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07/

第111章 你怎么那么好看
    大中午,吃過飯的學生都在班級里睡覺,這是各班老師新規定下來的,要求中午午睡二十分鐘,困不困都要睡,就趴在桌子上睡,實在睡不著的就趴著干瞪眼也行。

    寇熇把霍忱的桌子給拉到走廊上來,他吃過飯剛上來那么一瞧。

    還以為是誰和他過不去,找打架呢。

    “誰把我桌子拉出來的?”

    站在走廊一吼。

    班級里回來的學生有些被他吵醒抬頭看了看,然后繼續睡。

    反正又不是他們拽出來的。

    “喊什么喊,我拽的。”寇熇閑涼涼走了出來。

    霍忱吼她:“我告訴你啊,趕緊把我桌子給我拉回去。”

    他不是不打女人的!

    最近真的特別想打人!

    寇熇將手里的卷子扔到他桌子上,拉過來椅子,“坐啊,我試試你的水平。”

    不能讓她白教,也得帶給她一點成績感懂不?

    他的雙眼放電,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她電冒煙了。

    怎么有這種貨?

    大中午最熱的時候,人家都趴著睡覺,叫他寫卷子?

    老子不學了!

    愛咋咋地!!

    “趕緊的,坐下啊。”

    她指指那椅子,覺得這人也是啰嗦,事兒多。

    霍忱轉身就走,寇熇從后面沖了過來,她是一著急直接跳他背上來了,不能叫他走啊,像是個猴兒一樣的攀在他后背,霍忱就想甩她,甩掉她,他不要面子的啊?

    學校這么多的人看著呢,他今天坐下來,明天的臉就都沒了。

    老師叫他罰站就算了,寇熇這怎么回事兒。

    “你給我下來。”

    寇熇不僅沒下來,而且抱得更緊,用胳膊肘砸他的背。

    霍忱剛剛吃進去的飯,被她砸的差點都給吐了出來。

    “不下來是不是?”

    突然加快步伐,對著墻走了過去,用力一甩。

    “你敢!”

    寇熇瞪眼珠子。

    “我有什么不敢的?”他抓著背上的山準備開輪。

    “我告訴你,你這叫欺師滅祖,一會打雷就直接劈死你!”

    她辛辛苦苦輔導他,他就這么回報自己的?

    說著話,自己比著打雷先把霍忱劈一劈。

    “下來,難不難看。”

    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想趁著沒人趕緊把人哄下來,不然被人瞧見真的很丟人的。

    喜歡是喜歡,喜歡是放在心里偷摸摸的一種心情,而不是搞成現在這樣,和豬八戒背媳婦似的。

    丟不起這人!

    再說,他早就想開了,他和寇熇這輩子只有做兄弟的緣分!

    “那你去坐。”寇熇挑釁。

    她說,他就得做。

    霍忱投降。

    “行行行,你先下來再說。”

    “我下來你就跑是吧?你當我傻呢你。”說著扯他耳朵:“我告訴你,你現在玩的這些都是我玩剩下的。”

    得意的笑。

    姑奶奶八九歲就玩這套了,你拿來懵我?

    霍忱冷聲道:“大姐,全部都在睡覺,我一個人跑走廊上來搞特殊啊?”

    “就是他們都睡覺才讓你去走廊的,互不耽誤,去不去?給句痛快話。”

    他補充一句:“我要臉。”

    “你還有臉嗎?考這么點分數,還臉呢,趕緊的。”

    樓梯那邊有幾個出去溜達了一圈,剛慢悠悠逛回來的,一上來就看見這么生猛的場面嚇了一跳。

    嚇一跳的第一反應就是吹口哨。

    “牛啊霍忱。”

    霍忱側目。

    你看吧,他就說會叫人誤會的。

    臉都丟沒了!

    “你下來。”

    寇熇從他背上跳了下來,指指那頭的桌椅,霍忱沒好氣噴她:“知道啦。”

    自己上輩子是不是殺了她全家?

    “哎呦……”

    “哎呦你妹,你再發出一點聲音踹死你。”

    同學:“……”

    “大中午的干嘛火氣這么大。”

    大家嘻嘻哈哈調侃了兩句,也是覺得霍忱還是牛逼啊,那時候是敵對,現在發展發展成了能隨便跳上他后背的關系,嘖嘖嘖……

    “哎,學校說什么不允許戀愛,果然這些規定都是給我們這些守規矩的學生制定的……”

    霍忱踹了對方一腳。

    守規矩個屁!

    霍忱走到自己班和12班的門后中間一坐,一副大爺我在此的姿態,抖著腿。

    他來了!

    怎么地吧!

