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566/

第73章 你是怎么當爸的?
    寇熇和霍忱一塊兒回家,到了門口看見一輛熟悉的車。

    寇熇她二爺下了車,老爺子看起來還挺健壯的,說起來這年紀都像是她爺爺了,二爺保養的也不好,大眼袋耷拉的厲害,穿了一件黑色帶花的襯衫,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雖然沒有胖肚子但瞧著和路上走的人也不太一樣。

    你偷偷看上一眼,只會覺得他可能是……那啥那啥多了。

    其實二爺是眼睛太大,年輕的時候瞧著好看,一老就完,眼皮子往下耷拉,他又不愿意學女人去做拉皮,只能這樣了。

    “二爺。”

    看了霍忱一眼:“你先回去吧。”

    她顧不上霍忱了。

    二爺推著車門。

    “什么破地方,怎么住到這兒來了,媽了個xxxxxxx……”后面跟了一連串的臟話。

    越看越生氣,覺得辦這事兒的人就是腦子xxxx又一串臟話。

    “你怎么過來了,要帶我去吃飯嗎?”

    “吃什么飯吃飯,就知道吃飯,你住幾樓啊?”

    “七樓。”

    最頂層。

    二爺轉身叫司機樓下等著。

    自己跟著寇熇上了樓,他自然是瞧見寇熇和一個男孩子一塊兒回來的,不過這種事他才懶得去管,到了歲數談戀愛那就是正常,霍家的孩子十五六談戀愛多得是,反正不念書愛談就談被。

    上個樓梯,又開始罵人。

    嫌地方破,嫌樓層太高連個電梯都沒有。

    那襯衫領子開的也是大了點,他也是覺得熱,用手一拽,里面的紋身都跑出來了,看不太清楚但隱約能看見。

    霍忱回家,霍奶奶正罵著他,罵他成天和樓上的小妖女一塊兒玩,就見樓下上來兩人,妖叨的那個走在前面,后面跟了個老頭子,霍奶奶馬上收了聲。

    惹不起啊!

    看著就不是什么正經人。

    二爺掃了一眼,又罵了一串臟話。

    寇熇也是無奈,這才不到五分鐘她二爺嘴里一直蹦蝦。

    為啥蹦蝦?

    海鮮都死在他的臟話里了,死一個蹦一個,能蹦出來好幾盆。

    帶著人上了樓,開了門。

    二爺是寇熇的二大爺,但因為年紀的原因,寇熇看起來更像是他孫女,他今兒聽老九提起來的,說寇熇叫她爸給打出來了,一聽就火大了。

    女兒這樣的該削,打斷腿就老實了,可小七{寇熇她爸}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兒,那不是親生的啊?就下死手。

    八輩子沒打過人咋地,拿自己孩子練手。

    進屋鞋也沒換,沒有這種規矩。

    “你那眼睛怎么弄的?”

    “長了點東西動手術去了。”

    “你找死啊,這么熱的天你去動手術。”

    二爺罵了寇熇能有多半個小時,就覺得一個丫頭片子怎么比男的還能折騰呢,他是過來勸寇熇的也是過來玩下馬威的。

    “媽了個xxxxxx……”臟話一串,罵完看向寇熇:“你說說你要干什么吧,不想活了啊?不想活了就出門去撞車,天天氣你爸有勁啊?我問你啊寇熇,你自己說話摸摸良心,我們出身是都不好,不止你爸全家都這副德行,那別人瞧不起我們你還瞧不起啊?你一個姓寇的孩子你還瞧不起自己家,書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那讀書和不讀書的總得有點區別的吧,你這區別在哪里啊?變著法的糟踐自己人?”說著話指著寇熇的鼻子,這是他脾氣好,眼前站著的不是寇熇早就一嘴巴抽過去了,埋汰誰呢?

    死孩子,說什么自己不留點嘴德。

    “出身這個東西沒的選,陪不陪人的那事兒輪不到你管,你將來不陪人就行,老拿這事兒出來講臉上有光啊?你罵的是你爸嗎?你罵的是姓寇的所有人。”

    是把你大爺大媽們都給罵進去了。

    按照寇熇的說法,那地方不干凈啊,那她大媽們都是里面的。

    “你消消氣。”

    “你個小兔崽子,我消什么氣。”說著拿起來手邊的東西,他是盡量找了個比較輕的拿過來去砸寇熇:“你拿死威脅誰呢?你不怕死啊。”

    寇熇無奈道:“我錯了。”

    “你錯啥你錯。”

