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530/

第33章 每家都有不爭氣的
    霍忱一早五點就起了,不過他奶起的更早。

    “起啦,我馬上就做飯了……”

    霍忱耷眉拉著臉。

    他媽跑了以后他就和他奶住在一塊兒,可他并不是很喜歡這個奶奶。

    他想,也許自己真的就是天生的沒心沒肺吧,誰對著好他也感受不到,感受到了也學不會感激感恩。

    他就是個狼崽子!

    家里的大門突然被撞開,跑進來一人,霍忱他堂哥。

    “奶,家里有錢嗎?給我拿點錢,快……”

    霍奶奶雙眼死死盯住眼前的大孫子,神色變得凝重無比。

    “奶,你得救救我,你不管我我就得被他們砍死了……”

    霍奶奶這里不止霍忱一個拖油瓶,除他以外還有一個堂哥堂姐都住在這里,霍忱是死了爸,媽跑了沒人管他,堂哥堂姐是因為父親再婚,繼母總是挑事,老太太舍不得孫子孫女受委屈干脆接了過來自己照顧,這一帶孩子都大了,霍忱上高中,霍忱的堂哥二十好幾了游手好閑,堂姐也沒好到哪里去,好好的工作不肯找,跑到ktv賣酒,被家里嘮叨了多少次,也不肯聽。

    “你是不是又出去借錢了?”霍奶奶心知肚明的事兒。

    大孫子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了,結交一些不是玩意兒的朋友,成天的搞在一塊兒。

    “奶,有錢沒有?”

    “沒有,我哪里有?你說說我都這把年紀了,我還得替你們操心,你們有一個能讓我省心的嗎?你不是出去作妖就是和那些人胡混,沒錢了就回來要錢,我一個月退休才有多少錢?這么大的人了,有手有腳的就是不肯去打工……”

    “沒有拉到,沒人聽你講這些。”

    摔了門,走人!

    他和這個老太太完全玩不到一塊兒去,成天就知道嘮叨,抱怨自己的命不好,命不好怪誰,怪自己咯。

    霍忱他奶人在廚房做飯,嘴上也不閑著。

    “……我這是什么命啊,不說指望兒子對我如何,這結了婚成了家生了孩子都扔給我了,沒有一個聽話的,大的就不學好,小的也不知道學好,你說說你媽那樣兒鄰居誰不知道?誰都瞧不起你,你倒是活出來點人樣兒給他們瞧瞧,不爭氣就知道打架,打架能打出來錢嗎?你爸死了你媽跑了,以后你要是因為打人蹲監獄了……”

    霍忱已經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情緒了,拎起來書包,咣當一聲摔了門走人。

    一臉陰森森的表情離開了家。

    “上學呀。”

    鄰居正巧出門,和霍忱來了一個對頭碰,手上提著垃圾,原本是想下樓去扔垃圾的,他們這兒都是舊樓群區,垃圾只能扔到街邊固定的垃圾箱里去,那一長排的垃圾箱到了夏天就會發出惡臭的味道,站在樓上風一吹就能聞得到,大家都在罵,可罵也沒有。

    霍忱沒理人,快速下了樓。

    “你這就走了啊?現在才幾點,你上哪兒去?又去打架啊?你就不能聽點話,讓我省點心,我上輩子是欠了你們爺倆的,他死他人一閉眼睛就把你扔給我了,你那個沒良心的媽也不管你……”

    霍忱他奶追了出來,對著樓梯喊了幾聲,無人應她。

    她委屈啊。

    到了她這把年紀,誰不想好好享享輕福,她呢?家里沒有一個爭氣的,都是胡混日子,一個出息的都沒有,一點光兒都盼不到啊。

    “霍忱又跟人打架了?”鄰居搖頭。

    要說霍忱這孩子吧,長得是挺好的,可惜個性家庭完全不行,那么大點爸媽都沒了,就一個奶奶帶著,家里亂糟的,堂哥還是個混子,這種環境能學好嗎?怎么上的三中,大家心中也是一直畫魂兒,按道理說那不能夠啊,可人就上了,也許就是瞎貓撞上死耗子了吧。

    人運氣好,羨慕不了。

    “可不是,這孩子我也管不了他,早晚得廢就不能老實幾天,沒攤上個好媽這輩子就完犢子了,說什么好話也不聽,成天就混吃等死。”

    之前還說讓他去讀大學呢,讀什么玩意兒,還不如早點出去找工作上個班,上了班賺了錢愛咋咋地吧,她也不管了,也管不起了。

    “男孩子嘛,叛逆期。”

    “他從小就叛逆,什么時候沒叛逆過?”霍奶奶看著鄰居,她是一肚子的苦水,不和人念叨念叨就沒法兒活了,頓了頓道:“就是不爭氣的玩意兒,好不容易上個重點高中,指望他讀個大學,我沒指望他能帶給我什么,你說上了大學是不是將來找工作也能好找點,自己賺了錢娶老婆,不然就靠我這點退休金……一個兩個的都不爭氣,都指望著我,我能管得了誰……”

    “消消氣消消氣,孩子有孩子的造化。”

    鄰居笑了笑,提著垃圾袋就下樓倒垃圾去了。

    霍忱上大學她瞧著是難了,但人的際遇不好說的,有些時候男孩子長得好也是一種資本,除非霍忱突然之間長殘了,但這種可能性不大,也不是五六歲還能變模樣。

    霍奶奶的腳往回走,嘴里念叨著:“造化?他們兄弟倆不把我折騰死了,我就燒高香了。”

    你以為她愿意管孫子孫女?一個她都不愛管,可有什么辦法,霍忱她不管那就得出去住露天地了,大孫子他不管,那就成天挨打,孫女倒是可有可無的,給她吃口飯,讓她餓不死,將來找了對象嫁出去也就不管了。

    霍忱到學校到的比較早,六點左右就已經進班級了,這算是來的比較早的一撥人。

    坐了一會,他又跑出去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七點整寇熇晃進了學校的大門,打著哈欠,這見天的睡,覺就是不夠用,進了班級,拿著書包剛想放下來,看見桌子上躺著個煎餅果子。

    扭頭四處看了看。

    什么情況?

    誰?

    她同桌正在做題呢,這人原本也不是她同桌,坐在她前面,后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老師給安排到最后一排來了。

    寇熇在學校那是真混,她的這位同桌那是真笨。

    笨的已經沒法形容了,不是不學,但學了等于沒學,學不進去學不明白,有些時候老師都想勸了,說干脆你就放棄吧,該干點什么就干點什么,別刻苦了,考出來的成績簡直就是慘不忍睹,沒辦法下眼看,有些孩子你學破了腦袋,你也考不上大學,說的就是這位仁兄。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四川快乐12投注技巧 幸运快三是骗局套路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分析 江西快3形态走势图一彩经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前一遗漏 1分快3规律大神吧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甘肃快3一定牛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一分赛车开奖号码 运输龙头股票代码 广西快三网站平台 信威集团股票股吧 山西11选五预测软件 a策略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