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31/

第135章 前塵過往
    “人啊,可以貪錢,但貪成她那樣的就少有,以后少提她,一提她我就來氣。”

    不愛提。

    自己小叔子呢,也是有眼無珠,所以找了那么一個玩意兒,男人死了你跑沒人不讓跑,你把孩子管一管啊。

    太姥姥前腳搬走,霍敏后腳就搬了進來。

    到底還是磨的霍奶奶同意她搬過來住了,當然霍奶奶臉色也沒好看到哪里去,恨不得把霍敏祖宗三代都罵上,罵罵咧咧罵罵咧咧臭著一張臉。

    過年那天臉色都沒轉好看。

    霍敏和租房的人簽了合同,簽了整整一年,對方付她一整年的租金,錢拿到手,霍奶奶家的冰箱就被塞滿了,霍敏這人呢不摳但花錢沒有計劃,錢到手又開始得瑟,因為這一點把霍奶奶又氣的半死。

    老太太在廚房摔鍋摔盆。

    寇熇為了方便玩這兩天就沒回家,一直在三中這邊住來著,今兒一早寇銀生下了命令,叫她中午以前必須到家。

    寇熇不愛回去,回去看她奶那張臉她不愿意,不看她奶就她和寇銀生兩個人面對面過年她覺得也挺沒勁的。

    順著樓梯下來,就聽見老太太唉聲嘆氣的。

    探頭:“奶,怎么了呀。”

    大過年的干嘛這么不高興。

    霍奶奶臉上好像擦了鍋底灰一樣,反正不管是不是過年,她總有一種生活無望的感覺,她瞧見霍敏就鬧心,可以不讓霍敏搬過來,可霍敏手里沒錢啊,生了孩子沒人搭把手啊,你能看著她死去啊。

    “你還沒回家呢。”

    “打算一會走。”

    寇熇進了屋子,霍奶奶鍋子里燉肉呢,滿屋子飄香。

    “霍忱惹你不開心了呀。”

    “沒,就沒事兒嘆嘆氣。”

    老太太也不太愿意和寇熇講那么多,就一小孩兒,你和她抱怨這些她也聽不懂。

    “大姐搬回來住了呀。”

    霍奶奶冷笑:“她不搬回來她怎么辦,懷孕這些個月了,一毛錢攢不下,拿到錢了就知道吃,那張嘴啊不吃點什么她就能去死。”

    這點上寇熇站霍奶奶戰線,她也看不上霍敏。

    霍敏真的是她見過女人當中的極品,雖然不干什么極品事兒,但就這個對生活的態度,完全不能理解,她也愛吃但到不了這個愛吃的程度,就這個人站出來,你能看見的就是她滿身的缺點,找不到優點。

    “她自己的生活叫她自己過吧,您老就別跟著操心了。”

    “我愛跟她操心。”

    她是恨孫女不爭氣啊:“她媽早就沒了,家里誰都指望不上,自己都要當媽了還這個德行,以后孩子生下來誰總貼補她?”

    做奶奶的能管一回,能不能管永久?霍清是她生的,她管就管了,孫女她沒有責任的吧。

    “船到橋頭自然直。”

    “寇熇啊,你趕緊回家吧,大過年的還在外面溜達。”

    老太太現在是煩到了極致,看見寇熇也開心不起來,也不想和小孩兒交流這些家庭瑣事,等肉燉的七七八八她準備上樓去找鄰居吐槽去。

    “好,那我走了。”

    離開霍忱家,她下樓就回了家,也沒瞧見霍忱,給他發了微信他沒有回。

    也不知道瘋跑到哪里去了。

    回到家,家里果然熱鬧,傭人在打掃屋子,廚房也在備菜,中午還好,到了晚上是要開幾桌的,姓寇的都會到寇銀生這里過新年,寇熇進了屋子里,寇銀生叫她:“你去把對子貼了。”

    寇熇:“……”

    忘了這活了。

    年年都是她貼。

    累死她算了。

    她家這房子舉架高啊,準備的都是加長的梯子,寇銀生迷信,所以對聯年年要貼,不僅要貼還不能假他人之手,家里一共就兩人,不是他貼就是寇熇貼啊。

    “歪沒歪?”

