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547/

第51章 家距
    寇熇咬了一口面包。

    她想自己沒長歪,那真是何其幸運啊,攤上這么一個爹,你聽聽他講的都是什么話。

    “牛奶怎么是溫的?”她問。

    寇銀生煩女兒這個不依不饒的勁,怎么是溫的,燙的你能馬上喝進嘴里嗎?都是殺過菌的,隨便喝啦。

    “方便你喝。”

    “如果我死了,那一定是死在你手上的。”美目一橫,不喝個跑肚拉稀的她爹可能是不舒服。

    寇熇和寇銀生的腸胃功能都挺不錯的,就是喝沒熱開的牛奶也不會怎么樣。

    “一個女孩子別一天到晚把死啊死的掛在嘴邊,不會好好說話嗎?”寇銀生借機打算敲打敲打女兒,慣是慣,那也得有點樣子,到底是個女孩兒。

    “和你學的。”

    寇銀生被親生女給氣笑了。

    小兔崽子!

    和你爹就沒大沒小的。

    難得的融洽,他也不太愿意說一些搞掉氣氛的話。

    “餓了就叫家里的傭人起來給你做,我花了錢請他們來服務的,你總怕麻煩這個怕麻煩那個……”

    怎么就不見你怕麻煩你爹我呢。

    傭人就是傭人。

    “傭人不是人啊。”寇熇反問自己爹。

    “我沒給他們開工資嗎?我花了錢養他們做大爺啊。”

    寇熇現在還不舒服呢,不愿意和她爸吵,沒力氣。

    “我三哥為什么要離婚?”

    寇銀生道:“還能為什么,老婆不爭氣。”

    這都眼見著奔五十去了,不是實在過不下去,也不至于這個時候提離婚。

    窮的時候可以一起患難,卻沒辦法共富貴。

    寇銀生不愿意和寇熇提這些破爛事,寇熇吃好東西以后他就下樓去了,半夜兩點多又上樓一次,不過這次寇熇沒醒,推了門摸黑進來的,走到床邊,燈都沒有亮一盞,看著那張熟睡的臉,看了幾十秒又轉身下樓了。

    寇熇第二天就去學校了,倒不是怕跟不上學校的進度,存粹是待在家里沒勁。

    *

    “又吃這個?”

    霍忱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咸鴨蛋。

    “不吃這個吃什么,你爸要是活著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我一個月才有多少錢的退休金,你們三張嘴吃我……”

    霍奶奶高聲數落著,念叨著,她苦啊,命苦。

    你說就攤上這些個不省心的孩子,半大的小子吃窮老子,何況家里還養了兩個半大小子。

    她不愿意給做好的嗎?可錢從哪里來,大的那個總是和狐朋狗友玩一塊兒混,今兒借了五百她得給還,明兒又借一千,她還得攢錢給還。

    “我去上學了。”

    霍忱不吃。

    他奶剛從鍋里把米飯盛出來,“男孩兒女孩兒都不能學的嘴饞,這人啊嘴一饞就完了,你那個媽就是,你看最后跑了吧……”

    霍忱帶上門離開了家。

    人人都說霍家的風水不好,養兒子沒有一個出息的,養孫子更是,可能怪到風水上面去嗎?

    霍放小時候可不這樣,就一張嘴能忽悠死人,嘴特別甜,你看他有后媽,他后媽都很少挑唆他爸打他,打的就是霍敏,可自從霍奶奶把孫子給接過來養了以后,霍放就徹底完了,書也不念了,成天和那些不正經的人往一塊兒湊。

    每回在外面拉了‘饑荒’霍奶奶都給還,就怕孫子挨打。

    回回還,回回再借,簡直就成了惡性循環。

    “你不吃啊,不餓啊……”

    霍敏剛睡醒要吃飯,霍奶奶瞪了孫女兩眼珠:“睡到日上三竿,起床就知道吃,女孩子像你這么懶這么饞的,以后嫁了人日子過的能好到哪里去。”

    她瞧不上霍敏。

    總覺得霍敏挨打,那都是活該。

    霍敏自然是不服,這飯也沒吃,撂了筷子也下樓了。

    她下樓的時候霍忱還沒走出去多遠呢,霍敏追上堂弟。

    “……拿著,餓了就買點東西吃,別讓自己餓著,霍忱啊,別總打架。”

    霍忱不要那錢,霍敏硬拽著他手,硬往他手里塞。

    其實這也不是她弟弟,輪不到她管,可畢竟一塊兒生活在奶奶這里,霍敏知道自己是沒希望了,她讀書原本就不行,工作也就這樣,每個月能賺點工資,肯定餓不死,但也難有什么大成就了,但是她希望霍忱爭點氣。

    也是瞧不慣自己奶奶那張嘴,她奶養了三個孩子,可你問問她哥也好她也好包括霍忱,有人感激她奶嗎?

    嘴太碎了,嘴也不好。

    “你錢多啊。”霍忱的語氣不太友善。

    霍敏早就習慣了。

    他們這種家庭養出來的孩子,要是太好,那才是怪事兒。

    “是啊,我錢多,多的花不完,你替我花吧。”

    錢塞到霍忱的兜里,自己快走了兩步,她要出去吃個早餐,餓死了。

    老太婆就是這點煩,拿著錢不是替大孫子還債,就是溜須兩個兒媳婦和偷摸貼補親生女用了,早早晚晚不是咸鴨蛋就是咸鴨蛋,霍忱一個長身體的孩子,天天吃咸鴨蛋能好嘛。

    嘆氣。

    長得好沒用,得命好。

    瞧瞧人霍磊,在瞧瞧霍忱。

    霍忱去了學校,他來的不算早,自然是看見寇熇了,視線掃都懶得掃,徑直進了教室。

    這一天倒是安安靜靜的,仿佛不認得寇熇一樣。

    倒是寇熇氣的內出血。

    她哪里得罪他了?

    你打我的臉,現在還對著我甩臉子?

    這種朋友,真的是不交也罷。

    男的都是這樣招人煩!

    她也可能是天生和男人犯沖,你說自己身邊的這三個男人,就像是三個掃把星一樣的存在。

    誰也不理誰。

    大中午吃飯的時候,原本想著能消停的趴會兒,結果她三嫂打電話。

    “三嫂?”

    寇鶴燁的老婆。

    說起來她媽要是活著,都比這位三嫂小幾歲呢。

    “寇熇……”

    寇熇滿臉疑惑,她倒是知道她三哥好像是要離婚,可她和三嫂之間走動的并不親近,打電話對著她哭?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pc蛋蛋首页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内蒙古快三综合遗漏号 怎么买股票 秒速赛车app下载安装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中i奖号码 山西快乐十分今日开 黑龙江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浙江体采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省十一选五结果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 福彩3d带线走势图专业版 大家千万别赌幸运飞艇 今晚天天选四开奖 辽宁快乐12组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