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579/

第86章 被雷劈過的基因
    “有人看到了,看到了我媽跳下來摔死在我奶腳前的。”

    其實她是認為她媽或許是想砸死她奶,不過跳的方向可能出現了一點偏差而已。

    扯扯嘴,惡意想要刺痛霍忱的心。

    “大概就像是你媽跑路是一樣的,你怎么能確定她是自己跑了而不是受委屈跑掉的。”

    “你想刺痛我?”霍忱撇嘴,輕聲道:“幾十萬啊,巨款啊,沒人逼著她卷錢跑。”

    “在金錢的面前,人性向來承受不住考考驗。”寇熇聳肩。

    一整個餃子送進嘴巴里,嚼嚼嚼。

    她吃東西很香的。

    霍忱上筷子去她盤里夾了一個,寇熇瞪他:“自己盤子里沒有啊?”

    拿著帶有你口水的筷子跑到我的盤子里攪合,能不能行了?

    那邊喬丹和侯鄴也是中午過來吃飯,兩個人對了一會題,喬丹比侯鄴的成績差了些,但也沒有差太多,能進一中的都是萬中選一的苗子,不會有真的很笨的人,兩個人并排進了餃子館。

    最近創城,搞的學校附近的小商販都不出來營業了,學生們也只能跑到各種小飯館來消費。

    服務員說了一聲:“只能拼桌。”

    現在滿員,沒有多余的位置。

    “拼桌就拼桌吧。”喬丹說。

    現在必須得吃飯,吃過飯休息一下,下午還得繼續考。

    再說這樣的天兒,實在不愿意遠走,這是學校附近最近的館子,價格還是很親民的。

    服務員帶著他們兩個往里面去,寇熇和霍忱坐在墻后面,這個方向看大門是看不到的,走到附近,服務員指指他們倆對面的半張桌。

    “坐這里吧。”

    喬丹:“……”

    侯鄴:“……”

    巧也沒有這種巧法的。

    巧的叫人尷尬。

    侯鄴認真思索片刻:“我們換家吃吧。”

    喬丹點頭。

    這坐在一塊兒可怎么吃。

    霍忱笑,看寇熇:“冤家路窄了。”

    你看吧,他當時說什么來著。

    寇熇瞪他。

    一個男的,干嘛三八兮兮的。

    看肥皂劇啊?

    很是無語。

    覺得侯鄴也是,拼桌就拼桌嘛,干嘛見到她好像見到了鬼。

    分手是做不成朋友了,那也不是敵人嘛。

    見他們要走,翻了個白眼:“還挺巧。”

    侯鄴無奈。

    寇熇既然都開了腔,他也不至于心眼比一個女的還小,坐了下來。

    喬丹無話對寇熇講。

    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地步,大家這朋友根本沒辦法做了。

    “考的怎么樣?”寇熇看向她問。

    笑顏如花。

    她是真的沒有什么可恨喬丹的。

    “還行吧,你呢?”

    “題不是太難,挺好的吧。”寇熇撇撇嘴。

    這種程度對她而言,真的就不算是個事兒。

    喬丹心頭一緊,也分不出來寇熇這話是隨便講講的,還是故意講給她聽的。

    服務員拿菜單過來,侯鄴和喬丹點了菜,對面吃餃子呢就不太想吃一樣的東西。

    桌子上多了兩個人,剛剛的話題自然不能繼續了,寇熇夾著茄子,喬丹突然說:“你瘦了不少。”

    哪里是瘦了不少,那簡直就是暴瘦啊。

    所以她還是因為侯鄴?喬丹說不出來是什么滋味,畢竟她了解的寇熇是不會糾結這件事太久的。

    “嗯,動了個小手術,胃口一直不怎么好。”

    “現在不就好啰,用不上一個月就胖回來了,胖成豬,死肥豬!”

    霍忱吐槽。

    按照寇熇這種食量,她不胖往哪里跑。

    寇熇則是一臉嫌棄,能吃是福,懂不懂?

    非要搞個紙片子的身材,哪里好看了,她就喜歡有力量感的,不然按照她現在的體重,叫人一腳就踹飛了。

    “你趕緊買單,少廢話!”

    霍忱笑的格外開心:“我請客,你買單!”

    他至始至終都沒說他要買單的對吧,是寇熇叫他請客的,那他請了呀,你付賬!

    寇熇沒好氣。

    “服務員,這里結賬。”霍忱舉起手。

    那邊服務員走了過來,寇熇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和他纏,這要是沒人,她把他剛剛吃進去的那些都給他踹出來!

    霍忱買的單!

