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775-42947278/

第五一五章 這算屁的大捷(下)
    或許富弼的話大家真聽進去了,也或許無法改變大捷的事實。

    朝廷很快擬定了獎賞將士的方案,并經過政事堂所有相公認同后,一起向官家集議奏報。

    “撤銷郭伯通和種子正的賞賜,其他的由政事堂派員與中官一起到蘭州賞賜吧。”

    “另外,擬旨:著向敏中接郭逵主會川軍,熊本接種鄂主環慶路!令郭逵、種鄂即刻回朝,不得延誤!”

    趙曦沒搭理相公們的驚訝,見政事堂議定的賞賜并不過分,也不苛刻,都是按陳例在做,就準了。

    只是下旨將郭逵和種鄂召回了朝廷…~這又是為哪般?

    真的讓人想不通,甚至政事堂有點懷疑富弼所說的那些道理,甚至懷疑自己對官家尚武的判斷。

    大捷了,官家居然對主將不予獎勵,并撤銷職位,讓中使帶回朝廷。這分明就是猜忌和戒備才會有的做法。

    不管什么原因,這是削弱武將,政事堂諸公自然該欣然接受。至于原因,再想通也不遲。

    “陛下……”

    “陛下……”

    富弼和文彥博同時喊出了聲,應該是想勸官家,或者說想為這兩位主將辯解什么。

    “陛下,蘭州確為大捷,瞎氈授首前方萬不敢謊報。即便是在斬殺人數上有出入,也是情有可原,大家循慣例而為,不能作為懲戒主將的理由。”

    富弼見文彥博出口,他就止住了。畢竟這是樞密院的本職,文彥博開口是應有之義。

    “陛下,大勝之后剝去主將賞賜,會引起將士心思不穩,嚴重者甚至導致軍心不穩,影響將士士氣,對將來征戰不利。”

    “朝廷這些年不缺錢糧,那怕是對郭逵和種鄂不加官進爵,該有的錢糧賞賜不可不給!”

    啥時候文寬夫這般體桖武將了?趙曦有些奇怪。關鍵是文彥博說的還這般的理直氣壯,鏗鏘有力。

    “陛下,老臣附議!”

    富弼也說了,也是對剛才自己與文彥博同時開口的補充。

    “諸位相公都這樣認為?認為這是大捷?”

    “臣等確實這般認為!”

    趙曦見相公們眾口一詞,并沒有搭話,而是再一次翻看著前方給朝廷的奏報……

    前方還是團結的,給朝廷的奏報一致,就連王韶都具名了。

    是打了勝戰了,想來即便是有些齷齪也都想輕描淡寫的就這么過去。可那些本不應該折損的新軍軍卒,誰來替他們喊冤?

    撫恤嗎?五萬錢?連附注他們身上的裝備都不夠。

    “折損三千八百余名新軍軍卒呀!還是在用火器全副武裝的情況下……”

    趙曦嘆著氣,把皇城司的奏報往桌子上一丟:“具體這戰是怎么打的,這里有詳細的情況,諸公看一看吧……”

    王師在西出京玉關后,經斥候偵查,邈川城也出兵了,近三萬騎兵與輔助軍,一路向東殺來。

    在曹霖和高敬賢的堅持下,王師派在南北兩側的山嶺,各派了千人隊防范吐蕃側翼和后方攻擊。并且在京玉關以西,以戰車列陣。

    很顯然,這樣的遭遇戰,對于有戰車的王師,根本不存在敗退的可能。

    吐蕃人在三次沖鋒無果,戰馬又被火器驚嚇的情況下,不得不敗退。

    就在這個時候,王師的帥帳里出現了爭議。

    曹霖和高敬賢建議在南北兩側各派三千軍卒,與中軍配合著向西推進……他倆經歷過在安南官家指揮作戰,對這種兩翼包抄的戰術很是在意。

    而郭逵和種鄂一致認為,吐蕃軍已潰敗,并以遭遇戰時,閑置于兩側軍卒無立功機會,軍卒怨言為理由,置下屬將領建議不顧,且逼迫王韶追擊。

    這一條峽谷,確實距離兩側山嶺較遠,即便是吐蕃要打伏擊也容易。

    最終,王韶折中,令曹霖與高敬賢各率本部人馬,攀越兩側山嶺……

    山形水勢,何嘗是固定的?淄重過多的王師,追擊對方騎兵根本不可能追擊到。

    說白了,如其說是追擊,不如說是大軍壓上,直搗黃龍,在邈川城下決戰的想法。

    而追擊的一路上,時不時會見到被吐蕃遺棄的戰馬…~那些被火藥彈爆炸震傷的戰馬,肯定經不起極速奔跑。

    就這樣,根據現場情況,確實顯示著吐蕃人是在玩命的逃,并極有可能直接逃向邈川城,甚至退守青塘城也有可能。

    在這種情況下,極速追擊很自然在戰前占據上風。于是,原本放三十里斥候的穩妥做法,變成了成廂建制新軍,成梯隊突進的戰術。

    一直到近邈川城百里之外,還依然能見到吐蕃被累死遺棄的戰馬,所有線索無不在顯示,吐蕃確實被嚇壞了……就跟當初官家第一次南征面對安南軍時那樣,只不過這一次是吐蕃上演情景再現。

    當王師在兩位老帥的指揮下,準備通過一截狹長地帶后安營扎寨,準備第二日兵臨邈川城下……

    就在這時,兩側山嶺突然就竄出將近萬騎的吐蕃騎兵,直接沖向王師的隊尾。

    倉促應戰,雖然憑著火器之利,擋住了吐蕃騎兵的尾襲,在混亂調度過程中,自邈川城方向,再一次殺出萬騎吐蕃騎兵……

    王師被兩面夾擊,不得不就地建立防線,調度戰車和火炮,前后作戰。

    疲憊之師,又被敵方包圍,也就是新軍,即便是早先的西軍,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潰敗的份兒。

    關鍵是,吐蕃人居然將戰馬的雙耳刺傷,讓戰馬不被火藥彈的爆炸聲影響,一次次的向中軍沖鋒。

    吐蕃騎兵甚至多次都靠近了戰車陣前……

    本來大好的局面,由于主將錯誤的判斷形勢,讓大軍陷入困境。

    也就在雙方焦灼的戰事下,曹霖和高敬賢率本部人馬,從吐蕃騎兵的背后建立了步步推進的攻擊陣型。

    這才再一次激發了大軍的戰意,才將吐蕃后方的騎兵形成夾擊,從而幾近全殲敵方。

    這就是所謂的蘭州大捷!

    看到皇城司詳細的奏報,政事堂諸公也就理解了官家對兩位主將的處置。

    “官家,不管過程,單純結果而論,大捷是真實的。陳例也沒有如此處置過。”

    “汴梁新軍與西軍輪戍也就三月時間。不如這一次讓參戰西軍盡數輪戍回朝……”

    富弼這是要替兩位主將遮丑……也罷!

    趙曦其實并沒有想過要怎樣兩位主將,只是需要把他倆放講武堂,用無數的戰例說法,置換他們意識中靠軍卒勇猛取勝戰局的思想。

    我成了仁宗之子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