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16/

第120章 嬉笑怒罵熇
    “你出來找我吧。”

    霍忱一條腿翹在另一條上,晃著腳。

    你說他們倆算不算是難兄難弟?

    吵架也選同一天。

    呵呵。

    其實想想,他慘那寇熇不也挺慘,有錢日子也是這樣過,他沒錢有什么差別呢。

    “你沒在家啊?”

    “外面躺著呢,就往后來那個小花園里面的涼亭。”

    寇熇道:“好,知道了。”

    大半夜十二點她套了件外套出門了,一出樓棟被風打了個透心涼,對霍忱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樣的天兒跑出去不回家,他還挺有骨氣的,霍奶奶也是,不知道又怎么戳到他肺管子了,這祖孫倆也是沒啥緣分愣是硬被推到一起的,所以就日日吵月月吵年年吵。

    沒過多久,她就找到霍忱了,這大半夜的不會有人出來閑逛的,又不是夏天。

    “你奶又怎么刺兒你了。”

    只消一眼,就知道吵的還挺厲害的。

    霍奶奶也算是她認識人當中的一名很獨特的老太太,孫子大半夜的跑出去,她就連找都不找,真放心啊!

    “不是說要去看電影?”

    寇熇就想,自己適合居委會大媽的工作,你瞧她調解的能力多強。

    畢業后找不到工作,可以來干這一行。

    “走吧。”

    正常的電影院哪里還有開到后半夜的,那不賺錢啊,但總會有不正常的。

    寇熇花了四十塊錢,買了包宿的電影票,一共散場,足足可以放到早上六點結束。

    城市以外的人來這個城市,落難了或者實在掏不出來錢住店了,這里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去處,前提膽小不行。

    偌大的空間,大半夜的沒什么人走動,你去個衛生間可能恍惚之間就會安全出口的綠光嚇的心臟病發。

    隨便坐。

    工作人員無精打采的指了指,然后就出去放片子了。

    廣告聲音太大。

    震得耳朵嗡嗡直響。

    寇熇心情不錯。

    “喂,你奶又怎么刺激你了?”

    霍忱用眼睛夾她,覺得她就是個小惡魔。

    總是從別人的身上扒傷口來抹平自己受到的傷害,寇熇就這樣的啊。

    “也沒什么,不過我不想在家里待了。”

    電影開始,里面一片漆黑。

    兩個人肩并肩挨著坐著。

    寇熇:“不在家里待能去哪里?學你姐啊,你姐是個女的,怎么樣都有男的接收。”

    他的話……應該也不會太難,但現在小了點吧,再說有錢的女人哪里那么容易撞上,沒錢的話他ài shēn也不劃算呀。

    怎么想,他現在都沒有什么好機會。

    難不成朋友從此就墮落了?

    哎呀呀。

    寇熇一想,覺得還挺可惜的。

    有好路你不走啊,你非要走一條黑路。

    說句不好聽的,就連賣你都不會賣啊,還怪你沒有出路。

    “想什么就說。”霍忱嗤笑一聲。

    她這臉上就差沒直接寫字了,嘲笑他啊?說啊,說出來,他聽聽。

    “跑出去能干什么呢,為了賭口氣,爽是一瞬間,下一秒可能就被打進十八層地獄了,你有什么可拿得出手的技能?出去要吃要住,你就那點錢花一花就光了,少年郎別把社會想的太美好,當然這個社會也沒那么不好,舉個例子,可能你想用臉換點錢,運氣不好點撞上一兩個心狠手辣的,哎呦你的身體啊,到時候就不是你能說了算的,什么香的臭的老的老掉牙的,沒你選擇的份兒。”

    她見過了走投無路的人,也見多了又蠢又瞎的人。

    人啊,別賭一時之氣,還有別抱僥幸。

    霍忱的腳舉到前面的椅背上,他被她嘲諷著,竟然莫名的覺得堵著的心突然就通了。

    “也是啊,沒你出身好啊。”

    “出身好有什么用,我是腦子好想法好,我努力的時候別人沒瞧見而已。”

    她也不想讓別人瞧見,瞧見做什么呢?她寇熇啊,就是天生的聰明,就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一切,老天爺就是對她偏心眼,就是把一切最好的都送到她的眼前手邊來了,嫉妒吧,羨慕吧!

    “你是挺壞的。”

    這點他見識到了。

    “說說吧。”

    “也沒什么,我家有個神經病姑姑,算了……懶得說她。”

    “你奶遷怒啊?”

    那就是老太太的錯了,自己生的女兒,有什么錯還能怪到孫子身上去?