    “去去去,給我買根雪糕,要巧克力脆皮的,買貴的!”把她氣到的補償。

    霍忱上手給了她頭一下。

    “除了吃,你還會嘛?”

    “會的多著呢。”她嗆他。

    付了錢,和座位上喬丹打招呼:“我走啦。”

    揮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寇熇是真的沒把這點事兒放心上,一開始挺生氣的,生氣的也是侯鄴沒把話講明白,但很快有更多的事情吸引走了她的注意力,侯鄴就被她扔開了,戀愛她也談過了,就那樣吧,什么甜蜜不甜蜜的,架倒是不少吵,侯鄴這人還總愛生氣,她不喜歡這樣的男生。

    晃晃晃,晃出餃子館。

    那頭霍忱花了三塊錢給她買了個巧克力脆皮雪糕,真的是超市里最貴的一根,三塊錢呢!

    “給你!”

    寇熇撕開皮兒,皮兒拍到他的后腦。

    “你想死吧你?”

    霍忱對著她就是一腳。

    兩人打打鬧鬧的就離開了,那脆皮雪糕還挺好吃的,她決定回家以后叫七哥給她買一箱,反正寇老七比她有錢,不熊白不熊。

    屋子里侯鄴只覺得那空調吹的有點涼,渾身不舒服。

    冷冰冰一張臉,喬丹問他什么他也是愛答不理的,有時候回答,有時候聽見了也當做沒聽見。

    下午考試準時開始,寇熇還是那樣,考試考就好了,不需要提前準備什么,考得好那是下了功夫,考不好那就是命了,你不念書還指望考出來好成績,這未免有點指望天上掉愿望的意思。

    考完兩人往車站走。

    侯鄴沒等喬丹。

    他回家是在學校這側等車,寇熇他們是要走到馬路對面去。

    “慢著。”霍忱喊住她。

    上手摸了她頭發,寇熇不耐:“你干嘛?”

    “做給你前男友看啊。”

    寇熇無動于衷。

    前男友怎么了?

    “你還真的把小三給演的淋漓盡致的,賤不賤啊。”她吐槽。

    順帶著踹了霍忱一腳,對什么感興趣不好,對小三感興趣,這個神經病!

    霍忱回踹了她一腳,覺得這個丫頭怎么就那么不上道呢,我幫誰呢?

    女的不都是希望給前任一點顏色看看的嗎?

    什么你過的不好,我就放心了。

    “當時我就說你那朋友不行……”

    “我這人不會因為男色和朋友干掰。”寇熇豪氣萬丈說著。

    ……

    她回了家沒一會,霍忱就跑樓上來了,不愛聽他奶念叨。

    那老太太不相信的話,你就是解釋一萬句也沒用。

    干脆跑了,省得耳朵疼。

    寇熇夾著電話正在給她哥講事情呢,聽見砸門聲,開了門。

    “買什么?”寇鶴爍抓著手機瞇著眼睛問。

    他還沒睡醒呢,這早飯午飯都沒吃呢,天天都這樣兒。

    “你下次來的時候給我帶箱雪糕,就那個小腳丫的巧克力脆皮雪糕。”

    寇鶴爍:“……”

    “你有病吧你!”

    掛了電話。

    他決定下次看見寇熇就把這個死丫頭挫骨揚灰,太可恨了。

    買雪糕你不會自己買啊?

    這種事情也找哥哥?

    “你怎么跑上來了?”

    “借你家躲會兒。”

    “還因為那錢?”

    不是都講清楚了嘛。

    霍忱不喜她問的太多,脾氣異常暴躁:“少廢話,該干嘛干嘛去。”

    寇熇指指這屋子,這是她家,叫她少廢話?

    樓下霍奶奶這一天也沒消氣,怎么想都覺得霍忱是無藥可救了,一想起來他那個卷錢跑路的媽,越是想越是覺得這就是遺傳基因啊,不怪老霍家的孩子不好,都是那些不靠譜的把孩子的基因帶歪了。

    不痛快呢,大女兒登門了。

    霍忱他姑空著手,自己一個人兒回娘家了!

    “媽。”

    霍奶奶一哆嗦。

    這是她頭一個孩子,你要知道的她是個重男輕女的人,可在對待自己親生的女兒,她是把女兒看得比兒子還重的。

    人生頭一次做母親,生了一個女兒,然后兩年就沒在懷孕,那能一樣嗎?

