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511-41473964/

第381章大舌貝出事
    瞧見急凍鳥離開了冰之島,躲在雪松林中的加里飛奔了出來,乘上小船拼命地劃著手槳朝亞西亞島趕去。

    急凍鳥速度很快,瞬間移動來到海崖祭壇上的河馬王,面色凝重地望著正南方冰之島的方向。

    “唳”一聲憤怒的鳥鳴從冰之島的方面傳來,遠方天際變得陰沉昏暗,狂風怒號、大海也變得暗潮洶涌。

    “娑娑”

    海崖后邊的樹林,在突然刮起的大風下,林梢開始劇烈抖動搖晃。

    “刺咔——”

    此時已經喪失理智的急凍鳥,翅膀扇著風雪朝亞西亞島飛去,不時一道急凍光線轟向下方的大海,像是在發泄內心的狂怒。

    急凍鳥所過之處,暴風雪呼嘯肆虐、下方浪潮洶涌的大海也在一陣咔咔聲中不斷冰封凍結。

    剛結束壩席的亞西亞島民發現前一刻還晴空萬里,突然間天空就變得昏暗烏黑,陰冷的風穿過聚落外邊的林子吹到島民臉上,一個個猛地打了個寒顫。

    黑黢黢的果林此時嘩嘩地抖動著,地上的干草屑也打著旋兒被吹上了天空,空地上所有人都有種一股風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島民們臉色變得憂心忡忡,牽著利歐路小手的良人,此刻表情也很凝重,給比比鳥使了個眼神。

    “比比”會意的比比鳥發出一聲嘹亮的鳥鳴,翅膀一張都沒有振動,就乘著泥塵飛揚的大風飛上了高空。

    “長老、巫女大人,看這陣勢,會不會是有海嘯和臺風要來了。”一個光著胳膊的黃臉漢子有些緊張地問到。

    “如果是臺風和海嘯,賢者大人不會不提前通知我們的,不管怎么樣,我們現在先去海崖祭壇那邊。”

    老者雖然神情同樣緊張,不過相較其他島民卻又要沉著穩重了許多。

    “大家不要慌,跟我去海崖祭壇找賢者大人。”芙蘿拉站出來呼喊了一聲,這個時候有一個冷靜的領導者,島民們的緊張情緒也消減了不少。

    “比”讓去打探情況的比比鳥從果林外飛了回來,然而還不等它告訴良人發生外面發生了什么。

    一聲更加尖厲的鳥鳴從遠方的天空傳來,島上的大風變得更加強勁森冷。

    “唳——”

    “這是冰之神的聲音!!”聽到這聲鳥鳴,島民們一個個神色大變,剛才說話的那個漢子直接是驚呼出聲。

    “快,大家跟我去海崖祭壇。”領頭的長老高喊了一聲就沖了出去。

    今天是入夏后進行祭祀的日子,上午冰之神還回應了他們的祈福,沒想到下午這個時候就憤怒地朝亞西亞島飛來,這讓島民們很是驚恐。

    ———

    離亞西亞島最近的曼陀林島,此時碼頭上正在卸貨的船工,一個個抬頭朝西南邊亞西亞島的方向望去。

    遠方天際烏云像墨塊一樣迅速擴散,港口中的浪突然間變得大了許多,這讓碼頭上那個大腹便便,正拿著貨單點數的負責人神情變得緊張起來。

    “大家別停下,半個小時之類將貨全部卸下來。”

    “哇……”

    “快看,天上竟然下雪了。”

    胖子負責人剛說完,碼頭上船工們就發出一聲驚呼,仰頭一看天上竟然飄起了雪。

    處于熱帶的橘子群島,哪怕冬天氣溫都是非常溫暖,長期生活在橘子群島沒有離開的島民,對于雪這種事物也只在電視上看到過。

    天上突然很反常地下雪,眾人不僅沒有驚慌,反而一個個很是興奮仰頭望著天空飄落的雪花,甚至有幾個人還張大嘴去接了兩片嘗嘗味道。

    “啊呸呸,這雪怎么是苦澀的。”

    “嘩啦……”這個船工話還沒有說完,天空就停止了飄雪,轉而下起了暴雨。

    讓眾人很震驚的是,大雨并不是覆蓋了整座島嶼和海域,而是東一塊、西一塊地下,雨幕甚至像在作妖一樣不斷地移動。

    此時不僅是曼陀林島,橘子群島其他地方也都出現了天氣異常。

    ———

    “唳”

    亞西亞島上空,喪失了理智的急凍鳥怒視著集中在海崖祭壇處的島民。

    急凍光線在果林四周的沙地上掠過,一陣咔咔的凍結聲中,沙地直接被堅冰給覆蓋。

    風雪中,比比鳥和利歐路兩寵被良人收回到了寶貝球中,不愧是被奉為冰之神的急凍鳥,恐怖的神獸氣場壓迫得良人喘不過氣來。

    “這是怎樣的實力?”抬手擋著風雪的良人,心里震撼得無以復加。

    從得到神奇寶貝起,各種實力的訓練家跟神奇寶貝他見過不少。

    路邊的捕蟲少年、神奇寶貝中心對戰大廳的訓練家新手、金黃中級學校的同學、競技場的職業訓練家。

    更強的有小剛的隆隆巖、ga大鋼蛇,娜姿的沙奈朵、超進化胡地,還有獵人·j的血翼飛龍、影長老、暫代常磐道館館主的菊子婦人。

    然而這些在在訓練家圈子里,已經算得上一方大佬的人物,帶給良人的壓力也不及眼前這只急凍鳥。

    “急凍鳥,你為何發怒?”跟島民們誠惶誠恐地跪下叩拜,背負著手看不出深淺的河馬王,卻是一副平等姿態地詢問道。

    “呀哆——”一招瞬間移動回到良人懷抱的呆呆獸。

    此時瞪大雙眼畏懼地望了一眼天上風雪源頭的急凍鳥,又看了一眼祭壇邊上,身子被風雪掩映得模糊的河馬王,臉上帶著詫異的表情。

    對于冰之神急凍鳥的實力,良人除了震撼還是震撼,不過這個時候他更加擔心的還是獨自在冰之島上的大舌貝。

    【???】

    等級:???

    屬性:???

    性格:???

    特性:???

    體力:???

    攻擊:???

    防御:???

    特攻:???

    特防:???

    速度:???

    綜合:???

    技能:???

    ————

    “大舌貝,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良人憂心忡忡地在心里祈禱著。

    急凍鳥怒氣沖云地過來亞西亞島的時候,良人因為擔心大舌貝的安危,就隨手點開大舌貝的屬性面板看了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大舌貝屬性面板上的信息突然消失不見了,除了性別一欄還顯示為‘’,其他所有欄目都是問號。

    上次出現這種情況,是在華藍市時大舌貝服食了寒髓陷入沉睡。

    不過當時大舌貝的‘名字、性別、屬性、性格、特性’信息都還在,這次更加徹底,除了性別還是女以外,就連名字一欄都顯示為問號。

    頂點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中国棋牌大厅官方下载 新英体育英超直播 二分彩是什么 掌上福州麻将官方版 甘肃11远5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达人单机版 澳洲幸运8是哪个国家的 单机版四人麻将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德甲积分榜上赛季 三中三通用公式 斗牛牛棋牌 龙兴山西麻将 安徽11选五最大遗漏 捕鱼大亨在线下载 20选8稳赚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