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564/

第71章 狗血加辣
    這要是真的搞對象,那就真的是門當戶對了。

    樓上老太太是覺得高中的學生就搞對象,這是有點不著調,可兩人都長得好,這小姑娘比霍忱他媽長得還好呢,一看妖叨的,估計也是那種遇上事就能跑的主兒。

    樓上的沒人管,什么好人家的孩子就給扔到一個出租房里叫她自生自滅?

    霍忱本身也是這個德行,聽起來可不就是門當戶對了。

    都那么不著調,都那么不靠譜。

    霍奶奶給自己晾了一碗熱水,她這跑半天有點渴,結果端起來碗水沒喝到呢,聽到老張家的多嘴,碗里的水都灑了出來,燙的她一激靈。

    她可不喜歡長得太好看的女人。

    “沒燙到吧……”

    老張太太關心問了一句。

    “沒有沒有。”

    “你可得防著點,那孩子什么來頭都講不清,父母也不知道干啥的,小姑娘這樣主動沒羞沒臊的……嘖嘖嘖。”想想都知道,太主動的都不是什么好餅,姑娘嘛就得矜持,“這樓上樓下住著,你說怎么你不在家她就喊霍忱上樓,霍忱這孩子我看著長大的,別被勾著犯什么錯。”

    就算是搞對象,那也不應該一大早的就她屋里,這叫啥事。

    霍奶奶聽的是心驚肉跳的。

    她說呢,一個學生自己就搬過來住了,這打的是什么主意啊?

    了不得的主意啊,打的是要命的主意。

    霍放的分數比預想中的還要低,重本不用想那壓根沒戲,勉強湊了個四百分他爸媽雖然早就料到了,但確定以后難免還是有些失望。

    這……怎么整?

    原本看好的師范學校也要408分,這不夠啊。

    霍磊沉著一張臉,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他爸也坐在客廳里嘆氣,可夫妻倆都不是腦子特好的人,要求兒子腦子多好多好,這就有點不講道理了。

    “中午吃什么?”他問妻子。

    霍磊他媽正鬧心呢,哪里有什么心情做飯。

    “霍磊什么都好,就是腦子沒有霍忱聰明,要是霍忱的腦子給他……”

    講講就挺無奈的,這腦子好不好的也不是他們能強求的,霍磊當年中考,分數實在是差的太多,就是拿了錢也進不去三中讀,只能進分校,可分校那是什么地兒啊,有錢都能去的地兒,她不愿意。

    霍磊他爸嘆氣,“當著孩子你可別這樣說,聰明不聰明都是老天爺給的,只要不傻那就行了,再說一個高考而已也不能決定什么,好多孩子四百分念的大學不好,可畢了業也有比名校出來混的好的,霍忱那樣的,估計也考不上什么好大學,將來念不念還不一定呢。”

    他不喜歡霍忱這個侄子。

    覺得霍忱不懂事。

    霍放就更別提了。

    霍磊他媽聽丈夫如此說,心態瞬間平和了下來。

    “說的也是,你們老霍家不出人才。”

    說著站起身準備去做飯,可不就不出人才嘛,霍磊這樣的也是老霍家拔尖的了,霍忱根本指望不上,那孩子照著她說,就是命不太好,你說這個家攤上他。支離破碎的,長得好有啥用,長得好也得命好。

    霍磊高中再沒有霍忱的好,可他能上大學,霍忱那樣的……

    呵呵。

    一比較,心態就好了起來。

    好心態嘛,都是在比較當中產生的。

    你不行的時候,還有個比你更加不行的,看看他,什么不平的也就平了。

    晚上霍奶奶吃過飯,帶著霍忱登門了。

    怎么樣的也得打聽打聽孫子考的怎么樣,一聽見考的也不是很好,她心里嘆氣,這兩天把她給折騰的,結果就考成這樣,要是霍忱……得了,別想霍忱了。

    二兒媳看著自己老婆婆,說:“媽,現在呀不看念什么大學,不看考了多少分數,那上大學就是拓展眼界的地方,將來畢了業啊大家還是同樣的。”

    霍忱他奶點頭。

    “那是,霍磊打小就聰明,錯不了的。”

