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41/

第145章 我們玩個游戲,叫LOVE
    “那那……沒有錢的就沒學習好的了啊。”霍奶奶覺得成績不好,那就是為自己找借口。

    還是那句老話,誰誰誰家,父母都不管孩子,人孩子直接上清華了,那是補習補出來的嗎?明顯不是嘛,就是你不夠努力。

    霍忱:“有好的,人家父母不見得笨。”

    霍奶奶:“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什么叫不笨,比你爸媽聰明到哪里去了,你媽那見了錢不就卷著就跑了,還不夠聰明啊。”

    老太太說著說著就下道,說著說著就捅人傷口。

    反正講什么,把你媽扯出來鞭打幾次那就對了。

    這個人我不僅要把她釘在恥辱柱上,我還得時不時拿出來當個反面的例子講講。

    大家都是普通人,誰比誰強哪里去了,什么都別說了,人家就是命好,攤上個好孩子。

    霍忱不想去想,也不愿意去多了解他奶的想法,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成績不好那就是不努力,可能他要是多努努力他也能進清華,呵呵!

    寇熇是一覺睡到了中午十二點,被陽光給照醒的,睡覺之前那窗簾沒有拉好。

    人是清醒了但意識還沒有回籠,胳膊橫在臉上哼哼:“誰沒拉好窗簾啊。”

    真是煩!

    整個腦子都是炸掉的狀態。

    破窗簾!

    破房子!

    怪上房子了,因為這是舊房子,所以沒有給她搞電動窗簾,她之前就隨便扯了扯,沒想到沒拉嚴實,她睡覺又不能透光,有點光就睡不好,哼哼唧唧,唧唧哼哼。

    閉著眼睛努力尋找睡意,可實在是醒了以后就難以入睡了,從床上爬起來,腳在地上劃拉了好幾遍才找到自己的拖鞋,還穿錯腳了,就這樣進的衛生間,往坐便上一坐。

    她幾點睡的來著?

    抓抓頭發。

    在洗手間沖了一下,人才清醒過來,看著鏡子里的人眨眨眼。

    那大黑眼圈的人是她啊?

    上手摸摸自己的臉;“不是說什么天生麗質嘛,雜有黑眼圈呢。”

    這么大就出黑眼圈,以后可怎么了得。

    貼了眼膜,然后外面又貼了面膜,對著鏡子拍拍打打的,拿著手機準備叫外賣吃,可惜營業的店不太多。

    手機扔到洗手臺上,往外走,走了沒幾步又返身回去拿手機,進入微信,找到霍忱的微信,私他。

    “今天有事兒沒?”

    霍忱聽見手機響,看了一眼時間,大小姐可能是睡醒了。

    “干嘛?”

    “問你有沒有事兒,你回到有或者沒有就好了。”

    寇熇有些起床氣。

    “有吧。”

    “有就有,什么叫有吧。”

    還有毛呢。

    他氣的把手機扔到了一邊,不回她,省得她跟個刺猬似的,逮到誰刺誰。

    寇熇握著手機,她這講話呢,他人怎么就沒影子了?

    去開冰箱,找出來燕窩喝了一碗,昨天話說的太多,罵他罵的嗓子都痛,蓋上罐子帶上冰箱門,大開著門穿著拖鞋直接下樓了。

    下面就是他家啊,大門開著呢,直接進就好,邁著步子進門,探頭。

    “霍忱?”

    霍忱抱著頭在床上挺尸呢,想睡又睡不著。

    霍奶奶還在繼續看各個臺的晚會重播呢,看見寇熇進來,招呼她進屋。

    “進來啊。”

    家里也就是那些過年可吃的東西,瓜子糖一類的,不過現在的小孩兒和過去的孩子可不一樣了,瞧不上這些,但招呼還是得招呼啊:“寇熇啊,吃糖。”

    “我不吃糖奶奶,怕老!”

    霍奶奶聽的一愣一愣的,她就覺得這孩子歪理一套一套的。

    她吃了那么多年的糖,她也沒覺得自己比別人老了。

    “霍忱,叫你呢。”她立在門口叫他。

    霍奶奶抬抬眼皮子,叫了孫子一聲:“霍忱,寇熇來找你了。”

    怎么樣也是跟著人學,你瞧瞧這孩子的態度。

    “干嘛。”他抬下巴往門口去看。

    “我去上課,一塊兒去啊。”她騙他。

    上什么課,她是那種大過年會去上課的人嗎?

    很顯然不是的。

    再說初六學校就開始恢復上課了,那么和自己過不去做甚!

