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15/

第119章 朋友,有煩心事啊
    霍忱哪里知道,他其實是上過寇銀生的名單的,可惜上了不到五秒就被無情刷掉了。

    *

    寇熇再見到霍敏,她差點沒認出來霍敏。

    這是霍敏?

    這是發了面的饅頭吧。

    霍敏已經壯的可以裝下曾經的兩個她自己,樓下沒人,霍敏沒進去屋兒,周末學校考試放學回來的還算是早,聽見樓下咚咚咚敲門聲,寇熇推了門出去。

    “好像沒人在家。”

    她歪著頭看著樓下站著的人。

    霍敏手里提著一個袋子,袋子里是她給霍奶奶買的一些熟食。

    一臉納悶,人能去哪里?再說她太姥不是還在家里呢。

    “哦,人去哪兒了?屋子里的那個老太太被送走了?”

    “好像還在。”寇熇回了一句,她視線來來回回掃到霍敏的肚子上,實在是霍敏變了太多,“要上來坐著等嗎?”

    “好啊。”

    霍敏上了樓,她沒有地方住的那個階段,其實是有想過來寇熇家住的,畢竟這里裝修的那么好,可這個小孩兒吧,看起來就不太像好相處的樣子,進了門,站在門口沒動,看看地面:“我是換鞋還是怎么樣啊?”

    “就這樣進來吧。”

    寇熇去開冰箱,找了牛奶準備給加熱一下。

    “喝牛奶嗎?”

    霍敏一愣。

    喝什么牛奶啊,她又不是小朋友。

    “你給我水就行,要是有飲料倒一杯也可以。”

    寇熇轉過身看看霍敏的肚子,霍敏見她對自己的肚子這樣的感興趣笑,以為就是小女孩兒對什么都感興趣唄,也有可能是喜歡小孩兒,雖然她自己也是個孩子:“覺得我很奇怪?我是懷孕了。”

    寇熇:“我覺得你胖了能有六七十斤。”

    霍敏:“……”

    這小孩兒的嘴……

    挑眉,笑:“嗯,胖了有五十多斤,我現在有一百五左右,懷孕需要給孩子各種營養。”

    寇熇冷靜地開口:“你胖的也太快了吧,這樣生完以后好減嗎?”

    霍敏對這些早就習慣了,減不減的到時候再說唄,生完也許就瘦了呢,再說肉都是憑本事長出來的憑什么要瘦回去呢,反正婚也結了孩子也生了,對形象基本沒剩什么要求了。

    “等你懷孕的時候你也會這樣胖的。”

    寇熇聳肩。

    你說是,那就是吧。

    她卻覺得并不會。

    霍敏的自控力相當的弱。

    “我奶帶著霍忱去哪里了?”

    寇熇:“不太清楚,好像把那個姥姥鎖在家里出去的。”

    一般霍老太太出門買菜的時候都會把太姥姥鎖在家里,那個老太太不會亂動的,平時不是坐著就是躺著,和霍奶奶聊天都很少,霍奶奶總說自己媽是傻掉了,她也不太愿意和自己媽閑聊,只有喂飯或者特別高興或者不高興的時候才會拉著老太太聊上幾句。

    “你們不是十點放學嗎?”

    “嗯,平時是,今天考試放的早。”

    “我買了一些熟食,一會給你留點。”

    霍敏這人不摳。

    “謝謝,但不用了。”

    “我下去等吧。”霍敏從沙發中起身。

    她發現自己和寇熇沒有什么可聊的,坐在這里感覺也怪怪的,頗有點她拿著自己的熱臉去貼寇熇的冷屁股,還不如下樓去門口等著呢。

    “他們應該馬上要回來了……”

    家里鎖著人呢,不會在外面逗留到太晚。

    霍敏是不愿意留了,但寇熇出聲留客她又不好意思拒絕,樓下有開門的聲音,霍敏找到了機會。

    “好像是回來了。”

    提著包拎著袋子下了樓。

    霍奶奶帶著霍忱可不回來了,霍奶奶拉著一張臉,見霍敏進門還一愣,她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自己都沒注意到。

    “怎么又回來了?”