    眼珠子一樣的疼,疼著疼著就把女兒給疼歪了,或許也不是她給疼歪的,有些人就是天生的。

    霍清是個非常奇葩的人,是個完全圍著自我轉的這么一個人,她從來不考慮任何人的感受,只考慮她自己,也從來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么,錯也是別人錯,她不可能錯的,看事情看的非常糊涂又shǎ bi,誰好誰賴都分不清,里外不分的這么一個人。

    她一回娘家,準沒好事兒。

    霍奶奶腦仁生疼,太陽穴猛烈跳了兩下。

    覺得災難就要來了。

    果然!

    霍清進門就開始哭訴,哭訴婆婆怎么不待見她,丈夫對她怎么不好,小叔子有多不要臉!

    霍奶奶:“……”

    “你給我講講,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從頭講。”

    拉著老臉,聽女兒講。

    霍清家里條件不好,條件不好那錢就得省著花啊,之前她大女兒結婚她親自找到了小叔子家,告訴小叔子得花錢啊,小叔子花了五百,心想自己的孩子結婚還能拿回來,然后前幾天小叔子的孩子結婚,他就登門來通知了。

    霍清聽過以后表示自己知道了,完了結婚當天她也沒出現,錢也沒叫人給帶去。

    霍奶奶:“……”

    她是真的很想罵人。

    缺心眼缺到這個地步,她都想打人了。

    霍清哭,一臉委屈:“他昨天來家里讓我拿五百塊錢,說以后不和我走動了,我說不給他就搶,孩子孩子說我不對,等他下班以后他還打我……”

    霍奶奶很想說,不僅女婿打你,我都想打你!

    你孩子結婚,你登門去要錢,人孩子結婚通知了你,你和沒事人一樣的?

    “人讓你拿錢有什么不對的嗎?你家孩子結婚,人花了錢的……”

    霍清:“他拿那是應該的,他是叔叔的,侄女結婚怎么能不花錢……”

    霍奶奶:“……”

    “那人家孩子結婚,也是你侄子,你怎么不花錢?”

    “我哪有錢啊,我窮啊。”

    霍奶奶沒辦法,說多了也沒用,就這種拎不清的個性,你講破嘴她也聽不明白,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會有這樣的基因,傻乎乎的,這不就是個二百五嘛。

    小時候瞧著還挺好的,長大就完了。

    給霍清拿了五百塊錢,人回娘家是什么意思,老太太清楚的很。

    你說怪她總是埋怨命不好嗎?孫子孫子摳她的錢,女兒女兒這個樣兒,就沒有一個消停的。

    這個破家,還不如一把火點了,全部都毀滅了呢!

    有些時候老太太也想,自己上輩子肯定是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不然這輩子沒理由遭這樣的罪,那些孤寡老太太們都比她活的幸福,你說身邊圍繞的都是這種貨,能有什么幸福和指望可言?

    霍清拿到錢,果然就不哭了。

    霍奶奶嘆氣。

    “你說我怎么就生了你這樣的孩子,腦袋就和漿糊一樣,你還怪人瞧不上你,什么人能瞧得上你?打你也是你活該。”

    霍清瞪大眼珠子:“媽,我是你的親生女兒,你怎么講話的?你是恨不得我死啊,我被人打你還在這里幫他講話,當時要不是你讓我嫁,我至于嫁個這樣的男人嗎?”

    霍奶奶一臉生無可戀:“你要是不嫁他,你這輩子就當尼姑吧。”

    女兒的心高,可你缺心眼都缺到這個地步了,什么好人能娶你?

    女婿其貌不揚,可為什么愿意娶你啊?真的圖人啊?

    霍清可不認為自己有什么問題,有也是母親的問題,是母親不會看人,人家的媽給自己的孩子挑的對象都挺好的,她那些堂姐妹們過的都很好,就自己過的不好,過的不好的原因追根究底,就是母親的錯。

    “你就是重男輕女。”

    霍奶奶苦笑著:“我要是在你小時候重男輕女就好了……”

    她好好苛待苛待這個孩子,也許她就不這樣了,對著太好了,把她養的人事兒不懂,也沒比白癡強到哪里去。

    這基因就好像被雷給劈過了一樣。

    “你趕緊回家去吧,錢你也拿了……”

    老太太開始趕人了,她實在不愿意多見女兒。

    你說還怪她喜歡不起來女孩子?自己就這么一個女兒,這個德行的,下面一個孫女,霍敏那樣的,霍奶奶這輩子煩都煩死女孩兒了,看一眼就想吐。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幸运飞艇走势图手机版app 江苏快三平台下载安装 白小姐 北京11选5投注网站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 贝得来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 股票指数有什么用 体彩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2012上证指数预测 排列三专家推荐 七乐彩出号绝密算法 免费安徽快3计划工具 秒速牛牛怎么看走势 所有股票一览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