件衣服是冷斯的,我還要還給他的!”

    穆俊浩看著她寶貝大衣的樣子,氣得咬牙,怒極反笑,“不就是一件破大衣嗎?一件衣服就把你收買了,你的感情就這么廉價!”

    “……”

    宋小雅整個人都呆住。

    眼前漸漸浮現出一抹模糊的水霧,她捏緊手指,強行把淚水逼了下去。

    “穆俊浩,你有什么資格這么說我,你這個只會玩弄別人感情的混蛋!”

    不想在這個男人面前失態狼狽,宋小雅推開穆俊浩,轉身按下電梯按鈕,進了電梯。

    等穆俊浩反應過來,電梯門已經闔上。

    穆俊浩抬手,泄憤地砸了下電梯門,“宋小雅,你就是只豬!豬腦子!”

    他什么時候玩弄她的感情了?

    “喂,大晚上的鬼叫什么?還破壞公共財物,小心我關你小黑屋!”

    一道強烈的光束照在穆俊浩的身上,胖胖的保安大叔一臉威脅地站在穆俊浩的面前。

    穆俊浩眉心一斂,轉身看向保安。

    保安在看清楚穆俊浩的臉時,嚇得雙腿一軟,差點直接跪了下去,快點哭了。

    “穆……穆少!我我我我……我有眼無珠,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千萬別跟我一般見識!我不是故意的,每月初一十五我會替您吃齋念佛,保佑您一路平安……”

    這尊大佛不是早就搬出小區了嗎?為什么又重新跑回來了?

    這些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大少爺,到底是什么毛病,大別墅不住,怎么老往這破小區跑?

    穆俊浩冷聲喝道:“s!你給我閉嘴!”

    “好!我馬上閉嘴,我已經閉嘴了!”

    保安做了一個閉嘴的動作,順便幫他按下電梯按鈕,“您請!”

    穆俊浩捏了捏額角,挺拔的身影走進電梯里。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