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74/

第178章 你這家伙,讓我改變了太多
    寇熇下班去健身房,健身……

    助理一直對自己老板很佩服,不說別的,就單說這健身,簡直不是人。

    健身房一待就兩個小時起,起明白嗎?兩個小時是打底的,依著她看,她覺得寇熇的身材已經無敵了,就算是為了更好的吃,做的也已經足夠了,練成這樣還能胖起來那才怪,趨近于完美,這已經是很高的級別了,可寇熇還在練,比她當年當運動員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最近換健身房了?”

    這里距離她住的地方有些遠,開車過來就得四十分鐘,明明她家附近就有一家不錯的。

    寇熇還在后面看文件,嘴上說什么事情指靠著老寇就好了,可老寇畢竟是老了,有些事情最后還得她拍板來定。

    “嗯。”

    “跑這么遠,是有很出名的教練嗎?”

    這些拼了老命健身的人都挺可怕的,她之前見到過寇熇一個同班的老阿姨,真的就都六十多歲了,那身材無敵了,就這樣還每天泡在健身房呢。

    都是瘋子啊。

    給平凡的人留一點活路吧。

    “沒。”

    寇熇的話都很簡短。

    為什么換健身房?

    因為霍忱在這里啊。

    談朋友就得有談朋友的態度,可能是因為喜歡,路上往返兩個小時對她而言,這不是痛苦,心甘情愿的。

    赴湯蹈火都可以,只是跑一點點的路有什么不可以。

    合上文件。

    送到地方,她讓助理先回去,車扔在這里,到時候她自己開回去就好。

    霍忱最近不在公司健身。

    腦子是個好東西,總會去想一些事情,想不通還得反復去想,他就想自己是不是根本不適合吃這碗飯,有點產生懷疑了。

    以前他對自己的臉還是挺有自信的,被人潑了卸妝水以后開始明白,其實臉長得好這個加分項某些時候不一定會加分,他是做了什么會讓人厭惡到這種地步呢,挪步不前,在原地打轉,轉的自己都有點迷糊和心灰意冷。

    并不擼鐵,公司有強烈的要求,不允許他們這些小生去擼鐵,不允許把身體練成金剛一樣。

    戴著耳機正在跑步,跑的很累。

    人就是這樣,狀態不好的時候越來越累,越累越不想練,心中抵觸情緒會大,今天就格外的累,情緒嗨不起來,想著不行的話就跑一跑然后回去吧,明天再說。

    健身的歲月里,一年365天其實有300天都是不愿意練的,打的都是退堂鼓。

    腿仿佛灌了鉛一樣的重,邁不開步子,胸口仿佛有千萬金壓著,喘出來的氣也越來越不穩。

    寇熇走進來就瞧見他了,瞧著他狀態不太行。

    沒有直接出聲叫他,也沒有伸手去拍他,她是想如果一個人曾經被嚇到過,那一定會留陰影的,手里捏著手機歪著頭看他。

    一直被人看,早晚都會察覺到的,霍忱感覺有人看他。

    后背的汗毛都立起來了,下意識看過去。

    她一陣壞笑。

    見到我,很高興吧!!

    以眼無聲打著招呼。

    措不及突然闖入一張笑顏。

    心突然就靜了下來,雙腿似乎也輕了不少。

    霍忱就想,有很多人問過他所謂的擇偶標準,答案都是公司給的,公司讓怎么回答他就怎么回答,可真實的想法就是,寇熇這種女人站在眼前,真的會有人不喜歡嗎?

    他是個俗人,他就喜歡漂亮的能力好的,身材也很棒的。

    寇熇上了跑步機,勾一勾唇。

    “怎么跑這里來了。”

    她家也不住在這里,公司更不在這里。

    寇熇一臉沒所謂道,“想和男朋友多見幾面。”

    霍忱搖頭笑。

    他們倆在健身房說是認識,但不太交談,說不認識偶爾能聊幾句,外人也瞧不明白,霍忱的教練至少沒看懂,他只能理解為,男人對漂亮的美女都沒免疫力,美女愿意搭訕,自然要給面子的,其他的也沒多想。

