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65/

第169章 小霍小寇
    “呦……聽說你家侄子混的特別好,老上電視呢……”

    霍放他爸笑笑,嘚吧嘚。

    沒人往霍忱身上去貼,但以霍忱為驕傲,老霍家沒有過這樣的人,講著講著就拿霍忱來數落嘴了,那成績代表一切,你現在所擁有的就代表著你的成功,霍奶奶的成功,霍家的成功。

    ……

    霍忱半燒著上了車,參加某品牌的秋冬新品發布會,所以穿的也是厚了點,頂著高溫穿了一身的羊絨大衣,剛出酒店馬上一身汗飆了出來,還好車上有空調可吹。

    助理遞給霍忱水瓶。

    “有熱水。”

    霍忱搖搖頭,閉著眼睛歇著呢。

    他很少生病沒,但一生病就得病個幾天,現在這身體不太給力,原因嘛自己心里是清楚的,太過于疲憊外加體重過輕吃的營養方面還是差了些,雖然從其他的方面補充上來了但和自己吃進去的還是不同。

    可這個圈子就是這樣的,你籍籍無名一無所有,那么忍耐和沉默以及聽話就是你所能做的,公司希望你能擁有個萬千少女夢寐以求的細腰,你就要有,公司希望你的少年感能多duo wéi持,你就要保證你的身材和臉蛋持續向少年感貼近。

    車開的很穩,可霍忱睡的依舊不好,腦子昏昏沉沉的。

    助理在和經紀人通電話,經紀人也是很無力,剛剛發生一起叫人特別不開心的事情,他這一個頭兩個大,公司旗下一個女藝人把品牌方借出來的衣服給改了。

    改了!!!

    品牌方一般都會針對明星的等級外借還未上市的新款,為什么說是借,因為要你還的,這是一種合作的模式,你幫我打了廣告我幫你提升時尚圈的咖位,你能穿上我們家的品牌就代表著你已經進入某種被肯定的等級,衣服呢大多數肯定都是不合適的,不是你自己的衣服穿在身上那怎么會合適呢,大多數的明星就想辦法弄,你只是要給人家拍拍照而已,走個過場而已,很少人會去動那衣服,可今天有人動了。

    經紀人被搞的很是火大,可以想象品牌方那邊會是怎么樣的一張震驚臉。

    叮囑霍忱的助理,“那衣服千萬別給我動,穿著合不合適也不允許動。”

    對咖位大點的明星他不好將話講的太直白,但對著霍忱一類的他還不能講真話了?把氣都撒到霍忱這邊來了。

    “以為是多大的腕兒,說改就給改了,呵呵……”

    助理偷偷瞄睡覺的霍忱,心想這衣服應該是沒動過的吧,他記得沒有。

    “沒有沒有,這衣服送來什么樣現在就什么樣。”

    經紀人那邊勉強熄了火,助理掛了電話,其實給人當助理就是那么回事兒,賺的錢不多事情還一籮筐,你羨慕他們天天跟著明星進進出出,其實這工作做做就知道了,就是份工作而已,攤上個好老板什么都好說,攤上個不著調的,那就倒霉悲催了。

    霍忱睜開眼睛,開了窗子吹風。

    “霍哥你還感冒呢……”

    霍忱:“我覺得有點胸悶,吹吹風。”

    助理說:“活動結束后去趟醫院看看……”話沒說完想起來,今天霍忱的行程都排滿了,真的要去醫院可能也得晚上去了。

    咖位小嘛,幾乎等于沒有,人家肯給你露臉的機會你就要努力抓住,因為生病不上節目?那是不識趣。

    “說什么了?”霍忱指的是電話那頭說的。

    “好像是有人把品牌方借出來的衣服給改了,品牌方那邊非常不高興……”

    品牌和明星的關系,從來就不是品牌討好明星,牌子做的大些,代表著時尚圈頂端的那些,向來都是明星去追逐的,改人家的衣服差不多也等于斷了自己半條時尚資源的路。

    霍忱又閉上了眼睛。

    上車之前要穿著大衣,下車之前還要裝點好,下了車不管有沒有記者都要穿著這件大衣,你為品牌站臺,你就得盡責。

    下了車一行人快速進入,霍忱是真的又高又瘦,現場有些粉絲都在翹首以盼自己家的偶像出現,走過來一個人啊啊叫上幾聲,霍忱走過來的時候沒有幾個人能叫出來他名字的,畢竟是新人嘛。

    “你看,真好看!”