    傭人往后退了退,給寇熇指正方向。

    貼完對聯,進了門沒有意外瞧見她奶了。

    對她奶這個時候出現在她家,她早就習慣了。

    進門愛答不理大著舌頭叫了聲人,“奶……”

    寇奶奶也沒給自己孫女面子,哼都沒哼一聲,祖孫倆現在就僵在這里,老的想生吃了小的,小的恨不得一腳踹死老的,但中間有個寇銀生,誰都沒辦法出手。

    奔著樓梯走過去,寇銀生從廚房晃出來叫住寇熇:“大過年的悶在房間里做什么,你就不能在樓下坐會兒。”

    眼見著就到中午了。

    “我困,我想回房間睡覺。”

    寇熇不給她爸面子,徑直上樓了。

    寇奶奶看老兒子,然后又開始嘰歪;“你就慣著她,你看她有點樣子嗎?規矩規矩不懂,禮貌禮貌沒有。”最可恨的就是耽誤她兒子,銀生為什么不再婚啊,不都是因為這個死丫頭片子。

    想想寇銀生為了寇熇都不肯再婚,老太太就恨的嗓子眼冒血漿。

    這女兒比誰都重要啊,比命都重要了。

    看不慣!

    寇銀生剛去廚房露了一手,雖然做菜他也不太行,但畢竟過年嘛,給丫崽子炸了個小饅頭,結果從廚房一出來,一個小的一個老的沒有一個好臉色給他看。

    “媽你也沒睡好啊?你沒睡好你也回房間去睡。”寇銀生沒有好氣道。

    家里成天雞飛狗跳的,大過年的就不能消停消停。

    寇奶奶就是困,看完寇熇能被氣的三天三宿不睡覺都精神。

    “我說不過你,你女兒那比任何人都重要。”老太太翻蓋子不干了,扭頭就回了房間。

    那保姆肯定得跟著啊,畢竟寇熇她奶年紀大了時刻得有人跟在身邊,保姆侍候寇老太太也好些年了,你說這也怪,就這老太太硬實到什么程度,和咸菜梗一樣的,這么一大把年紀就是不堆。

    開了門,扶著寇熇她奶進屋兒。

    “老太太你要不要先吃點什么?”

    寇奶奶說要看電視劇,看港臺電視劇。

    她就喜歡看那種豪門連續劇,看里面的老太太們說一不二,她也搞不清為啥大家都是有錢人的媽,人家電視劇里那些老太太們說句話誰都聽,自己講一百句,兒子們都當狗放屁忽略了。

    她學電視劇里的人,她也把自己打扮得一身富貴,也學人家戴翡翠鐲子,也想學人家說一不二。

    “你說我這些孩子,怎么就沒一個孝順的呢,小七最不孝順。”

    其他兒子不孝順就算了,可小七不應該的,她花在寇銀生身上的精力最多,偏愛的最多,到最后什么都沒換回來。

    保姆叨叨勸:“寇先生對您已經很孝順了,您看新年的衣服,您戴的鐲子還有家里吃的喝的用的花的……”

    依著她看,寇銀生那就是孝順兒子的代言人了。

    這么大歲數的老太太,家里有保姆有廚師有司機,還要怎么樣?這種生活已經是別人想都不敢想的。

    “那些都是虛的。”

    保姆知道老太太的心結就是寇熇,她也鬧不明白,為什么那樣恨寇熇,就僅僅因為寇熇是個女孩兒?那您自己呢,不也是個女人,干嘛不把自己弄死。

    老太太躺在床上看電視劇,時不時要指揮指揮,覺得電視劇也是瞎演,看了一會又瞇了一會。

    她的想法就是,自己得好好保重自己,她得活時間長一點,不能便宜寇熇那個混賬。

    睡了能有十分鐘吧,就醒了。

    坐了起來。

    “要喝水嗎?”

    保姆問。

    “我得出去看看。”這老太太不知道想起來什么了,坐起來不停緩就下床要往外去。

    平時她不這樣的,睡醒以后要緩上幾分鐘,她看電視里講老年人醒了以后不能著急下床,那以后就養成這習慣了。

    出了臥室門拐出來就瞧見寇熇搞了一身的黑,從上到下處處黑。

    臉徹底黑了起來,張嘴就罵:“這是過年,你大過年的找不痛快呢,不能過你就給我滾!”

    寇熇扭頭看過來。

    眼睛里閃爍著不善的光。

    寇銀生目光落在寇熇衣服顏色上,壓低聲音:“叫司機送你去吧。”

    寇老太太咬緊后槽假牙,見兒子一副無事的姿態她就搓火。

    “你回樓上把衣服給我換成紅的。”

    指著寇熇的鼻子開罵,“你就是個瘟星啊,大過年的還折騰,你媽是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值得你年年大過年的作妖?你不是總說我逼死她的嘛……”

    “媽。”寇銀生出聲警告自己媽。

    他這火也搓了起來。

    他這火發泄出來,不是寇熇她奶承受,那就得是寇熇承受了。

    可寇奶奶忍不得,她覺得已經忍了這么些年了,死丫頭沒完沒了的折騰。

    “你媽帶人回家被我撞了一個正著,我說她兩句不應該說嗎?你偷人就偷人,你偷到家里來……”