    二爺眼睛在桌子上找,他是真的特別想把桌子操起來去砸寇熇,可……

    舍不得啊。

    “我真的錯了,我不敢了。”

    “也就你爸下手輕,你換做我是你爸我就打死你,打死一了百了叫你天天氣我,生氣不生氣的你跑出去給人撿球二爺沒說這事兒不對對不對,事情得講道理,你不要他的錢那自己自找出路這對啊沒毛病。”

    累不累的,這些都是后話,寇家的孩子得有點血性,不然個聳蛋一樣的要她干啥。

    寇熇垂頭:“以后不這樣了。”

    二爺上腳去踢寇熇。

    可不是做做樣子,聽說了可把他給氣壞了,覺得小七也是個廢物,就一個孩子還管教不明白,除了打就沒別的章法了襖。

    “還以后,我就應該踹死你……”

    “二爺,我這身體虛呢,你改天再踢……”

    寇熇求饒。

    倒不是怕疼,而是覺得沒必要。

    長輩說你罵你打你都是正常的,她確實一直都沒好好吃過飯加上眼睛還在恢復期呢。

    果然二爺一聽,停腳了。

    “能吃啥啊?”

    “啥都能吃。”寇熇笑。

    “還笑,你個死丫崽子。”

    想想就來氣,準備帶著寇熇出去吃飯,他開了幾家餐館有一家寇熇平時還挺愛吃的,順帶著給寇鶴爍去電話,這什么破地方啊,讓她住,倒是給修修啊。

    “……你找個人把她這屋給弄弄,墻該整的整,女孩子住的地方不得干凈點啊,我說你們長心不長心?”完了又開始飆臟話。

    這種地方就讓小熇進來住?

    你怎么不讓她去豬窩住呢。

    帶著侄女出去吃了飯,瞧著寇熇的胃口確實不好,又在桌子上勸了幾句,順帶著把自己媳婦叫了過來,女的和女的之間好溝通,這臭孩子脾氣太犟,不勸開了以后還得犯傻。

    “我出去抽根煙,你們娘倆聊吧。”

    寇熇:“就在屋里聊唄,我不嫌棄你。”

    二爺:“我嫌棄你,看見你就眼睛疼。”

    二媽把寇熇摟進懷里,二爺的孩子沒有一個是她生的,她今年也快四十五了她也沒什么機會生,寇家這些孩子她就喜歡寇熇,小女孩兒嘛。

    “眼睛疼不疼啊?醫生怎么說的啊,什么時候好,不行二媽一會帶著你去醫院再瞧瞧……”

    “二媽……”

    寇熇無奈。

    她小時候二媽就總抱她,她都長大了還這樣。

    ……

    二爺正在給寇銀生去電話。

    電話通了就一通臟話。

    寇銀生將電話拿遠,一臉嫌棄。

    能不能行了?

    “二哥,你有話就講。”

    他還挺忙的。

    “我去看小熇了。”

    寇銀生聽見這個名字當做沒聽見一樣,他承認自己打完寇熇就后悔,但這次沒想接她回來。

    不接了。

    寒心了。

    “你他媽的就不能不打孩子嗎?那么大的孩子還是個女孩兒你總打她,她不記事你打打就得了,她都記事了還打,就不會點別的?你外面怎么回事沒人愛管你,聽那些人的回來收拾折磨孩子,還能叫個人啊?跟你講過幾千次,說和孩子好好溝通,她馬上就高三了,還能在你身邊待幾年?你把她趕出門把別人接進家,你要是不管她,我管她。”

    二爺越是講脾氣越是大。

    覺得就是寇銀生背后的死女人攛掇的。

    男人嘛,不就是這樣嘛,事業成功很有錢精神世界就空了,總得找點心理安慰。

    找安慰沒人管,但這是親生的。

    “二哥你別跟我提她,提她我就來氣。”

    “來啥氣?我們家寇熇哪里不好?哪里不優秀你給我講講。”二爺一臉得意,那這孩子就是挺好的,他看著挺好的,除了脾氣犟,那脾氣犟不是一個人的問題,你這個當爸的也有問題:“你身邊的那個女的趕緊換,也不是什么好貨。”

    寇銀生無奈。

    從來就不是任何人挑唆。

    就是他和寇熇之間的問題。

    聽他二哥在電話里罵,罵的賊難聽,寇銀生也不是沒有反省,他確實不懂得和孩子溝通,也溝通不了啊,你看那個死丫頭的樣子,是能溝通的樣子嗎?