    結婚了成家了就好好過日子,三天兩頭往回跑做什么。

    “給你買東西,你還這樣。”霍敏抱怨。

    孫女是多不值錢?上趕子不是買賣啊。

    霍奶奶黑臉,“成天就惦記著到處跑,懷孕了就老實待在家里。”

    “她這是去哪兒受氣了?回來拿我撒氣啊?”霍敏問霍忱。

    霍忱仿佛成了鋸嘴葫蘆,不該說的不說,倒不是他守口如瓶,他一個小孩兒對他姑的事兒是懶得管懶得同情,霍清在霍忱的心里那就是個奇葩,奇葩人干奇葩事兒,出什么結果他都不意外,反正最后買單的一準是他奶就對了。

    站了半天,什么也問不出來,霍敏把袋子往桌子上放,指了指,說里面都是給她奶買的豬頭肉。

    “你少吃點吧,自己胖成什么樣了,那肉那么肥,喜歡吃什么肉不好喜歡吃豬頭肉。”

    霍奶奶直接開懟。

    “得得得,我趕緊走。”

    霍敏告饒。

    她可不留在這里等著挨罵了,趁早開溜。

    她走了以后,霍奶奶又罵罵咧咧的罵了幾句,霍忱坐在旁邊的桌子上寫作業,霍奶奶罵完人看孫子的那側。

    “霍忱啊,長大了可得給你姑撐腰啊。”

    老霍家沒有能替霍清出頭的,還不是沒有出息的人。

    霍忱拒絕背這鍋。

    定定道:“我可撐不了,你也別指望我,她自己有兒有女的。”

    倒不是說他記恨,可他長這么大,他姑都沒伸手管過,那他憑什么就得管他姑呢?就因為名分上是他姑唄?還帶這樣的。

    他不干,也不吃這虧。

    “你個王八羔子……”霍奶奶翻臉。

    注視著自己奶的雙眼,他淡淡道:“你愛罵啥就罵啥,罵我沒良心也行,反正我要飯了不會要到她家門口,我富貴了她也別想沾我。”

    “你瞅瞅你那德行,你還沒怎么樣呢,還富貴呢。”

    霍奶奶氣不順,說出口的話就不好聽。

    今天女婿把女兒給打了,打的鼻青臉腫的,然后叫霍奶奶去家里了,霍奶奶也知道自己女兒是什么樣的,路上也做好了去了以后好好安撫女婿的心情,進了門瞧見霍清被打的那樣她也沒吭聲,可女婿不干了,坐下來和自己岳母掰扯這些年霍清是怎么生活的,對霍清的嫌棄屋子里都裝不下了,就差沒直接說霍清是個廢物了。

    霍奶奶忍了啊,可畢竟這些年也搭錢了,她搭女兒搭的最多,難道那些錢都霍清自己花了?

    霍清有一百個不好,但霍清嘴不饞啊,她從自己這里劃拉走的錢最后都是給女婿養孩子了,抱怨抱怨得了。

    打霍清的原因是什么呢?

    霍清把她老婆婆給得罪狠了,霍清的丈夫原本就不受寵,但不受寵不代表他不孝順,這一年到頭也就去看自己媽兩次,過年一次,生日一次,他就想啊,買點菜過去,可霍清叨叨叨,說對小的怎么好怎么好,這菜就沒買,到了老太太那兒,小的兒子就給紅包了,那大兒子不能眼睜睜看著啊,多了給不了,那給二百總行的吧,他剛說自己也給,霍清就表演上了。

    說她缺心眼那絕對不是污蔑她,老太太過生日她和老太太算舊賬,什么她過門沒給她買任何東西,她生了這個家的長孫老太太沒管過,要啥沒給啥,就沒特殊對待過她,現在還想她給包紅包?

    把自己婆婆氣的半死,指著兒子開罵,叫他們兩口子滾蛋走人。

    老太太原本是想說,她都這么大年紀了,手上有兩套房,那套大的她肯定要留給小的,沒辦法小兒子好,她偏心也不怕老大挑,將來養老她不用老大,她瞧不上霍清這個缺心眼的勁,結果可倒好,就嘴上說,還沒給她包這二百塊呢,你瞧著她連喊帶哭的,這個委屈勁。

    這兒媳婦娶進門,她才知道是個缺心眼,她后悔死了,可能怎么著,越接觸越發現,霍清簡直就是個奇葩啊,身上真的一丁點的優點都找不出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你不說我偏心嗎?房子我都給老二了,你愛愿意不愿意。

    霍清那能干嘛,老人的財產也是大家的,不給她一套大的也給她一套小的啊,她有兒子啊,將來結婚沒房子怎么娶媳婦,老太太話一落下,她把老太太給掀翻了,她打自己婆婆啊,那屋子的人能放過她嗎?

    先是小叔子和小叔子老婆打她,打完她,丈夫又上手打。

    她挨了大家的打,她能服嗎?

    叫娘家媽來替自己出氣的,結果就聽見丈夫數落她,問題娘家媽還不吭聲,就聽人數落她。

    當著霍奶奶的面,上手去打丈夫,結果沒打過啊,又被人打了。

    當著霍奶奶的面又挨了一頓打。

    霍奶奶真的是一個字都沒講,就親眼看著女兒被打的,然后領著霍忱回來了。

    回來以后心情能好嗎?