    跑了一會她就撤出去了,去了瑜伽館那邊。

    寇熇對自己特別的狠,虐的自己腹部都跟著抖,就真的渾身都是汗。

    她講出口的名言永遠都是那句,要玩就得玩高興了玩好了,要做什么就做徹底了,半途而廢從來不是她。

    今天上的是火箭,她個人覺得其實也還好。

    霍忱結束訓練,其實哪里有什么順路路過,他是專程過來看她一眼,看著她趴在里面閉著眼睛搖頭,整個人看起來有點狼狽,又一直傻笑,也不知道笑什么,好像每天都那么開心。

    瞧見外面的人,她和老師講了幾句話,自己小跑著出了門。

    沖過澡他送她回家,她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動一下身體沒動好,扯到了肉,肉疼。

    嘶了一聲。

    寇熇聽見他說,“你這身材已經夠好了,不用練成這樣。”

    輕輕嘆氣。

    她也不吃娛樂圈的飯,何苦對自己下手這么狠呢。

    有些時候他都懷疑,寇熇對自我的要求標準到底是什么,這是正常人該有的標準嗎?

    他某些時候都覺得累,累的喘不上來氣,她還樂此不疲去虐自己。

    “總有不完美的地方,找補找補。”

    翻下來鏡子,對著鏡子貼面膜,這樣可以節省一丟丟的時間,不然回家護膚又得搞到后半夜去。

    肚子響。

    “又餓了?”

    寇熇道:“什么叫又餓了,我今天是就吃了一頓飯。”

    他冷哼:“要成仙了。”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壓力,寇熇也不是真的就什么壓力都沒,她從小性格就不太好,后期是硬板,可壞的習慣并不會一掃而光,只是她去刻意控制而已,遇到壓力大的時候胃口就會不好,打從心眼里抵觸吃東西,高中時期那段她的營養師差點認為她會餓死,一整天不吃飯吃兩三顆牛肉丸就撐的不行。

    這已經偏離了正常人的飲食范圍。

    現階段又開始進入惡性循環。

    全部都靠自我調節,自己不肯放過自己,那也沒有辦法。

    “胃口不好。”

    “現在吃不吃?”他問。

    健身是為了更好的吃,不是為了餓死。

    “吃啊,我們去吃爸爸炒料吧。”說完又笑了出來,搖搖頭:“算了算了,不去了。”

    去什么去啊,他這張臉去了就惹禍。

    “為什么不去?”

    “你的臉很麻煩啊。”

    “這么晚了,能有多麻煩,找個背對著的位置,誰都看不見還麻煩個鬼。”他吐槽她。

    “那去?”她興致頗高。

    運動是好啊,運動以后負能量全部散了,只剩下好胃口了。

    “去。”

    調頭去吃爸爸炒料,她的喜好一直都是這樣長久的,吃不膩就會一直吃一直吃。

    霍忱這年紀原本就處在能吃的年紀,好吃的東西誰不愛,控制飲食久了偶爾也會想要放縱,寇熇更是吃東西從來不管明天,先吃了再說,她吃什么都香,她胃口一好,他的胃口也跟著好了起來。

    跟她在一塊兒他就是很開心,不說談戀愛,不做感情交流,但見到這人他就開心。

    給她夾著菜,愛吃的不愛吃的通通夾給她。

    “你現在偏瘦了吧。”她說。

    她摸過霍忱的腰,太瘦了。

    “是有點。”

    但沒辦法,現在大眾的審美就是如此,他也不敢胖,吃流量的飯就得做好分內的功課。

    “不是有點,你這個身高怎么樣也得有135以上的體重吧。”

    “那就重了。”他說。

    “你們這圈子流行的都是病態美。”

    她吐槽。

    雖然這樣看他也沒什么難看的,又不會瘦的和骷髏一樣,他骨架長得好,人也會長,所以這個體重還能維持住一張好看的臉和氣質。

    “腰圍多少?”

    “69”

    寇熇叫了一聲:“哇哦。”

    好瘦的腰啊。

    小腰精!

    這個圈子,一般人真的混不了的。

    要命啊!

