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159-42947221/

第1332章 我希望新的一年,花好月圓
    白鶴染住在北寒之地的第三個年頭,大年。

    上都城那邊來了很多人,紅家三位老爺三位夫人,紅飄飄、林小桃,還有白浩軒,以及鎮北將軍夫婦,和白浩風,以及白瞳剪夫婦。

    君靈犀也跟著紅忘一起來了,九皇子回京駐守,白蓁蓁沒跟著。

    吃年飯時,白燕語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一張特大的桌面,大到整個花廳就只放得下這一張桌。所有人都坐到了一起,擠擠挨挨的,到也是熱鬧。

    紅大老爺紅振海說:“家里幾個小的都留在京城陪老太太過年了,皇后娘娘聽說我們都到這邊來,怕家里老的小的太孤單,就提前發了話,大年時會把老太太和幾個孩子都接到宮里去。本來怕給宮里找麻煩,想推拒的,但因為靈犀要來,忘兒不放心也得一起跟著,便又覺得皇上皇后身邊沒有靈犀在,肯定也是寂寞的。便讓幾個孩子進宮去熱鬧熱鬧,也算是給皇上皇后解解心寬,畢竟十殿下這個事兒……”

    他有點兒說不下去了,十殿下這個事兒雖然朝廷一直在壓著消息,民間不知,但他們是知曉的。本以為打個寒甘,有阿染和十殿下聯手,就算寒甘有火槍在手,也不可能贏的。

    卻沒想到竟出了這樣的事,他直到現在都沒緩過來這個勁兒,完全都不敢想十殿下真的就失蹤不見了。可是他也心疼他外甥女,十殿下找不回來,阿染可怎么辦?

    大夫人羅氏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不讓他再提十殿下。紅振海點點頭,不再說話了。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鎮北將軍白興倉想了一會兒,把話題給接了過來。他扯了一把仲凌昭,對白鶴染說:“阿染,他們兩個成婚后你們還是第一次見呢!雖然你是公主,又是歌布女君,但咱們家里人就只說家里話。打從羅夜回來,三叔就回京把瞳剪和凌昭的婚事給辦了。可惜你不在,你堂姐一直都遺憾你沒能參加他們的大婚典禮。不過你沒來歸沒來,禮可不能少,回頭你把給你堂姐添妝的禮補上,知道不?”

    白鶴染點頭,“三叔放心,我早就預備了的,回頭拿給堂姐。”

    白瞳剪急得跺腳,“爹你說這個干嘛!我是真缺那個添妝的銀子嗎?我就是想阿染了。”

    白興倉揮揮手,“我知道,我也不缺那個銀子,這不就是自家人逗個趣嘛!”說完,又對白鶴染道,“阿染,三叔還是那個話,咱們家里人說家里的事,現在凌昭是你姐夫了,你叫一聲吧,叫了之后就是一家人了。”

    白鶴染站起來,認認真真地沖著仲凌昭行了個禮,“阿染見過姐夫。”

    仲凌昭立即回禮:“染妹妹不必客氣。請妹妹放心,凌昭一定會待瞳剪好,也一定會孝順岳父岳母。且我二人會遵天賜鎮的規矩,待到瞳剪滿二十,才會考慮生子。”

    白瞳剪臉紅了下,但也大大方方地表示:“我們成婚早了些,我還沒滿十八,但一定到了二十歲才會考慮生孩子。阿染你是神醫,你說的話我都記得呢,也一定都聽你的。往后我們就遵天賜鎮的規矩,一夫一妻,男女平等。”

    話題說到天賜鎮,人們就又圍繞天賜鎮說了起來。還說起這里也是天賜鎮,便要把上都城那邊天賜鎮的規矩也帶到這里來,算是封地統一。

    紅家三位夫人張羅著飯菜,沒有叫廚子,都是親自下廚做的。還包了不少餃子,光是餃子餡兒就有六種。

    君靈犀說:“六種好,六六大順,我希望新的一年,我十哥能夠回到染姐姐身邊。”

    白蓁蓁也說:“我希望新的一年,我姐姐的身體能夠完全好起來,就像從前一樣厲害。”

    白燕語舉了舉杯,“我希望新的一年,云開月明,花好月圓。”

    三人將杯舉向白鶴染,她便也端起酒盞,想說些什么,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她穿越時空而來,終尋得一人,傾心相許。卻又在觸手可得的那一刻,失他于一個時空之差。這個差,還有得補嗎?云開了,月真的就能明嗎?