    “人抖福薄啊,聽沒聽過。”

    她上來就踹他的小腿,卷子摔到他眼前:“做吧,我看看你水平,盡管我對你沒抱什么希望。”

    有不合時宜的笑聲飄了過來,霍忱惡狠狠瞪了回去。

    他抓了筆,開始寫卷子。

    “寫什么呢?我瞧瞧……”

    那人和他平時玩的也算是不錯,雖然不經常一起活動,但三中有事兒他幾乎都到場,不管怎么說他也是三中的一份子,不能看著學校的學生被欺負,想當初寇熇被人堵,他也是幫過忙的。

    拿起來溜了一眼。

    啥啊?

    啥?

    什么鬼。

    “你這是要考名牌大學啊,這么努力。”

    努力的都不像了。

    他們這些后面吊車尾的,對自己的成績早就自暴自棄了,一點想法都沒有了,就混唄,反正現在大學好上,考的再不好拿了錢也能念的。

    霍忱咬著后槽牙,過了好半天才道:“我是為了娶個好看的老婆。”

    “啊?”

    “沒聽懂啊?”

    對方點頭。

    “我這種貨色,高中畢業就去工作能找個什么樣的老婆,我喜歡漂亮的,有本事的。”

    同學呵呵笑了兩聲,把卷子還給了霍忱。

    想的可真多啊。

    才幾歲想那么多不怕老嗎,年輕就是要揮霍青春嘛。

    能不能娶漂亮的老婆,這不是天注定的嘛。

    擺擺手。

    他是沒什么福氣和好學生做朋友啦。

    想當年他考進三中,也是好學生中的一員,那時候多風光啊,家里誰不夸他,三中再爛那也是名校,一條腿邁進名校的大門就注定了他的非同一般,可今時今日呢,就連家里都已經放棄他了,名校畢業也有出去端盤子的。

    回到班級里往桌子上一趴,睡覺睡覺。

    趕緊趁著還有時間好好睡上一覺。

    霍忱刷著題,其實程度在這里擺著呢,他又不是天才,學的很沒力氣,如果不是有寇熇吊著他這口氣,他早就放棄了。

    學習能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的不過就是她那張臉好看而已。

    下筆。

    寇熇照著他的腦后給了一下。

    他沒理她。

    當她得了癲癇。

    心里罵著,就是仗著自己長得好看,你要是不好看,我早打你了!

    寫到中間,又連續被她拍了兩次頭,霍忱真的惱火了。

    老子不干了!

    拍桌子。

    寇熇懶懶看他:“你是豬嗎?說你是豬都侮辱豬,這么簡單的題還錯,我用腳都比你寫的好,你寫字怎么那么難看啊?我要是監考老師,光是看你的字跡,我就扣光你所有的分數,沒聽過說字寫得好看人就好看嗎?”

    霍忱咬牙:“沒聽過。”

    他的字就不好看,怎么了?

    天打雷劈啊。

    那來啊,劈他啊。

    她抓著卷子,一邊看一邊咂舌。

    “嘖嘖嘖……”

    他不耐煩聽見她嘴里發出這樣的聲音。

    她這張嘴最刻薄,沒長嘴就好了。

    她笑,突然說,“我要是你啊,我就……”

    他拿了筆準備hui jiào室,桌子也不要了,反正還有同桌的桌子可以霸占。

    “喂喂喂……”

    剩下的話你還沒聽見呢,不聽了啊。

    ……

    放學兩個人也是打打鬧鬧的上樓,他們一放學整棟樓都知道。

    問怎么知道的?

    就聽他們嚷嚷了。

    “你給我站住……”

    經過四樓,四樓的住戶開了門,臉色不善:“這都幾點了,說話能不能小聲點啊,有沒有公德心啊。”

    六樓和七樓的死孩子,天天放學都在樓洞里打打鬧鬧的。

    “抱歉啊。”寇熇呵呵笑著。

    霍忱是當自己沒有聽見,兩人上了樓,回到家都已經十點半了,霍奶奶天天兒都是這樣,晚上不困,早上不睡,霍忱回來她給熱了熱菜,然后開始叨叨叨。

    霍敏懷孕了,女人懷了孕不就能穩定下來了,又說今天兩口子買了一些水果過來家里。

    “……她這個眼光啊,你這個姐夫,這邊拉肚子那邊拉完又出來吃,吃完再去拉……”

    一言難盡的很,她覺得這不會是個傻子吧。

    你說說霍敏這眼睛,長了干什么用的?這找的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啊?

    “當初和人跑,跑回來就嫁出去,她找人倒是快,你說說哪里找的……”

    霍忱把碗里的飯扒了扒,拎著書包準備上樓了,他奶叫住他,“你等下。”

    “有事兒啊?”