    霍忱坐在一邊聽了以后,只想翻白眼。

    霍磊他媽說完這話掃了掃霍忱的臉,霍忱倒是長得真好,可惜了,長得好也沒用,好不容易你爸死了換了一大筆的錢,結果你媽都帶跑了。

    要說那賠償的錢可真多,六七十萬啊,這要是沒被帶走……可惜了,命不好,明明有發財的機會,最后還是一貧如洗,一條命換來的,便宜你媽了,拿著錢便宜下家了。

    想想霍忱他媽,霍磊他媽還覺得挺不恥的,丈夫用命換來的錢,你有什么資格全部帶走?孩子是你生的吧,虎毒不食子,你比老虎都狠啊,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遇上這種不靠譜的老婆,她不但自己飛,她還斷你后路,有那些錢霍忱念什么不行,將來娶什么樣的老婆不行,現在可好。

    “霍忱進屋和你哥聊聊天去吧。”

    霍忱面無表情站起來,進了霍磊的房間。

    他們堂兄弟平時很少一塊兒玩,一年到頭也就見那么幾次,關系還不如和班上的同學呢。

    沒有太多可講的。

    霍磊對霍忱談不上喜歡不喜歡,他是個本分的孩子,一路很本分的念書升學。

    “坐啊,桌子上有喝的。”做哥的招呼弟弟。

    現在家里完全不缺吃的,他姥姥家那邊和奶奶這邊不停給送東西過來,吃都吃不過來。

    “不喝了,謝了。”

    霍磊淡淡笑了笑,你聽他們之間的對話像不像是陌生人?

    “聽說你們學校要校慶了?”

    到時候沒什么事情他還打算過去看看。

    據說今年三中是鉚勁的打算大辦校慶,可能是因為升學率不太好的原因吧,他想。

    出分數的瞬間,一中再一次被拱上重點高中老大的位置上,誰與爭鋒?一中光是985、211他知道的都不止六七十人了,三中據說今年重本一個沒有。

    何止是慘,慘到家了。

    就連他們學校也有一個上了重本的,這樣看來,三中掛著重點高中的牌子早晚得掉。

    霍忱抬眼,看向他哥那邊,說了兩句,“嗯,大概3號吧。”

    還有十幾天,學校的領導估計也是挺郁悶的,分數下來按道理應該保持安靜的,可三中這些年被打臉的次數實在太多了,今年更是被普高九中給干趴下了,領導的顏面何在啊?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方面的原因,今年的校慶據說規模弄的很大。

    “到時候我過去湊熱鬧。”

    那個時間也沒有什么事情可做,去看看也好。

    “來唄。”

    “寇熇。”

    “嗯?”寇熇扔掉手中的筆,抬頭去看坐在自己前面的女同學。

    “校慶知道嗎?”

    寇熇點頭,這全校都知道吧。

    三中這可憐的升學率啊,想想都想搖頭,也就剩個辦校慶的喜慶勁了,想要借著升學做點文章都不行,最近學校低氣壓,從校長到各班老師仿佛都被欠了二百吊的樣子。

    “我會跳舞,要不我們一起報個名?”她試探道。

    班上沒人報名表演節目,但是她想表演,畢竟是校慶,在全校人的眼前表演感覺多好啊,她學跳舞就是為了表演的,可沒人報名就她一個人,她有點不好意思。

    “我跳舞可不行。”寇熇撿起來桌子上的卷紙看,已經寫完一半了,差不多就可以這樣交了。

    “那你要表演什么嗎?”女同學一臉向往。

    她覺得按照寇熇的個性,她一個節目不出,這不像她啊。

    寇熇就是那種會發光發熱的存在,她突然沒有亮光,你不覺得奇怪嗎?

    “寇熇,出來一下。”

    外面老師叫她。

    寇熇認真點頭,“也許我應該上去念首詩,小可愛!”

    傻的可愛。

    有那么多想要表現的人,少她一個不少。

    數學老師是想讓寇熇參加數學競賽,可這個混賬的孩子,她完全就不聽指揮。

    訓不行那就只能談心,可談到最后談的他口吐白沫,他只想掐死寇熇算了。

    老師問:“參加數學競賽有什么不好?”

    寇熇反問:“那參加了有什么好?現在上課已經累的半死。”

    參加了那種鳥課,她更加不好逃課。

    數學老師:“對你以后有好處。”

    寇熇認真點頭,認真想了三秒,沉吟道:“那不需要了,大學念不念還不一定呢。”

    數學老師:……

    混賬東西!混賬!混賬!

    臭小孩!

    再談下去,他會腦溢血的。

    “老師,到時間吃飯了,我去吃飯了不然搶不到好吃的。”

    數學老師太陽穴一跳一跳的,吃吃吃,除了吃你還會什么?