    一個女粉絲捅捅身邊的同伴。

    這男的是模特嗎?沒聽說模特圈還有這么好看的人啊。

    另外一個女粉絲沒等來自己的偶像呢,騰出眼先去瞧瞧別人,瞧到霍忱身上,雖然不認得是哪個明星或者模特,但真的好高好瘦好好看,五官特別立體,沒等瞧上兩眼有什么感慨發出聲,那邊某大腕出現在現場了,粉絲瞬間就瘋了,各種叫喊聲。

    寇熇是被品牌方邀請過來的,她年紀小又變通加上前幾天中寰國際的那場硬仗打完,圈子里的朋友遞了美意,她沒有道理拒收的,這也算是捧朋友的場,大家不都是這樣過生活的,你捧捧我的場,我捧捧你的場。

    寇銀生早就出院了,恢復的特別好,醫生說原本他這毛病就是被ci ji出來的,以后活的清心寡欲點也就好了,因為這事兒寇熇還嘲笑了她爹幾百次,覺得老寇也就嘴上耍耍狠而已,風波過去集團公司該怎么樣依舊怎么樣,功勞和她無關,那些就都是老寇一個人擺平的,寇熇不愿意往自己的頭頂貼標簽。

    事實上功勞不功勞的,她爹就她一個女兒,什么不是她的,沒必要去搶。

    晃了一圈,咦……

    霍忱!

    “這是偷穿了誰的衣服,這么不合身。”她出聲調侃。

    霍忱大約是真的很不舒服,臉色有些發僵,不是這張臉和這個身板撐著,那就沒的看了。

    “品牌方借的,我經紀人出門之前還特意叮囑助理,讓千萬別改衣服。”

    寇熇哦了一聲:“是不能改,他們說道很多的。”

    一行有一行的規矩。

    霍忱:“你還參加這種活動?”

    他沒料到。

    以為她和這個圈子沒什么關系的,看來不盡然啊。

    寇熇挑眉:“有點意外是不是,叫你意外的事情多著呢,狀態不太好啊。”

    她說他。

    “感冒。”

    她嘖嘖了兩聲:“這個鬼天氣穿著大衣,還遇上感冒,真倒霉噢霍同學……”

    真可憐。

    說著話呢,那邊有人過來,悄聲站到寇熇的身后和她講了幾句,寇熇回了兩三句,然后和霍忱打招呼先行離開。

    活動結束霍忱就離開了,衣服馬上就還給了品牌方,對方是這樣提的,參加結束以后樣衣歸還,霍忱又趕了兩個通告,晚上還有舞蹈訓練,老師在同伴在,似乎沒有開口說不舒服的可能性,連續三小時的訓練,整個人都虛脫了,健身的行程直接取消掉了。

    他不是沒想過,其實就是個小毛病撐一撐也就過去了,圈子里永遠不缺肯努力的人,可實在撐不住,回了住處,澡都沒有洗直接shàng chuáng拉被睡覺。

    助理出去買了稀粥和一些小菜送了回來,放到房間又離開了。

    他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睡夢中都不得安穩,腰部腿部就沒有一個地方是不疼的,那些小孩兒都是十三四歲開始練習跳舞,接受能力強外加骨骼還沒有發展固定,霍忱已經是這把歲數了,說出來都覺得心酸,他才25歲搞的好像52歲一樣,總是想起來自己特別老的事情。

    寇熇剛剛結束工作,看了一眼腕表。

    十一點半,其實還好。

    助理人在車上,等她上車呢,她敲敲車窗:“你先走吧。”

    助理一愣:“你不回去嗎?”

    “嗯,想走走。”

    助理推車門下來:“那我陪你吧。”

    “放心吧,夏天的夜長著呢,路上都是人怕什么。”

    助理欲言又止道:“……畢竟公司剛剛出過事情,還是讓我跟著你吧……”

    她擔心寇熇有危險。

    畢竟不是個普通人,真的出點事情那就是她工作的失責,很多時候就是太過于放松警惕才會出現悲劇的。

    “回吧。”

    助理沒有辦法,只能叫司機先送自己回去了,上了車還一直提著心,給人家做助理的就是這樣,擔心老板有事情,寇熇想得到的她需要想,寇熇想不到的她也得想。

    ……

    寇晴扒著蝦往嘴里送,她媽笑嘻嘻看著女兒;“現在好了,風波也過去了,大家都能安心睡個覺了。”

    之前多嚇人啊,說是寇銀生就要完蛋了,她覺得也是外面瞎傳,有點小事兒就放大了說,哪里有這么嚴重嘛。

    寇晴惡狠狠咬著蝦:“有沒有風波和你們能有多大的干系。”

