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252-42947264/

第891章有什么目的
    慕梵希神色微斂,心中暖意滑過又有幾分悲涼。

    她從來都知道自己殷離修對自己有多在乎,一個男人可以為了自己卸下一身戎裝,身為軍人,她懂,自然也是同樣的心境。

    重活一世,她更懂得知足也更通透釋然,卻不知在面對凡白的事情,依舊心口閉悶,仿佛壓著一塊石頭。

    慕梵希是這樣,跟別說殷離修和凡白這么多年的知己朋友,凡白墜落懸崖的一瞬間,她曾清楚的看到殷離修眼神之中的慌亂和悲傷,這一次再遇……

    只是想著,心中便一陣揪緊,慕梵希強制自己不再多想,往殷離修懷里蹭了蹭。

    “好了,別多想,好好休息一晚!”

    殷離修輕輕揉著她的頭,哄孩子一般在她后背拍著。

    夜漸深,月光皎潔如輕紗般灑落在天地之間,萬物都安靜下來,只聽得外面蟬蟲窸窸窣窣的聲音,不吵,反而讓人更容易入眠。

    慕梵希縮在殷離修懷里,聽著他穩健有力的呼吸聲音,眼皮逐漸沉重,很快便進入了夢想。

    旁邊帳篷里依舊亮著燈,桌上擺放著各樣瓶瓶罐罐和試劑,孤南翼少有的一臉嚴肅地擺弄桌上試劑,展云廷也沒閑著,將準備好的藥一一送到他手邊。

    “這兩日,你似乎不如之前那般糾纏梵兒了!”

    展云廷忙完手里的活計,靠在旁邊椅子上,挑眉看向孤南翼。

    孤南翼手上動作一頓,隨即將藥液混合拿在手里晃了晃,臉上表情恢復了之前的玩世不恭。

    “你不也是?”他開口。

    展云廷頓時噎了一下,瞪眼:“我跟你可不一樣!我,我就擔心梵兒眼神不好,選錯了人,雖說我也希望梵兒跟我回南疆王府,可這畢竟關乎梵兒一生的幸福,如今她選了六哥,我倒也是服氣的……”

    喜歡是真的喜歡,可是親眼看著慕梵希和殷離修的點點滴滴,也更清楚自己是插不進兩人之間的,他向來活的通透,該放手的時候也自然毫不猶豫,之前跟孤南翼給殷離修找茬也不過是給枯燥的行軍路上找點樂子罷了。

    孤南翼轉身瞥了展云廷一眼,唇畔微微勾起絲絲笑意,他沒說話,只將旁邊的藥液又混入瓶子里。

    村子里比樹林安穩許多,沒有了那些野獸隨時的威脅,慕梵希這一晚睡得也安穩,清晨雞鳴聲響起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天已經亮了。

    襲久聽到動靜將洗漱的物什帶進來,洗漱完,兩人這才走了出來。

    “你們這么早就起了?”

    出門看到院子里站著的幾個人,慕梵希說著話,走了過去。

    “哪里是早起,我可是一晚上都沒睡,小梵兒可得好好心疼心疼我才是!”孤南翼朝慕梵希拋了個媚眼。

    慕梵希下意識翻翻眼皮,沒理會他說一晚上沒睡,轉而問道:“這么說,你們已經弄清楚了?”

    如今看孤南翼和展云廷臉上的表情,定是發現了什么,而且,兩人一晚上沒睡現在不去瞇一會兒卻在這里等著,明顯是要炫耀一下成果的。

    果然,慕梵希這樣一說,展云廷緊忙得意開口:“那是自然,本……公子出手,任何問題便都會迎刃而解!”

    “快說說看!”

    慕梵希一臉興奮湊近。

    展云廷瞇起眼睛正要開口,就聽身后傳來霍山的聲音。

    “早飯已經準備好了,各位大人先來用吧!”

    一邊說著,霍山伸手掀開鍋蓋,一股清甜的米香味飄出來,引得眾人肚子跟著咕嚕一聲。

    “先吃飯吧,一會兒再細說。”

    殷離修上前拉了慕梵希的手走了過去。

    村子里人用的都是大鐵鍋,鍋很大,滿滿的一鍋夠十幾個人吃,又有刺翎清晨出去摘來的果子和野菜,一頓飯比在荒野吃的豐富不少。

    慕梵希一邊喝粥,看著霍山將自己全部的碗瓢盆都拿出來盛食物,眼神微微變化。

    之前他帶個路還要錢,還怕死屢次想逃跑,本以為這人不過是一般的市井之人,可是從昨晚看來,他幾乎將全部家當都拿出來分給眾人,市井之中似乎還有些不一樣。

    “農村吃的都是粗茶淡飯,各位大人湊活吧!”

    霍山將最后一碗粥盛在自己碗里,一遍說話,朝殷離修的方向看過來,訕訕的笑一聲。

    殷離修也不說話,只等霍山也喝完,這才開口:“明日我們便會離開,趁現在,想說什么還是提早開口吧!”

    嗯?

