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948-42947275/

第一百零七章:又出事了
    現如今皇帝與在場的每一個人所看到的畫面,就是永興要人看見的!

    她要所有人看見的就是她遭賊人所辱,失了清白之身,一時失手殺了人……

    宋云川死了,腦袋太陽穴那兒的位置都叫永興公主手里頭的那塊石塊給砸爛了。

    哪里還有一口好氣在那兒喘,直挺挺的那么一個人就那樣子躺著,沒了一點生機,腦袋被砸開了花……

    那模樣,膽小一些的瞧見了立馬就把頭轉了過去,壓根兒不敢看!

    想來,宋云川是真的到死都沒有想到,自己就這么輕而易舉做了那花下鬼的亡魂,死在了一株“牡丹花”下!

    且這牡丹歹毒,一點機會都沒有給他,喘息的余地都沒有留下……

    現如今的永興公主像是個丟了魂的人,在今日里這樣的筵席之上,整個人傻乎乎的抱著自己的膝蓋,把人都埋進了膝蓋了里頭。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且如今永興公主那模樣,顯然是遭了難了……

    皇帝心知肚明的看著眼下的情況,知道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可饒是知道,他的眉頭在這一刻也是緊皺成一團。

    新年里頭大過年禮要吉祥的日子,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不觸霉頭不晦氣!

    且他的話都已經放了出去,這些日子自己也一直在幫著永興造勢,為的就是讓永興能夠風風光光嫁到涼州去,好在那兒給自己拉攏該拉攏住的人。

    可如今!

    “怎么回事?這都怎么回事?”氣急敗壞的皇帝只覺得自己心口一股怒氣上涌,在這一刻,望著眼前“神志不清”的永興,而后又把目光放在了一旁的主人蕭繹身上,只問著蕭繹這是怎么了。

    蕭繹的王府,蕭繹身邊人的哥哥,這事現如今的皇帝只能來找蕭繹算!

    “他喝醉了酒……拉著我不放……他……禽獸……”

    只言片語之中的幾個字如今從像是“瘋了”的永興公主口中說出,此刻的永興公主眼中汪著淚水,對著面前的皇帝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話,說完那話,當下那眼淚就落了下來……

    那模樣……

    “我……我不活了……”也就在永興公主將適才的話說完后不久,她舉起手中還帶著血的那塊石頭,說罷就要往自己的頭上砸,蕭繹眼明手快,那石頭在尚未砸到永興公主的時候,直接砸在了蕭繹的手上,把蕭燁的手背砸了個淤青……

    那陣仗,當真是她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砸的!

    能用這樣的力氣,宋云川不死,也難說!

    “哥哥……哥哥……”這一出還未鬧完,人群里數著時辰趕來,原是打算來看另一番熱鬧的宋云錦沒想到跟隨著聲音信誓旦旦跑來的時候,看到的會是那樣一副場面。

    她的親哥哥竟然橫死在這西苑里頭,不止如此,連如今正是皇帝心尖上的永興公主都在這兒尋死膩活!

    這和自己最初所想的根本不一樣,她想要在這西苑里看到的根本不是這個場景……

    尖叫聲從宋云錦的口中喊出的那一剎那,宋云錦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的跑上前,而后跌坐在了地上,另一邊,生生捶了蕭繹一記,將蕭繹的手背捶出血來的永興公主“暈倒”在了地上……

    受如此大的“委屈”,如今的她必然是要暈的……

    宋云錦一聲“哥哥”嚷出了天,宋夫人這兒早昏了,地上死了的那個那是她的指望,是她后半輩子的依靠,現如今人死了,她還怎么有指望,哪里還能尋依靠。

    眼瞧著宋云錦在那兒嚎啕大哭,宋夫人徹底沒了意識,德妃如今的臉色也不好看。

    事情出在自己兒子的王府,又是在這么個喜日子,且那人還是宋云錦的親哥哥……

    如今兒子的“身子骨”不濟,本就受著壓制,現下可好了!

    德妃的一張臉從最初的驚嚇到如今的怨恨,眼神之中怨懟漸生,恨這宋家上下老小的不爭氣,氣到衣衫在這會都已經皺了。

    面對著這樣一番場面,氣是德妃在生,而歡喜如婉妃一般的,是再沒有過這么順氣的時候了。

    是人都知道皇帝是多么在乎現如今的這個永興公主,原是要拿著永興公主出去做人好拉攏自己所信任的將士的。

    如今人沒拉攏成,卻成了現下的這個模樣,這怕是往后的好長一段時間都要遭皇帝的厭棄了……

    這個新年,原是她最歡喜的一年了,看著老五斷子絕孫了不說,現如今連皇帝這兒的信任都要沒了。

    他當真是比誰都要來的可以,都要來的開心!