    她仰頭,一飲而盡。

    這個身體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雖盡失七十年的生機,但只要她不繼續支出,將一切都停下來。以她毒脈傳人的一身奇特血脈,還是能一點點找補完全的。

    再有個月應該就能像白蓁蓁說的那樣,完全好起來,像從前一樣厲害。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她再困寒甘已經沒有任何意義,那個人若真是踏了時空而去,她反而要保住寒甘,至少也要保住皇家冰山墓地那一處,以期他日他還能回來。

    就像一個守家的女子為丈夫留門一樣,丈夫晚歸,不管多晚,她都是要等的。

    “你少喝些。”君慕息適時提醒,在她要為自己倒第四杯酒的時候。

    她卻執意要繼續倒,“四哥我沒事,我若不想醉,這天底下沒有什么醉是能醉得到我的。至于我的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再有不到半年就能完全恢復。”

    “那之后呢?”他不放棄地問,“恢復之后又要如何?還要把寒甘的毒障再加固一次?”他搖頭,“阿染,若是那樣,這三年就白養了。”

    又是一杯酒喝了下去,她開始倒第五杯。

    “毒障還是要加固的,但不會傻到再去消耗生機,最多放點血,休養幾日就能補回來了。我說過,除非君慕凜回來,否則別說是寒甘的人,就是寒甘的蟲子我也不會放過一個。”她問他,“那個金河城的城主,你們殺了?”

    君慕息點頭,“閻王殿用的刑。”

    她狠意漸起,一雙手都在哆嗦。

    他伸手將她的腕握住,“阿染,冷靜。巴爭說過,這一切都是命數,是凜兒命里該有的,他躲都躲不掉。雖然我不明白他說這一切皆因你而起是什么意思,但是阿染,至少直到今日依然是生卦,那咱們就還有希望。凜兒沒有死,總有一天他會回來,你得好好地等著他。”

    紅忘坐在她的另一邊,伸手輕輕攬了她的肩,“阿染,你要是想哭就哭,我們這些人全都陪著你。過去歲月哥哥不在身邊,但是現在我回來了,就沒有理由讓你一個人面對這些事情。我同靈犀說好了,十殿下不回來,我們也不會成婚,咱們都陪你一起等著。阿染,你從來都不是一個人,你的所有遭遇,我們全都感同身受。”

    白鶴染沒哭,君靈犀卻哭了,她哭著告訴白鶴染:“十哥的事傳回宮里,母后哭了三天三夜,眼睛都快哭瞎了。父皇一連七天沒有上朝,實在是病得都下不了榻。我想到北地來尋你,可是又放不下父皇母后在宮中,所以才一直拖著。我們所有人都難過,可之所以還能撐著,是因為沒了十哥,還有一個你。所以染姐姐,你一定要撐住了,你要是再倒下,我們就再沒有支柱,再沒有信念了。”

    君靈犀嗚嗚地哭了起來,哭得所有人心里都難受。

    于是白蓁蓁也跟著哭,白燕語也跟著哭,白瞳剪同樣跟著哭。

    終于,紅家三位夫人也哭了起來。

    男人們無奈了,不知道該怎么勸了,到是齊齊看向白鶴染。

    她沒哭,她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最后也不知道是喝了多少酒,突然頭一歪,倒在了紅忘肩上。

    紅忘將她抱了起來,一直抱到屋里,放到榻上,再輕輕為她蓋上被子。

    這是他的同胞妹妹,他們是雙生子,他從來都沒有告訴過別人,當白鶴染難過的時候,他的心里竟是同她有一模一樣的感受。即使遠在京都,這種感受依然存在。

    兩年多以前他病過一場,就像全身的血液都流盡了一樣,也像全身的生機都被抽沒了似的。整個人就躺在榻上等死,每一天都沒有勇氣再活下去。

    那是一種絕望般的悲傷,還有一股強烈的恨意。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生閣的大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紅家人急得不行,可是又過了幾個月,他竟也慢慢就好了。

    后來九皇子回京,說起這邊的事,他才恍然。原來那幾個月,正是白鶴染把自己困在寒甘,散了一身血液和生機去給寒甘布下毒障之時。

    這就是雙生子之間的心靈感應,從前阿染給他念那些書時,是說過的。

    沒有人比他更希望妹妹過得好,在這世上,就只有他跟她之間,才是血脈最親之人。

    這些年他考中了狀元,為紅家策劃了許多新的生意。如今的紅家,在從前的財富基礎上又翻了一倍,這里面有一多半都是他的功勞。

    他還在東秦推行新政,是天和帝最得力的臣子。

    可是這些,都是阿染給他的,他多想好好照顧妹妹,把從前十幾年的失散都給找補回來。可當他終于有這個能力時,妹妹卻遭遇如此打擊。

    他不只一次地想過,如果十皇子真的再也不能活來,妹妹還活不活得下去?

    他很害怕,萬一妹妹選擇不活,他能承受得住那個現實嗎?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刘伯温30码中特期期准 黑龙省体育彩票11选5 平特肖倍投方式 nba现役球员实力 是付打码赚钱联盟 免费单机四川麻将 江西多乐彩11选5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公告 股票股票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 赛车pk10官网开奖 足球视频 可以赚钱的网页游戏 闲来麻将官网下载 哈尔滨麻将手机版下载 陕西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