    慕梵希扭頭看向殷離修,那張俊冷的臉上依舊沒什么表情,只是看向霍山的眼神中帶著幾分審視,如同審問犯人時候的表情。

    霍山的動作僵了一下,隨即將手里的碗放在地上,起身走到殷離修和慕梵希跟前,突然間跪了下來。

    “將軍,我知道你們都是有本事的,小人求各位幫幫村里的孩子們吧!”

    說完,霍山認認真真的磕了一個頭。

    “什么意思?”

    慕梵希擰了擰眉頭,似乎想起之前霍山說的巨嬰,再開口:“你是說那兩個巨嬰?”

    “不止兩個,不知道什么時候,村子里的孩子們身體突然間長得飛快,明明是四五歲的娃娃,個子卻已經有了成人一般高,因為長得太快,骨頭都變形了,孩子們不得不天天忍受斷骨的疼痛。”

    說著話,霍山的手不由自主的抓住地面,在地面上留下道道痕跡。

    “所以,你進那樹林并不只是為了狩獵,而是去找解決的辦法?”慕梵希一下子明白了。

    孩子們的異化和樹林里動物的異化很相似,所以霍山才進樹林去找答案,畢竟,那樹林里有沒異化的動物。

    “是!”霍山應聲。

    “所以,你也并不是什么路癡,你故意帶著我們兜圈子,還透露出什么閻王殿和黑大王的山洞,其實也是要將我們往那處引,畢竟,你在樹林里找了三個月也沒發現什么線索,所以你就想去那危險的地方,說不定能查到什么?”慕梵希又問。

    其實霍山的出現已經很奇怪了,加上后來的反常舉動,由不得人不多想幾分。

    “是……是!我也是沒有辦法了,還請大人恕罪!”說完,霍山又砰砰砰磕了三個頭。

    慕梵希擰著眉頭看他,此刻,殷離修低沉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帶我們去看看吧!”殷離修說著話,拉著慕梵希起身。

    “好,我這就帶各位去!”

    霍山頓時喜笑顏開,起身帶著眾人出門。

    刺翎留在霍山家里,殷離修,慕梵希,孤南翼和展云廷跟著往村子里走。

    萬峰山腳下,村子里有種原生態的味道,道路如同連綿的山峰一般,起起伏伏,村民沒有聚集住在一個地方,而是隔一段便有一兩戶,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地形,村子里的家家戶戶都養著狗,很兇的那種獵犬。

    生人的味道,讓村子里的狗提高警惕,在眾人路過的時候,忍不住狂吠起來。

    “汪!汪汪汪!”

    就在犬吠聲起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身影閃過,黑鱗已經到了眾人跟前。

    “姐,姐姐,黑鱗非得跟出來。”

    小非緊忙跟了上來,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說完話低下了頭。

    黑鱗是感覺到了村子里這些狗的敵意才跟出來的。

    “沒事,走吧!”

    慕梵希伸手拍了拍小非的肩膀,轉身繼續往里走。

    或許是有黑鱗的震懾,眾人再往前走,那些犬吠聲果然緩和了不少。

    霍山見識過眾人的厲害,倒也見怪不怪,直接帶眾人進了一戶人家。

    “三哥,我回來了!”

    霍山在門口喊了一聲,正屋的大門打開,一個神情稍顯頹廢的男人走了出來。

    “霍,霍山兄弟,你回來了!”

    三哥見到霍山,眼中頓時閃現出絲絲光彩,出門看到這么多人一起,又楞了一下:“這是……”

    “這是我在樹林里認識的朋友,他們有本事,或許能治虎子的病!”霍山道。

    他能看出殷離修大概是個領兵的將軍,卻并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而且,他之前想問卻被展云廷罵了一頓,索性也就不問了。

    三哥一聽能治虎子的病,眼睛頓時亮了,招呼眾人往屋子里去:“各位快請進!”

    農村的院子都很大,每個院子就是一戶人家,房子是土坯和磚瓦堆起來的,在萬峰山的腳下,沒有那么大的風雨,到還算解釋。

    眾人跟著往里走,剛進大屋的門,就聽到里面傳來哼哼唧唧的痛苦聲音,那聲音不大,可是聽起來很難受。

    “虎子娘,快,有人來給虎子治病了!”三個聲音之中帶著興奮。

    村子里的孩子幾乎都有這個毛病,他們去了鎮上請了最好的大夫,可是開了藥卻一點用處都沒有,孩子們白天一天一天的疼,到了晚上性子突然暴躁起來,而且力氣也增大了很多,不得不用繩子捆著,孩子受罪,大人也跟著難受。

    到如今,他們是真的沒有辦法,如今聽說有人給孩子治病,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虎子娘緊忙將眾人迎進去,進屋,就看到寬大的床上躺著一個巨大的孩子,身高有成人一般四肢和腦袋都增大了數倍,就像是被吹起來的人一般!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甘肃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街机游戏下载中心 欧冠集锦 长沙麻将手机版下载 捕鱼来了技巧 微乐吉林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前区胆码什么意思 北京pk10预测 能挂机赚钱的网游 北京pk拾官网 在家日赚300的正规项目 北京快中彩玩法介绍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婆2019 北京11选五投注技巧 网上赚钱的兼职项目 微信红包捕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