    “不去!”他一口拒絕。

    他這腦子現在還疼呢,還沒緩回來。

    他就發現了,這寇熇就是個神經病,她和正常人一點都不一樣,一到晚上她就極其興奮,控制不住的那種興奮,到了白天就成了死狗!

    霍奶奶輕輕咳了一聲,“在家躺著干什么,和寇熇去吧。”

    自己花錢補課又補不起,人家既然免費叫著你去,那就去吧,這也不算是占便宜。

    老太太愿意讓孫子去,這不是有這個便利條件嘛,沒有那還講啥。

    寇熇:“快起來。”

    “你管好你自己吧。”

    寇熇進了屋子,上手去扯他,順便數落他:“你怎么就那么懶呢,一個男人一旦懶那就徹底完了,將來你要養家你要扛生活在肩上的,快起來振作起來。”

    霍奶奶頗為贊同地點了點頭。

    她覺得這話講的挺有道理。

    是這個理兒,男人女人就都不能犯懶,一人懶那就完蛋!

    “快起來吧,跟著去看看。”

    霍忱生無可戀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跟著她上了樓,沒有進門而是站在大門口等她,這位大姐說就洗個臉結果洗了多半個鐘頭,他不停看自己的手腕,提醒她:“你是在里面下面條嗎?”

    這個時間,一碗面都煮熟了。

    寇熇眉筆沒拿穩,他一喊她就畫歪了,擦掉重新來。

    “催催催,好好等著!”

    “你干什么呢?我回去了啊。”

    他又不是干保安的,一直站在門口有聊沒聊啊。

    五分鐘以后,她終于舍得從洗手間出來了,手里拿了個包,挺大的包,穿了鞋推他。

    “催催催,就會催。”

    咣當一聲帶上門,和他一前一后下了樓。

    下樓的時候還遇上了二樓的鄰居,也是個奶奶,這把歲數那和霍奶奶不可能不熟悉的呀,笑著打招呼:“霍忱出去啊。”

    “嗯。”霍忱比較高冷,和這些奶奶們一貫如此,回答的不熱情,稍顯冷淡。

    “你們倆關系到挺好的。”老太太呵呵笑著。

    全樓都說老霍家的孫子搞對象了,對象就是七樓租房子的那個丫頭,據說家里可有錢了,真的假的不清楚,但屋子里擺的東西好幾十萬呢,但是吧,大多數的老太太們都不太喜歡寇熇的,覺得寇熇這女孩子怎么講?瞧著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再說她家里不是來鬧過嘛,聽說她媽出身也不好,雖然大家沒有她條件好,可都是正經人出身啊,那是什么玩意兒。

    霍忱沒理睬對方,和寇熇徑直出了樓棟。

    她嚷嚷著沒吃飯,先去了爸爸炒料。

    “干嘛,進啊?”

    站在門口,他不進去,她扭頭看他。

    大哥,你還需要我請你進去嗎?

    霍忱冷眼瞧著爸爸炒料的牌子:“你能不能換一家吃?”

    只有這么一家店是營業的是嗎?

    “它家不好吃嗎?”

    “好吃也不用總來吃吧。”

    他對她挺無語的。

    寇熇是喜歡吃什么,就一口氣吃個夠,吃到膩歪了為止,如果不膩,她就會一直吃一直吃。

    “走吧。”

    扯著他進了門。

    她必點的,牛排骨,她覺得好吃啊,怎么吃都好吃,還有黃喉,鴨腸的話這個沒有海底撈那家的好吃。

    點的七七八八的,然后她負責低頭吃。

    “你一會去哪上課?”

    補課嗎?

    寇熇:“補什么課,我去上舞蹈課,你陪我去。”

    霍忱:“……”

    他說:“我是該你的,還是欠你的?”

    說完抬腿就要走,這個死丫頭,用人不當刀啊。

    這是騙!

    騙,懂嗎?

    她這嘴里嚼著排骨,口齒不清,帶著一絲絲的困惑:“你不是沒事兒嘛,那就陪我一會唄,回家你也沒有事情做。”

    不是這個道理嗎?

    完了,晚上她幫他補課不就好了。

    霍忱有些惱,她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

    他已經退后了,盡量讓兩個人的距離保持在朋友之間,她這樣算什么啊?

    把她的話細細在吼間品味一番,他對她還是有所了解,放在膝蓋上的手握緊又放松。

    “大小姐,總吃一樣的飯菜我也會膩。”

    寇熇歪著臉看他,“為什么?”

    不好吃嗎?

    “總吃就會膩。”他道。

    她點點頭,好像明白這個道理了,但開始哄騙他,“那跟我一起吃呢?”