    歡喜如婉妃,現下忙在人群里尋起自己的兒子來,想和自己的兒子一同人分享如今這快樂的時刻,也是在這會,她忽然發現自己的兒子竟不知在何處,這人群里站在最前的,能看到老大老二唯獨瞧不見自己的兒子……

    不止婉妃在尋,葉晚悠如今也在尋找著另外一個人的蹤跡,一個在她看來原本該出現在這里的人,可這會竟然沒在這里出現,連個人影都沒瞧見!

    婉妃與葉晚悠婆媳兩個的目光在那一刻撞在了一起,極有默契的一番對視發現她們都沒有尋到各自想要尋找的人后,兩個人趕緊的把目光放在了別處……

    這里少了兩個人本該出現的人,一個是五王府的女主人,而另一個則是蕭燁!

    發生這么大的事情,蕭燁不在,陸清微這個女主人也不在,現如今她們婆媳一個都不敢聲張,甚至還怕有人看出了什么,再露了什么馬腳,引來不必要的事。

    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發生,婉妃甚至在反應過來后,趕忙出聲,只讓皇帝快些,把公主先行安置好了,再找個人來看看,如今這宴席是吃不下去了,還是先把人遣散了,旁的一會再說。

    這滿王府的人,烏泱泱在這兒看著瞧著,萬一有人蹦出個一個兩個不該說的話,不該說的字,那才是大事。

    婉妃話音一出口,德妃也在這個時候幫忙,只道婉妃的話說的有道理。

    兩個人一左一右的安撫著皇帝,這之后又命人將永興公主抬走,又叫人去請太醫與穩婆來一趟……

    事情都出了,有些事情要看的還是要仔細查驗一下……

    好一番的折騰之后,人群散盡,今日里本事高高興興來這王府中吃宴的各府官員夫人們一個個把嘴閉的緊緊的離開,任誰也不敢多言今日里他們所看到的一切。

    如今皇帝在盛怒之上,若有一點風聲從他們任何一個人口中傳出去,那可就是沒了命了!

    一群人散盡,如今剩下的幾位只往這五王府里另外一個居所而行,此刻那居所里頭,太醫已然為永興公主把了脈,至于穩婆那兒也已經給公主驗了身……

    穩婆出來的時候抬頭搖了搖,話語盡在不言之中,很是清楚明白,便是破了身了,已然不是個完好能夠出嫁的清白女子,自然也不能嫁到涼州,去給皇帝拉攏人脈去了。

    這要是真的把這么個公主送出去,那皇帝就是在自掘墳墓,和談拉攏!

    “仵作來瞧過,說那賊人滿身的酒氣,顯然是喝了不少的酒……如今徹底沒了!”

    這邊穩婆與太醫報過了永興公主的情況,那一頭前去查看過宋云川尸體的太監也已經回來,而后稟告著宋云川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仵作去查驗的時候,宋云川身上滿身的酒氣散都散不開,席面都沒開,他便喝了這許久的酒,這……

    胡鬧!

    “沒有,不是的,府里的席面未開,哥哥怎么可能會喝酒,也沒地兒喝酒,這一定是什么誤會,一定有什么緣由!”

    “閉嘴,不許再說了,滾下去!”

    宋云錦眼看著這事情成了現如今這樣的定局,嚷嚷著這事情不對,根本不可能是這樣子的。

    怎么可能,她兄長才剛只是出去了一下,無端端的他為什么要喝酒,還有那永興公主……

    她知道,永興公主與自己的哥哥一直都有往來,兩個人是相熟的,若……

    宋云錦按著自己的思緒一路往下說時,宋云錦在這一刻還想開口辯駁,可這后頭的話卻是叫蕭繹給呵斥了一句,讓她給自己把嘴閉上。

    “原是兒臣的不是,兒臣沒把西苑看顧周到,西苑沒開,只貼了個封字,不曾想在那兒出了這個茬子,還請父皇責罰!”

    跪在地上的蕭繹命身邊的管事給自己把宋云錦拖下去,免得在這兒攪合出不該攪合的事情來。

    事情已出,蕭繹無從辯解,不好再說旁的話,如今只有跪在地上請罰……

    “這……這要罰也不該罰王爺,后府中事自來都是王妃管的,事情出了那么久,王妃人也不見,她掌中饋,王爺做什么要替王妃背這責罰。”

    也是在蕭繹跪在這地上等著皇帝來懲罰的時候,人后頭一直窩著腰的楚云溪不開口則已,這一開口,把婉妃與葉晚悠一直焐著的事給徹底抖了起來。

    需知,在這兒,在這么個情況之下,不止陸清微不在,蕭燁也不在,眼瞧著事情叫楚云溪給嚷出了聲,皇帝這雙眼睛,在這會真就開始尋起了人……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