    如果寇熇能聽見老師的心聲,她還會回答一句,她會氣人,很會氣人。

    “去吧去吧。”

    老師無力揮揮手。

    寇熇回了教室去拿自己的錢包和手機,同學喊她一塊兒吃飯,她擺擺手。

    “走了。”

    “你去哪里呀?去美食城?”

    “去一中。”寇熇真的走了。

    她去看看侯鄴,她這男朋友已經被她扔掉太久了,才想起來,去逗逗他。

    她下樓,霍忱上樓。

    “去哪兒?”他問。

    她站在樓梯轉彎回答他,“去看我那傳說中的男朋友。”

    霍忱搖頭。

    寇熇突然伸手,捏了他一把臉,賤兮兮湊近自己的臉:“你自己一個人兒吃吧,小可愛!”

    熟的不熟的統稱小可愛。

    但是很相熟的,她肯定不會這樣喊。

    霍忱對于她來說,那就是個酒肉朋友,酒肉朋友明白?

    不太交心的。

    “滾吧。”

    一巴掌拍掉她的毛爪子。

    “吃飯去啊。”

    有別的班男同學和寇熇打招呼,怎么說也算是一起打過架的。

    “嗯,去瞧男朋友。”

    校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坐上車叫司機去一中。

    “有朋友在一中啊?”司機閑聊。

    “嗯。”

    寇熇上車就說了一句,司機把她送到地方她叫車在樓下等自己。

    寇銀生不至于說真的就斷了她所有的后路,嘴上發發狠就算了,也就停了那么一兩天的零花錢,現在每個月固定往她卡里打,可寇熇性子犟,她說不用就真的不用,她不是玩嘴炮的人,她給人當球童賺到的足夠現在學生時代的自己消費,再說真的不夠,她有九哥堂哥,每個人貼補她兩百塊就比別人滋潤,辛苦換來的錢她自然要消費掉的,錢不是攢出來的,委屈誰不委屈自己。

    下了車往學校里晃。

    出分數了嘛,學校的大門開著,不像是以往進入那樣的麻煩,學校里有很多的家長,圍欄呢大紅標語已經掛起來了,上中的狀元幾乎年年出自一中。

    嘖!

    想三中的校長如果看見這標語,估計會氣吐血的吧,寇熇想。

    從樓下晃到樓上,在走廊和認識的人打著招呼。

    她在一中的人緣要比在三中好,在一中1她是很認真的交朋友,在三中她是為了過去混日子。

    剛想從后門進教室,一條腿剛邁進去,就瞧見喬丹的位置坐著侯鄴呢,喬丹一直在說什么,侯鄴點點頭,她手里拿了一個冰淇淋往侯鄴的嘴邊送,侯鄴搖頭。

    喬丹笑瞇瞇讓他嘗一口。

    “挺好吃的,不太甜。”

    以為侯鄴是怕甜。

    侯鄴原本不想吃,可覺得這樣不好,還是試著去咬了一小口,喬丹笑的特滿足。

    “咦,寇熇怎么回來了。”

    同學發現她,起身走了過來。

    喬丹身體一僵。

    可她也不怕。

    你們不是分手了嘛。

    她和侯鄴也不一定有以后的,誰規定她不能在高中好好談一場戀愛的?

    侯鄴沒動。

    沒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他和寇熇早就拜拜了。

    寇熇目光掃過座位上的那兩個身影。

    同學覺得有點尷尬,全班都知道侯鄴和寇熇分手了,那現在這是……

    不會是喬丹三了寇熇吧?

    不能夠吧。

    寇熇晃晃進了教室,走向喬丹侯鄴的方向,喬丹仿佛正在遭受千刀萬刀之苦,她手抓著冰淇淋抓的有點緊,寇熇要是打她怎么辦?

    這像是寇熇會干出來的事情。

    喬丹咬著嘴唇,去看侯鄴,侯鄴不看后面,繼續寫自己的卷紙。

    班上的氣氛很是緊張,大家也不好勸,怎么勸?勸啥?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股票交易数据下载 安徽 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股票网上开户安全吗 江苏福彩快3遗漏 快乐双彩玩法规则 股票k线图入门图解 股票中k线图大全解析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前三直 江西时时彩5星走势图 福建31选7下期预测 福建快3一定牛推荐 股票分析软件名字 天津快乐10分杀号预测 手机炒股软件哪个好 安徽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场外配资第一罚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