    “她是覺得沒指望,想讓我答應下來以后照顧我姑,其實也沒真的指望我怎么樣吧,就是找個念想。”

    可能人活著就需要抱著一種希望。

    寇熇:“那你就隨便騙騙她不就好了。”

    這有什么難的。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啊。

    真話假話你自己知道就好了,何必那么當真。

    “你怕說假話將來天打雷劈啊?放心啦,雷公每天很忙的,顧不上你的。”

    霍忱:“我為什么要答應,那是我的責任嗎?她有兒有女的輪得上我一個侄子管嗎?我管得著嗎我,人啊得靠自己。”

    他就想把這句話送給他奶,送給他姑。

    誰有都不會是你們的,除了自己有。

    他姑窮,怪別人嗎?

    他姑缺心眼怪別人嗎?

    別老說缺心眼缺心眼的,她是傻子嗎?她怎么知道往家里劃拉錢呢,她怎么知道去別人占便宜呢,她怎么知道挑別人的呢,這些反過來就不行,這叫缺心眼啊?說白了就是他奶慣的,什么叫缺心眼,這種叫做不爭氣,自己愿意躺在爛泥里活著,那就活吧。

    淹死活該!

    “你這人,就是凡事太當真。”

    寇熇翹腿,腳晃啊晃的。

    霍忱,“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張張嘴就騙人。”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不能信,寇熇這種不能信,他媽那種更加不能信。

    寇熇無奈地看向他:“能騙人也是一種本事好嘛,我憑臉騙人這就是我的本事,你要是能學會我這功夫的兩層,我保你和霍奶奶天下太平。”

    “你和你爸又怎么了?”

    寇熇瞪他,“現在說的是你。”

    廳里的聲音實在太大,寇熇覺得這樣干坐到天亮很無聊。

    “我出去買點吃的。”

    小混賬肯定什么都沒吃呢。

    霍忱揚臉:“小心再遇上變態。”

    寇熇照著他頭給了一記。

    “不會說話就閉上嘴。”

    看你的電影。

    寇熇走樓梯下去買吃的,電影院的電梯早就鎖了,工作人員也懶得理她,反正花了錢愿意出就出,愿意回就回,自己趴在桌子上睡大覺,她從六樓爬下來,然后繞了一圈路找到一家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進去,掃了一些吃的。

    霍忱一個人窩在椅子里看電影,他不太喜歡看這些,也覺得沒太大的意思,不過這里的環境總好過涼亭。

    等了多半個小時沒見她回,是真的怕她再遇上喝多的變態,起身出去尋她。

    她平平安安站在一樓望天呢,興許也是賞月。

    他閑涼涼從樓梯間走出來,就見她仰著頭看天空,兩個人選擇在這樣的深夜里神出鬼沒,好在這并不是農歷七月,不然真的演的就是鬼片啦。

    “看月亮啊。”

    寇熇沒理他,依舊看著天空:“霍忱啊,我說我會算命,我能看到你的未來,信不信。”

    “看到什么了?”

    他滿不在乎發問。

    “一塌糊涂,狗屁沒有,要多慘有多慘,行不行?”

    霍忱呵呵笑了起來,一身陰氣森森:“這不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嘛,有多慘。”

    被她一講好像挺慘一樣的,他個人覺得也就還好。

    日子也就這樣吧,當咸魚當慣了也不需要翻身的。

    寇熇收回視線,歪著頭去看他的眼:“我覺得挺慘,沒學歷沒眼界沒有好的家庭甚至就連父母都沒,你是要什么沒什么,不可憐嗎?周遭的親戚一個比一個爛,就生活在爛坑里,和一些爛人比什么呢,可能將來娶老婆你都沒的挑,還要人家長得丑的挑你,你或許圖人家的條件好些也就愿意了,娶個老婆你都沒的選。”她一字椅子講著,戳著霍忱的未來。

    肉眼可見的,他的未來一團糟糕啊。

    霍忱感受著她的狠毒,這個死丫頭講這樣的話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習慣就好了。

    “你也說了,我就出生在這樣的家庭里,我能蹦跶到哪兒去呢,我就生活在爛泥坑里,我跳不起來的,不然你伸手拉我呀。”他笑。

    “才不要,我和你非親非故的。”

    她直接拒絕掉。

    “你看吧,你這個心腸歹毒的死丫頭。”

    月亮在他的眼中由遠到近,然后那原本黑漆漆的眼睛被點的徹亮。

    “我啊,教你一點,就是在你窮途末路的時候,你腦子里不要去想怎么賺到塊錢怎么讓生活過得去的錢,你要去想以后的錢,想以后的出路,這個世界上啊,除了你自己,沒人會幫你。”

    袋子往他的懷里一扔。

    “大晚上的和你講這些屁話,我真是腦抽了,回去吃東西去。”

    她的情緒轉化的很快,霍忱能接收到她的好意,跟在后面往樓上爬。

    “你等我以后,發達了我報答你呀。”他喊。

    寇熇故意說:“好呀,我等你報答,我看你拿什么來報答我。”

    “命行不行啊?”

