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998-42947249/

第兩千零二十六章 渺煙仙宗
    “中洲準尊之戰落幕,陳流云力壓昆岐準尊,覆滅萬象仙宗,天域格局改變!”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萬象仙宗,終究是五大仙宗之一啊,就這么覆滅了,陳流云不過剛晉升大成初期準尊,怎會可怕到如此程度!”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陳流云從開戰便力壓昆岐準尊,根本不是要鎮殺昆岐準尊,而是借昆岐準尊的攻伐催動一種神秘力量,最終更是助昆岐準尊晉升大成中期準尊,那種力量,三招便鎮殺昆岐準尊!”

    浩瀚至極的玄羅天域。

    在這一日。

    陷入一片狂潮中。

    中洲、西境、北境、東境、南境,五境震動,喧囂聲震動天地,無論是何處的大洲、地域、國度,在這一日,都是聲浪滔天。

    中洲準尊之戰,早已引起玄羅天域的關注,尤其是昨日,仙宗級勢力矚目。

    而當這個結果傳出。

    無人能夠平靜!一個鎮壓天域上千年,在歲月長河中都不朽的仙宗,就這么覆滅了?

    雖然萬象仙宗早已沒落,可終究是仙宗,整個玄羅天域上,仙宗也不過五個,而今日,其中一個覆滅,絕對算這段歲月里,玄羅天域發生的最大事件之一!尤其是,其過程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這場準尊之戰,根本沒有如眾人之前想象的那般,勢均力敵、交戰數日,僅數個時辰便結束,并且,從始至終,陳流云力壓昆岐準尊,他的主要目的,不是鎮殺昆岐準尊,而是想融合某種大道,需要強大的對手,最后更是幫助昆岐準尊突破,然后用那種神秘力量,三招將其鎮殺!一位大成準尊,就這般憋屈落幕!“喪心病狂!”

    所有人震撼,昆岐準尊,簡直堪稱最短命的大成中期準尊!“萬象仙宗覆滅,陳流云無人可擋,如今的渺煙宗,雖還差些底蘊,但若只從實力論……絕對堪稱仙宗!”

    與此同時。

    所有人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在此之前,渺煙宗的實力,便已凌駕在不朽傳承級勢力之上,被所有人認為最接近仙宗級的存在,可此戰之后,它在天域眾人心中的定義再度改變。

    這絕對堪稱是一個仙宗級勢力!有陳流云坐鎮,它甚至算最神秘的仙宗,至此,整個玄羅天域的格局改變!“渺煙仙宗嗎?”

    一時間,天域之上,無數人喃喃著這四個字,心中如海沸騰,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壓。

    不僅是億萬修士、無數勢力,即使是各大不朽傳承級勢力,這一日,也是一片喧囂。

    ……“快,快,將所有寶物準備好,立刻送去玄羅城,再晚一步,若狠……陳準尊親至,我宗被滅只是眨眼之事!”

    北境。

    五行天宗。

    其坐落于一片蒼茫山脈間,五行氣息滔天,演化為一枚枚星辰,氣息貫通星海,而此刻,身著金縷玉衣、氣勢懾人的五行天君,正看向四周長老和弟子大聲喊道。

    “轟轟轟。”

    整個五行天宗里,寶船橫亙,其上有無盡天材地寶,氣息滌蕩天日。

    諸多弟子臉龐抽搐。

    在今日前,他們對當初答應給渺煙宗的寶物,還存在觀望狀態,認為若陳凡落敗,這些寶物便可留下,可此刻,所有人只想盡最快速度將寶物送到玄羅城,畢竟,玄羅城距此并不遠!……“覆滅了萬象仙宗?

    三招擊殺一位大成中期準尊?

    取代萬象仙宗,屹立五大仙宗之一!”

    東境。

    虞家。

    這是天域上最強大的家族之一,坐落在一片平原上,自成一座巨城,天地之間,有一股可怕威壓席卷。

    而此時。

    城池最中心的一座靈氣如霧、花瓣飄零的庭院里,虞昆天君凝視西北玄羅城方向,震撼喃喃,黑發狂舞,臉上卻是充斥著驚駭,他一旁,虞雨也是小臉發白。

    無數虞家之人心膽皆寒。

    風瑤仙尊遺址里,那狠人還無法與仙宗較量,可不到三個月,便覆滅了萬象仙宗!……“未來,此人能走到什么地步?