    霍奶奶:“寇熇啊是個好孩子,不是個勢利眼的孩子,人家長得好心腸好,不過也是看我們一家子可憐,你別動旁的歪心眼子,你可高攀不起啊,別做那夢,喜歡就心里喜歡喜歡得了,要是她主動的那還勉強了……”

    她覺得孫子沒多大的希望,那小孩兒其實就是個人來瘋,也有可能是和霍忱就投了緣而已。

    “還有沒有事兒?沒事兒我上去了。”

    “上去吧上去吧,瞅瞅你拉著的那張臉,活像別人欠你一萬吊似的,我這輩子就該你的……”

    霍忱開了門出去上樓,霍奶奶罵著罵著放大聲音:“……你要是真的考好了,奶供你上大學。”

    砸鍋賣鐵也供你。

    但你得爭氣。

    和過去那樣似的,那可不行。

    霍忱聽到了,而且聽的很清楚,他又返身探了回來,嘴角含笑:“您老還是留著錢防身吧,我這樣的是考不上了,我爹媽都是那基因,我能有什么出息對不對。”

    霍奶奶被親孫子給堵的,張嘴就罵。

    “你這個小王八羔子,你就是個打工的命……”

    臭小子!

    不識抬舉!

    嘴上罵是罵,心里還是希望他能學好,那怎么可能不偏心呢,這是她一手養大的孩子,雖然總說他不好總罵他,不會盼著他不好的。

    虛掩著門,走了回來,看著自己媽瞪著眼珠子還沒睡呢。

    “這么晚了還不睡,趕緊睡吧,別折騰人了。”

    給老娘蓋蓋被,這到了晚上還挺涼的,自己老娘冷熱不知道,冷了她也不會拽被子的。

    “有我這樣的女兒你就燒高香去吧,我也不求別的,我是盡孝了該做的都做了,我就盼著啊,我家這個小畜生未來的路能好走點,別學他哥也別學他姐,順順當當的……我愛罵他那不著調的爹媽啊?你說他那媽多可氣……”

    老太太坐在這里嘮嘮叨叨的,這些話說出去就丟人,只能在家里講講,她也知道自己不會養孩子,會養孩子就不會把霍放霍敏養成這樣,可只有她的問題嗎?孩子也不是什么好孩子,不爭氣的東西。

    霍奶奶月底生日,難得姓霍的都聚到了一塊兒。

    老大媳婦掌勺,做著菜心里這個不愿意啊,那家里有兩個兒媳婦,老二的老婆就和客人一樣的只會坐著吃,后進門的就了不起唄?

    狠狠瞪了丈夫一眼。

    “行了行了,我媽一年也就一次生日。”

    霍磊他爸勸著自己老婆,你說他當老大的,他要是不買點菜,那就全部都吃空氣吧,他家老二那就是個極品,一毛不拔的玩意兒。

    “你家這一個個的我都惹不起,人家娶老婆就當成祖宗一樣的供著,我呢就只配當丫鬟,我當也就算了,那霍清也等著踩吃飯的點兒進門?”

    自己這大姑子,最不是東西。

    老太太背后沒少搭她,可她呢?

    缺心眼也了不起啊。

    缺心眼大家就都得讓著。

    這么一想,更是恨得牙癢癢。

    霍磊他爸:“她那心眼不全的,你和她一般見識。”

    打小他們幾兄弟就不和霍清玩,霍清腦子有問題,辦事情也辦不明白,就爹媽護著她,好好的人和二百五能計較什么呢,你說是不是。

    “人家心眼不全就可以一點活都不干,該拿的可沒少拿……”

    霍奶奶進了廚房就聽見老大媳婦兒陰陽怪氣的聲兒,她只當做自己沒聽見。

    “你回屋兒歇著去吧,我來做。”

    霍磊他媽倒是想叫老太太自己做,可不是怕別人笑話嘛。

    皮笑肉不笑道:“媽,我來吧,您今天過生日您最大。”

    可不最大嘛。

    自己嫁的是個什么玩意,什么苦都叫她吞。

    “我這生日過不過的也沒什么,你們兩口子孝順……”

    她能怎么說?

    哄著唄。

    誰讓家里的這些死孩子都能叫人挑出來短兒呢。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什么股票分析软件最好 大发快三首页 吉林快3基本跨遗漏一定牛 手机股票软件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牛2019 股票投资顾问公司排名 重庆快乐10分号码预测 22号涨停股票 河南快三玩法说明 2010年3月上证指数 上海快三最新版本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全天计划 排列七开奖结果公告 辽宁全运彩十一选五 快赢481最近12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