    自己一旦蹬腿,霍清那就完了,沒人搭錢你說日子怎么過啊?男人對她根本不存在愛不愛的,兒女也都煩她,想來想去她能要求誰?要求誰,哪個孩子能聽?只能將希望放到霍忱的身上,希望霍忱能看在自己養育他的份兒上,將來真的有錢了,別不管他大姑。

    可這也是個說說的話而已,沒太當真,霍忱卻直接懟回來了。

    霍忱摔了作業。

    “哎,我就這德行。”

    “我養你了,你欠我的。”

    祖孫倆這就犟上了,誰都不愿意退步,霍奶奶是心里有火,就變得不太講理。

    霍忱今天也是心情不好,頂著煙來。

    誰的面子他對不給。

    什么奶奶不奶奶的,不好使!

    “你養我了我將來還你,我不該她的。”

    “可得了,你還我?我指望你還不如指望一條狗來的有希望呢。”

    “那你就去指望狗吧,你以為我姑父能忍我大姑多久?哪個正常的男人能看上我大姑?她就是個神經病,二百五……”

    這些年出在她身上的奇葩事兒少嗎?

    她奶除了偷摸給錢,就不管了,這是愛嗎?這是害。

    霍奶奶真的是氣狠了,覺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失敗。

    養一個不成功一個。

    個個都這副樣子。

    霍清再不好,女婿數落她聽著了,現在淪落孫子來指責她了?

    反手就是一巴掌。

    這是她作為家長的尊嚴,霍奶奶不覺得孩子講錯話呼巴掌有什么錯,棒棍底下出孝子這話是很有道理的。

    “我養你這個白眼狼,你就和你那個沒良心的媽一個樣兒,你媽什么樣你什么樣,好的遺傳不到都把她缺德的遺傳到了,你那么本事別在這個家里住啊,愛哪里哪里去,你吃飯讀書哪樣不是我供的?還和我頂嘴,我指望狗怎么了,養條狗都比養你有用,養條狗還知道對著我搖搖尾巴呢。”

    “養你的狗去吧……”

    霍忱摔門下了樓。

    霍奶奶繼續罵咧咧。

    晚上十一點半,霍忱還沒回來。

    霍奶奶不太擔心,首先一個男孩兒能怎么樣,再說這也不是他頭一次不回家,也許去樓上了呢。

    樓上-

    寇熇在床上翻個身,拿著手機發微信給他。

    “我叫海底撈,上來吃不?”

    霍忱沒有回信。

    等了十多分鐘,她已經點了,霍忱還是沒回音。

    寇熇坐了起來,這人!

    死沒死啊?

    沒死回個信兒啊。

    “喂喂。”

    霍忱在附近的涼亭里躺著呢,這個月份過了九點天氣就涼下來了,他回來也沒添件衣服直接就出去了。

    手機響,他沒看。

    沒心思看。

    抱著頭躺在長椅上閉著眼睛,想起小時候他和他奶吵架,他也是這樣跑出來,就睡在外面。

    小孩子嘛,要臉面的,被人打了臉面,大人又不覺得是件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時候大冬天差點凍死在外面,可他寧愿凍死都不會主動回家求饒。

    他媽是他媽,他是他,是不是他媽做錯了事情,他得替著背一輩子?

    霍忱現在就想,干脆破釜沉舟算了,念什么書,想什么未來,這種垃圾地方留下來干嘛?受氣嗎?他不如一抬腿就走了,離開就好了,他以后是死是活和家里的那個老太太不相干。

    這種情緒越來越強烈。

    手機響了起來。

    吵的霍忱很鬧心。

    除了她,沒有別人這么煩。

    “你有病吧。”他接電話第一句就是嗆人。

    寇熇抬眉,瞇瞇眼。

    她之前有聽見樓下摔門,看樣子他這又是和他奶干起來了?

    “你在哪兒呢?”

    “在哪兒關你屁事兒。”

    “問你話呢,在哪兒呢。”

    霍忱不耐煩,“你該干嘛干嘛去吧。”

    寇熇,“霍忱,我和我爸剛吵了一架,不太想和你吵,我要去看電影,去不去?”

    寇銀生莫名背鍋,打了個噴嚏。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 新手机版福彩3d字谜画 北京快彩开奖 江苏11选5追号 天猫配资 安徽25选5开奖数据 极速pk10官网下载 广西11选五现在走势图 福建31选7任选一规则 云南十一选五 开奖结果 万人建仓骗局步骤 3b双彩论坛讨论专区 怎么样炒股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北京pk拾冠军计划免费 山东路桥股票行情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