    看著她也膩嗎?

    應該不太會的吧。

    霍忱愣住。

    “你問我菜還是問你?”

    “都是。”

    他皺眉。

    “回答不出來?”

    “你知道你問我的是什么問題嗎?”

    這超了朋友之間的界限了吧。

    寇熇循循善誘:“知道啊,問你呢,那陪我來吃呢,我覺得好吃,你也覺得吃多了膩。”

    說完嚼了嚼嘴里的鴨腸,別有深意笑了笑。

    寇熇懂的很多。

    她知道男人要怎么撩。

    說句不好聽的話,這是遺傳基因里面就自帶的功能,她的父母這行出身的,她小時候見多了這樣的場面,她記憶里最深處記得的就是,她媽剛去世的時候,二媽還不是她二媽,只是酒吧里的一名員工而已,做什么不用猜,就是你所想的那樣,可她二爺吃那套,寇熇幾乎是見證了所有有手腕女人的成長,她幸好是個女孩兒,她一旦是個男的,恐怕花起來就沒別人什么事兒了。

    有些時候就是這樣的。

    你也鬧不清,什么時候你的思維就開始發生改變了。

    她瞧不起過霍忱,當初把霍忱一腳踩到爛泥里的人也是她。

    他沒吭聲。

    這個時候最保險的作法就是,什么都別說,什么都別問。

    點到即止。

    她笑著說:“怎么,覺得我不好啊,不是說喜歡我的嗎……”

    他講的啊。

    霍忱:“……”

    最后就演變成了,他陪著她去上課,她在里面上課,他在外面發呆。

    舞蹈室外面有一排長椅,是給人休息用的,商場的七層就是電影院,所以六層也有很多人走來走去,透明的玻璃里都是姑娘們在跳舞,男孩子不太多,斜對面就是射箭基地。

    霍忱百般無聊坐在長椅上打哈欠。

    寇熇已經進去一個多小時了,她總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嘛,里面還剩三個女生,別的教室出來幾個女生,有一個捅捅自己的同伴,用下巴比了比長椅的位置。

    好看的小哥哥呀!

    可撩!

    這種年代,搭個訕算什么,這是溝通的一種方式而已。

    兩人對視一眼,覺得可出手。

    誰不喜歡好看的人呢。

    “坐一下坐一下吧,累死人了。”

    兩個人坐到了霍忱的旁邊,霍忱皺著眉,考慮要不要站起來。

    他還挺不習慣和女生接近的,到不至于說和學校的女生不講話,但大多數他和那些女的沒有什么話可聊,特殊也就特殊在寇熇的身上了,他想主要原因,可能也是因為寇熇不像是個女的吧,雖然模樣是個女的,但內心絕對就是個男的。

    “你好,問一下幾點了?”

    霍忱看了一眼對方,確定是在和自己講話,看了一眼手腕。

    “兩點半。”

    話音落地,就站了起來。

    他還真的不是感覺到對方對他有什么企圖,純屬就是不善于和女孩子講話,覺得也沒那個必要。

    “你坐呀,椅子這么長。”女生招呼他。

    屋子里寇熇跳著跳著就發現外面有女的再撩霍忱,這讓她有點不太爽。

    停了動作,從里面開門走了出來,叫他;“里面反正沒什么人,進來坐著等吧。”

    霍忱:“哦。”

    兩女生:“……”

    可惜啦,小哥哥有主兒了!

    霍忱坐在一邊的地上,寇熇挨著他坐了下來,盤著腿遞給他一瓶水。

    “不渴,謝謝。”

    她瞟了他一眼,“和我說謝謝,這么客氣。”

    “還要多久?”

    “再兩個小時吧,衣服都沒濕透呢。”

    出汗出到一定的程度才叫爽,她喜歡那種大汗淋漓的感覺,再說比她優秀的人更加努力的排汗,她憑什么不努力呢對不對。

    排汗是其次啦,主要是排遣壓力。

    “那我先回去了。”他說。

    寇熇的手抓過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腿上,她的腿因為長時間運動剛剛出了一些汗,她看著他的眼睛,歪著頭注視他說:“霍忱,我以為你是應該要等我的。”

    ……

    霍忱的臉……紅了。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开封期货配资网站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双色球 北京11选五走势图手机版软件 3d开奖走势图 配资炒股分成 江西快三跨度走势图 双色球最新技巧与方法 河南481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三个骰子大小玩法规则 上海时时乐开奖今天202004413期 福建体彩36选7最新开奖20006 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安卓版 平码一肖怎么赔与算的 陕西11选5中奖规则 吉林11选5前三直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