    莫非,能橫掃東、南兩境,沖刺古來禁忌領域——仙尊,威壓玄羅天域百萬年?”

    南境。

    大夢天宗。

    湖泊林立、山巒疊翠,天地間靈氣涌動,如詩如畫,隱隱間,從一些角落里,有道道音波席卷,明明柔和無比,卻使得天地道則都在潰散。

    最上方的一座山峰上。

    楚朦音玉體修長、相貌冷艷,一頭冰藍秀發隨風舞動,肌膚白皙,周身霧氣繚繞,讓下方無數弟子怦然心動。

    可她凝視著遠處的天地,輕輕喃喃。

    ……類似的情況,發生在逐煙神朝、冰墟、菩提凈土、大世教等眾多不朽傳承、超級勢力中。

    甚至不僅是不朽傳承級勢力。

    這一日,南境某處仙土中,都有恐怖氣機在涌動,使得附近地域無數修士一片驚疑不定。

    ……“陳流云,再不可對其小覷,昆岐雖實力不濟,可終究突破至大成中期準尊,竟也被鎮殺……”南境。

    樞天仙宗。

    蒼茫天地、山川縱橫,隱隱間,山川大澤中,存在著某種神秘規律,蒼穹上,九顆龐大的星球懸浮,不時有隱晦光芒閃爍。

    此刻。

    一道蒼老的身影端坐在九道星球上方,混沌氣息彌漫周身,身著麻衣、發絲斑白,渾身上下,有無數光紋閃爍,僅一縷氣機浮現,便使得四周的天地星海形成了某種聯系,浩大的陣法虛影澎湃。

    他輕輕喃喃。

    “轟轟!”

    聲音并不響亮,卻仿佛一道神旨,驚動萬里山河,使得天地間無數道紋閃爍,混沌涌動。

    “轟!”

    但眾多長老和弟子還未反應過來,便是駭然看到,九顆星球上方,有滔天火域焚灼,呈九彩之色,其間火鏈交織,仿佛是通向另一個世界,隱隱間,有另一道身影在蟄伏。

    “陳流云,似乎真與青云之事有關,那口冰棺中的氣息,讓人感到熟悉。”

    混沌火焰中。

    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

    那片蒼穹,瞬間被焚灼為火焰汪洋,其中有朱雀、凰鳥等火焰虛影在閃爍。

    “陳流云,這個名字……似乎也與青云有瓜葛,但如今,那片天域發生不可知之事,猶如禁地,青云之人,也不知蹤跡。”

    嗚嗚。

    另一處蒼穹,一個仙光漩渦扭轉,無法想象的威壓散發出來,使得整片天地顫栗,而要知道,這里已是仙宗。

    “無論如何,此人已成威脅,各宗必須有所舉動,最好將其鎮殺,他最后施展出的那道神通,讓我不安!”

    又一道聲音響起。

    只是這次。

    天地間沒有其他波動,仿佛那道聲音,是憑空響起,但亦然充斥著浩大威壓,同時冰冷無比。

    轟隆隆。

    一時間。

    這片天地間,四股截然不同的氣息在涌動,仙光繚繞、混沌氣息交織,使得這里,仿佛成為傳說中的至尊殿堂。

    “掌教正和幾大巨頭對話,也許,很快將對陳流云動手!”

    天樞仙宗里,無數長老和弟子駭然,明白此刻對話的幾人,每一位都是屹立在天域絕巔的存在。

    他們對那陳流云,似已達成一致!……可天樞仙宗里發生的可怕對話,玄羅天域之人,自然并不知曉。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

    整個玄羅天域,依舊還在討論著那改變天域格局的準尊之戰,“渺煙仙宗”四字,數日間傳遍玄羅各處!但此刻的陳凡,全然未再理會這件事,注意力在其他方面……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