    寇鶴焰很是無語,他一直都覺得自己的這個女兒陰陽怪氣的。

    “我們都姓寇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寇晴以前不贊同這話,都是姓寇的怎么了,你過你的日子,我過我的生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是現在這種思維發生變化了,寇家意味著一個整體,意味著她需要幫助的時候寇熇會伸手,不來往又如何,她叫寇熇十姑,寇熇叫她侄女,想到這里,手上的蝦一扔。

    吃的沒滋沒味的還不如不吃,哼。

    “我看你心情不好啊?”當媽的小心翼翼問著。

    其實心里有點后悔,當年要是追加生個兒子就好了,寇晴這脾氣真的是不太好。

    “我有什么心情好不好的。”

    寇鶴焰說:“你都自己干事業了,有些事情也得看明白一些,和你十姑過不去對你有什么好處,你有事情家里幫不上你什么的,最后求的還不是你十姑。”

    寇晴冷靜了下來,“你說的對,你說的沒錯。”

    她爸一臉被雷劈過的表情。

    因為他女兒向來不愿意聽這種話,現在這是怎么了?

    寇晴淡淡道:“你知道中寰前些天打那場仗預備了多少資金嗎。”

    她想她父母應該不清楚。

    寇鶴焰還真的不清楚,所有的寇家人,其實做生意方面都是小生意,錢是有一些,但公司經營那些也不是太懂,聽說有危機,以為就是經營不善要破產,多的也沒想,想了也不懂。

    “幾百個億。”

    寇晴擦擦手,唇邊勾著笑。

    嚇人嗎?

    寇晴她媽倒吸口氣。

    她的媽呀!

    她知道寇銀生有錢,但到了這種地步嗎?

    是她在家待的太久和社會脫節的原因嗎?

    真的就是一種很奇怪的氛圍,大家都知道寇熇家有錢,一直喊著也是她家最有錢,最后說出來搞的大家都有點不信,你家這么有錢呢?假的吧。

    寇鶴焰也嚇到了。

    他憋著一口氣,心想自己老叔還真是有本事啊。

    “我叔還是腦子好使。”

    好半天感慨一句。

    做生意做到這個份兒上,也不用講什么了,早就跳躍到食物鏈的最高端了。

    寇晴笑的別有意味,“不是你小叔厲害,出事的時候你小叔中風進了醫院,爛攤子都扔給寇熇了。”

    轉過身扔下父母直接上了樓。

    是啊,不服氣,可又比不過。

    真他媽的晦氣!

    不是寇晴了解的清楚,而是恰好有那么一個機會,她簽的一個小明星最近搭上一個人物,對方挺牛逼的然后可能和誰講事情的時候被偷聽到的,寇晴就是這樣聽說的。

    她搞得懂的是寇熇還是牛逼啊,搞不懂的是,寇熇到底是怎么叫別人拿出來錢幫她的?就動動嘴嗎?這未免也太簡單了,就算是故事也不會是這樣發展的,一定要有曲折性,那中間還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呢?

    樓下寇鶴焰夫妻倆嚇到出神。

    寇熇嗎?

    寇鶴焰搖搖頭,“寇熇今年才25。”

    這不可能的,那孩子是聰明但能有多少的閱歷呢,可能就是自己小叔想要為女兒抬轎子,這種想法就好理解了。

    寇晴媽媽也覺得不會,不是他們覺得寇熇沒這份能力,寇熇很強,但年紀閱歷都太少了。

    此刻那個被評價為年紀和閱歷都太少的人坐在椅子上拉著霍忱打游戲呢。

    霍忱:“……”

    “你來找我打游戲啊?”他抱著胳膊問。

    很好,半夜十二點了,他病的要死,她來干什么來了?

    寇熇看看腕表,還有點時間。

    點點頭。

    “嗯。”

    霍忱將門板摔得震天響,寇熇坐在客廳里玩自己的游戲。

    路上不堵車的話,還得半小時吧。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七乐彩选号技巧及实例 时时彩龙虎计划软件安卓 好彩1开奖 在线配资选择推荐久联优配 广东11选5现在有没有开奖 加拿大快乐8分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怎么作假 浙江11选5前三直 打彩票的技巧 体彩20选5怎么中奖 腾讯分分彩1001腾讯分分彩 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 股票价格指数期货 黑龙江十一选五历史最大遗漏 博彩通百乐坊 河南48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