    他沒好氣瞪她:“你哇什么。”

    “我不是哇,我是倒吸一口氣,覺得太可怕了。”

    霍忱一副神經病的表情看她,“說的好像你腰比我粗似的。”

    就她這種女人,真的就是禍害。

    念書的時候就上課不聽講,回了家玩了命的學,現在也是一樣,對別人的腰感慨的半死,他猜她腰圍59撐死。

    寇熇的腰真的又細又勁,不是那種一掐就斷的細,而是有力量感的細,她骨架生得好,自己練的也好。

    “那不一樣,我這種是老天爺賞飯吃,天生的。”

    攤攤手,又開始炫耀自己看天吃飯的本領。

    他是一點都不想喝她說話了,練就說練的,瞧瞧她在健身房里被虐的和狗一樣的狀態,跑出來吃飯就老天爺給的,老天爺給你屁了。

    吐槽都懶得吐槽了,實在這人太奇葩了。

    牛排骨夾給她。

    “天生的哈,呵呵,吃吧多吃點……”

    你說這人多氣人吧。

    什么都說是天生的。

    她湊近自己的臉對著他笑:“好呀,知道你怕我餓死。”

    “白癡!”

    吃過飯繼續送她回家,這么來回送,不可能在回自己家的,不然他今天就不要睡了,直接睡寇熇那頭了。

    寇熇家永遠都是一個風格,說她是女強人吧,那是夸她,就是個小女生,也有喜歡不得了的東西,家里永遠都是那種毛茸茸的拖鞋,她說自己的腳穿這樣的拖鞋會好看,霍忱沒瞧出來哪里好看了。

    也不太會整理房間,衣服扔的到處都是,她家只有白天才是干干凈凈的,因為白天有阿姨會過來給她整理房間。

    寇熇最近的新寵就是霍忱送她的那幾個包,不是流行款但架不住她愛。

    進了門,屋子里所有的燈都亮了起來。

    她家有很強烈寇熇風格,客廳里一張100寸的照片,那是寇熇最喜歡的,不喜歡怎么會放在客廳里呢。

    每天瞧著自己的臉,她覺得動力又增加了一點。

    霍忱早就習慣她自戀了。

    換了拖鞋往屋子里走,她從后面往前追著跑,跳到他后背上。

    “沉……”

    他拍拍她的腿。

    他這體重實在背不動啊,雖然她也不太重。

    寇熇不下來,嘴唇貼著他的后頸。

    “是不是男人,一個女人都背不動。”

    “是男人也背不動。”

    “那你背得動多少斤的?”她問。

    他想想,認真道:“80斤吧。”

    寇熇跳了下來,“這要求太扭曲了。”

    多高的女生80斤啊?

    轉身要去衛生間洗臉,之前的面膜就隨意擦了一下,臉上還感覺黏黏的,不喜歡這種感覺,反正她家他也來過,自便吧。

    沒轉過來被他拉住了,抱起來她,或者是說用抬的比較準確,面對著面,臉貼著臉,她以y形掛著。

    寇熇雙手捧著他的臉,在他唇上輕啄,更像是開玩笑一樣的一下跟著一下的點點點。

    “嗯,爸爸炒料真的很香的。”

    連帶著他都跟著香了不少呢。

    他說:“不是抱不動,可你又沒有長在我的身上,我又不可能抱著你玩。”

    能抱得動多少斤的人,和喜歡多少斤的人沒有一丁點的關系。

    她嗤笑:“找借口。”

    就會賣好。

    他正色:“不是賣好,你問我能抱得動多少斤的,我沒有撒謊,但情況不一樣,你多少斤我都能抱得動。”

    她撇撇嘴,對他的甜言蜜語表示勉強接受吧。

    雙手使勁去擠他的臉,大小聲:“呀,霍老師的臉怎么長得這么好看呢,真的可以靠臉吃飯的。”

    “別亂叫。”

    老師什么老師,他算哪門子的師。

    寇熇笑的開心,開他玩笑,“霍老師怎么了,在我心里你就是霍老師啊,在我心里你最紅,最優秀。”

    真的已經很優秀了。

    霍忱只是笑笑,玩笑話嘛,也沒太當真。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快中彩票app下载 黑龙江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期期准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秘籍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 海南体彩飞鱼彩票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大乐透开奖今晚直播 配资公司怎么赚钱 湖南快乐十分任三口诀 平特一肖怎么玩最稳 国内十大彩票平台排名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 腾讯分分彩1001腾讯分分彩 天津福彩快乐10分 股票吧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