    老太太的指甲死死摳進了手掌心里,她不覺得疼。

    那一天她到現在都忘不了。

    寇銀生搞生意,走偏門被人搞進去了,當時咨詢過律師,說是真的判恐怕會判的很重,家里能想的辦法都想了,老太太最后實在沒轍了,她記得自己這兒媳婦沒和兒子結婚前跟過一個挺了不得的人,叫兒媳婦去求,想什么辦法都得把人撈出來,蹲十年那人就徹底廢了,人生就徹底完了。

    當時二爺也是這意思,一個老太太而已,她也想不到這樣的方法,二爺在外面活動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結果就是,有人要弄寇銀生,你把家里的錢都搭進去也沒用,他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真的要救,就得想辦法。

    可寇家沒有任何的辦法,他們不認得任何牛逼的人物,想來想去,想到了寇熇她媽身上。

    寇熇她媽年輕的時候那是個很傳奇的人物,長得那叫一個好看,不能說命怎么樣的好,也跟過好幾個人最后被人包了,包她的人是個挺了不起的人物,不僅僅是有錢的事兒,那人也是真的喜歡寇熇她媽,變著法的哄她開心,持續了兩三年這樣的關系,那金主呢要結婚了,是聯姻,男的呢對寇熇她媽是真愛,提出來過想讓她生個孩子,無論是男是女,這樣寇熇她媽未來也能有個依靠,結果寇熇她媽也是想法不一般,被包的階段就愣是做了節育,時間一到,不談感情只談分手。

    把對方還給傷夠嗆,可喜歡啊,能怎么辦,只能讓她走,給了很多的錢就怕她不夠防身用的,寇熇她媽肯定是不會干回老本行了,有了錢轉行了,開了酒吧,那個時候寇銀生是她酒吧里的服務生。

    人和人的緣分其實就是這樣,你也講不清這是一份好緣分還是一份糟糕的緣分,兩個人就看對眼了,看對眼就在一塊兒了,那個時候寇奶奶沒有那么厭惡寇熇她媽,畢竟大家出身差不多,寇銀生也就那樣,加上寇熇她媽有錢啊,剛剛接觸到有錢人,她樂不得去拍兒媳婦的馬屁,住到一塊兒,一直到有寇熇兩個人才結婚。

    結了婚寇熇她媽對生意就不太上心了,加上覺得有那么多的錢這輩子夠花了,她沒有什么大志向,覺得有錢買新衣,有錢吃喝那就可以了,懷這個孩子就回家養孩子去了,生意都交給寇銀生了,她是真的很喜歡寇熇,孩子生下來她一手帶的,說是心肝寶貝一點不為過,夫妻倆看這孩子就跟看眼珠子一樣的,八百輩子沒見過孩子一樣的喜歡,寇銀生雖然不帶孩子,但他每天回家都要看一看寇熇,寇熇長大了他就帶著女兒出門,去哪里都會帶著寇熇,生意交到寇銀生手上之后,那是寇銀生的第一步翻身,當然你做人有多風光背后就有多少人恨不得你死,太出風頭了,人踩在幸運階段就不會太去提防,直接栽了。

    寇熇那個時候都七歲多了,剛被她媽送去讀小學,結果去了兩天又不讀了,總是哭,也不聽老師講課,她媽就想實在不行就正常上學別提前了,為寇熇她正鬧心呢,婆婆來求她了,跪在地上怎么拽都不肯起來。

    事情就這么個事情,旁的人都搭不上手,要救寇銀生就只能靠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她同意了,可她同意沒用啊,得能伸手的人愿意上鉤才行啊。

    那人反正對她顯然是余情未了,你說一個男人愿意無條件幫你,那不可能,他的想法挺簡單,要求寇熇她媽離婚,離了婚把孩子帶走,不是他的孩子他當親生的養,寇熇她媽心眼也多,想著這不是一覺的事情,要控制在一覺之內那自己怎么樣也得留個后手,她沒料到這個后手留的最后把她自己給搭進去了。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好运快三怎么下载 甘11选五遗漏一定牛 全彩3d福利动漫 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北京pk拾是骗局吗 吉林11选5网上机选 股票融资门槛ˉ杨方配资 平特一肖怎么挣钱 青海11选5电子走势图 甘肃11选五手机版 黄南股票配资 上海快3计划 天津11选5任五遗漏 秒速快3开奖客服电话 赌3个色子猜单双技巧 排列五走势图3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