    二爺比寇銀生大了很多,寇銀生出生的時候他兒子都老大了,對他來說寇銀生是弟弟其實更像是兒子。

    二爺勸弟弟:“養女孩兒就得有點養女孩兒的樣子,不能總是用拳頭巴掌解決問題,你得和她好好說,聽不聽一次不聽你就講十次,十次不聽就講一百次,該做的都做到了,她實在聽不進去將來遇上點什么那都是她的造化,人不和命爭也爭不過,可你說你這些年,你有沒有了解過你女兒交過幾個朋友啊?有沒有了解過她班主任姓什么?有沒有周末帶著孩子出去玩過?都沒有的話,我瞧著你這個做爸爸的也就那樣了,大哥別笑二哥,她不靠譜你也沒比她強哪里去。”

    寇銀生扯領帶。

    他特別想對老二飆臟話。

    你那么本事,你來教你來養!

    就會嘚嘚嘚的,看熱鬧誰不會?

    “我不管她?她現在過這么好的生活不是我給她的?我給她吃給她穿,從小到大她班上有一個能比她穿的好零花錢多的嗎?她要什么我委屈過她嗎?老子辛辛苦苦的賺錢養家,我還得和老媽子一樣的關心她想什么,她是我祖宗啊?”

    就是祖宗也不該這樣的啊。

    憑啥?

    生活就是靠個人去活,活成啥樣都是活該,他已經做的很多很好了。

    “放屁,賺幾個臭錢窮得瑟,她是你生的你養她不是應該啊,你還講什么委屈,她要是有個媽至于長成現在這樣嗎?一家子都是什么貨,寇熇現在這樣我覺得已經是老寇家祖墳冒青煙了,那孩子多好啊,成績多好,多爭臉,你說那九個捏到一塊兒都不如小熇一個。”二爺對著弟弟直接開噴,廢話少講,小熇就是好,就是你這個做爸的不行,真的要說欠,那是真欠:“孩子眼睛有毛病你就不管不顧的,她一個人去醫院動手術,我說你這心都長后背上去了,那叫眼睛。”

    “就是個麥粒腫。”寇銀生語氣淡漠。

    什么東西他不知道啊?他都問一百次了,醫生說暫時可以先不動手術,天氣不好,這個死丫頭,她就沒有一回是聽話的。

    叫她等天氣涼再去做,還是給做了。

    “住的那地方破的和什么似的,你趕緊的叫人去給收拾收拾。”

    寇銀生掛了電話,憋了一肚子的氣。

    就是這樣,只要和寇熇掛鉤,就絕對沒有好事兒。

    欠她的!

    欠的!

    二爺掛了電話,恨恨罵了一句。

    他們姓寇的就算是有錢了翻身了可骨子里的屬相改不掉。

    寇銀生給寇鶴爍打電話,他叫那寇鶴爍肯定馬上就到。

    說環境不行那就修吧,找人趕緊去弄,晚上接寇熇回自己酒吧,他現在住在這里,反正寇熇小時候也都是在酒吧跑來跑去長大的。

    晚上十點。

    寇銀生的車停在小區,他下了車,看著那棟樓。

    就算是寇熇五六歲的時候,家里條件不像是現在這樣有錢,但住的房子也比這個強,連個小區也沒有,明晃晃的樓棟誰都能進去。

    “寇先生。”

    司機叫了寇銀生一聲。

    寇銀生應了一句。

    “你在下面等我,我上去一趟。”

    抿著嘴上了樓,上樓時候習慣性想伸手去扶扶手,結果那扶手那個臟啊。

    寇銀生腳上干干凈凈的皮鞋踩到滿是灰塵的臺階上,他一路前行,抵達最高層。

    屋子里有人干活呢,樓下有老太太的聲音在叫罵。

    “大晚上的也不叫人休息,挨千刀的……”

    霍奶奶特別生氣,樓上那個小妖女和她八字一定相克,下午就開始砸,晚上還不休息,鄰居覺得吵過去敲門,結果人家根本不給開門,就連出來講兩句打擾大家休息了,可我們趕工,你說這是句人話,人話都不會講。

    寇銀生邁腳進了屋子里。

    不是破的問題,出租的房子被糟踐的已經沒樣了,客廳看著還行,畢竟之前貼的墻紙還能瞧,什么冰箱一樣的都是最低檔,寇銀生的眉頭皺了起來。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极速快三是不是合法 宁夏11选五购买平台 辽宁快乐12任选5遗漏 北京快3开奖结果 000048股票行情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爱彩乐 江西时时彩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2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选2195 东北期货配资网 广西快乐十分走图 沪市股票k线图 安徽十一选五的开奖查询 米牛网 北京快3和值走势图表 股票在线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