    “開玩笑,你以為命是水果想給就給的啊?拿點切合實際的來。”

    “那給你人吧。”霍忱的心口亂跳。

    他沒辦法拒絕掉一個對他好的女孩兒,何況他確實一直就有點喜歡寇熇。

    寇熇問;“你覺得我像是缺喜歡我的人嗎?不要說我這張臉,就沖我這個家庭,排都排不到你啊少年。”

    “莫欺少年窮啊,少女。”

    “趕緊滾上樓去看電影,花了我四十塊錢呢。”

    他們來窩在電影院里看了一整夜的電影,最后直接在椅子上睡著了。

    霍奶奶這一宿也是沒怎么睡,心想著霍忱這個死小子又開始作了,但人都會保護自己的,他冷了就知道找地方躲了,餓了也會找東西吃,自己沒帶錢也會去找他認識的人,這點她說放心就放心,說不放心似乎還有點不放心。

    早早起來做了飯菜,喂了自己老娘,就等著霍忱回來以后她好開腔繼續罵他一通。

    不高興就可以離家出走是嗎?

    我養你,還養出來錯了?

    小孩兒就不該和大人頂嘴的,大人說什么你聽著就是了。

    大開著門。

    寇熇回來換衣服,她不像是霍忱,衣服穿了一宿第二天還能繼續穿,她接受不了。

    下樓的時候過來霍家幫霍忱取書包。

    “奶奶,我幫他拿一下書包。”

    霍奶奶松口氣,果然是跑寇熇家里去了,她就說嘛。

    “還拿什么書包,我看他干脆就別念了算了,念書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學了也等于白學,早點滾蛋走人,省得他看我來氣,我看他也來氣。”

    寇熇拿了書包,怎么進來的怎么出去的,她當霍奶奶講的那些廢話都是空氣啊。

    噠噠噠下了樓。

    霍忱是真的被寇熇講的現在沒有想跑的心思,怎么樣的也把高中畢業證拿了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對未來,他現在心焦,可晚了。

    自己清楚,腦子清醒已經醒的太晚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媽的!

    叫她說的,自己娶個老婆還不能按照喜歡的去找,這活的也太憋屈了。

    寇熇這張臭嘴……

    “你書包。”

    書包扔給他。

    “謝啦。”

    “舉手之勞而已。”

    兩個人去了學校,老閆今天來的早,正好撞上了,沒叫霍忱還是把寇熇給叫住了,老生常談。

    她是怕霍忱把寇熇的成績給拽下來,再說寇熇也沒有這種義務。

    “……現在都是爭分奪秒的,自己顧著點自己個兒就行,好心也不是這樣用的……”

    老閆真的是操碎了心。

    她真的把寇熇當成自己班的學生一樣的帶啊,把寇熇當成自己的家人一樣的關心,就因為寇熇成績好。

    寇熇嘻嘻哈哈和老閆開著玩笑,她和誰都能開起來玩笑,老師又不會討厭這樣的她,在喜歡她的老師那里,她總是有特權。

    “老師,你吃早飯了嗎?我出去給你買一份吧。”

    老閆;“……”

    “你別轉移話題,聽沒聽到老師講的話啊?”

    “知道知道。”

    老閆放寇熇回班級,寇熇沒一會就真的跑出去給老閆買了面包和牛奶,袋子裝裝好然后送到了老師的辦公室,反正里面沒人。

    等到老閆安排好早上的考試,她回到辦公室來去教案,就看見了桌子上的東西。

    從袋子里掏出來那張卡片。

    “老師辛苦啦,愛你愛你。”

    寇熇龍飛鳳舞的字跡,上面還畫了兩顆小愛心。

    她想哄人的時候,無論男女無論老少,只要她開口哄,都哄得住的。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斯达半导体会有几个涨停板 鼎牛配资官网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涨停后股票操作 广西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河北11选五一百期开奖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京东方股票代码 黑龙江22选5开奖时间 福彩排列七500走势图 幸运农场走势预测 浙江省20选5基本走势图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预测 四川十二快乐12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计算器 福建22选5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