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75/

第179章 我愛的人啊
    “這包瞧著是挺好看的,誰的眼光這么好。”拎起來她扔在門口的包忍不住笑。

    就算心里清楚他給買的不是最好的,不是最新款,那看見她經常背,走到哪里拎到哪里心里還是挺高興的。

    “誰買的,懂審美的人買的唄,好看吧我也覺得好看。”

    她油嘴滑舌起來估計就沒哄不住的人,反正他是這樣認為的。

    “好也不用一直背,把你買的那些新款都打入冷宮了。”

    他可不是小心眼的人,女人的包和口紅不是一樣的嘛,恨不得每天換。

    寇熇笑:“你別管我包了,你在健身房洗頭了嗎?”

    他搖頭。

    趕時間,就沒洗。

    也幸好沒洗,去吃了飯搞一身的味道,不然還得重新洗。

    “去去去,進去洗。”

    推著他進浴室,為什么讓他先洗,那是因為寇熇墨跡,她想洗頭發,爸爸炒料是好吃,可味道也不小,她聞聞自己身上的味兒覺得就這樣睡不行。

    等她洗完護發護膚真的就搞到兩點多,自己也抱怨,叨叨著:“我這一天就睡這么幾個小時,我再不吃點我就掛了我……”

    霍忱躺在床上打著哈欠,他剛剛已經要睡了,勉強瞇著眼睛回她。

    “你就事兒多。”

    破事兒一籮筐。

    臭美的人當中寇熇是頂尖的。

    幽幽想著,你就算是不美,我也喜歡你。

    可對于寇熇而言,她美不美不是為了給霍忱瞧的,她是為了給自己瞧的,她需要這樣的一個好狀態,需要一個頂級的自我約束,胖和瘦都好看,只要自己喜歡就沒問題,她是不太喜歡脫離控制范圍之內的那種人,所有的事情都必須在標準范圍之內,甚至還要比別人做的更好點。

    美其名曰這是老天爺給的,其實私下沒少出力氣。

    維持美也是需要很大付出的。

    蓋著被子,整個人昏昏欲睡,她的被子也很好蓋,特別滑。

    “有時間幫我也換一床你這樣的被子。”

    霍忱翻個身就睡了。

    寇熇站在地上弄自己的頭發呢,聽了他說的一個勁的翻白眼。

    當初是誰說,蓋什么不是蓋,還嘲笑她總是享受?

    前一陣子兩人說說話就因為這被子問題辯上了,按照霍忱的意思,說純棉的也很好蓋,他覺得棉質的很透氣,列舉了很多的優點,寇熇沒和他辯,一句我就喜歡蓋后來就扯開話題了,她是沒辯回家直接把自己全部的純棉鋪蓋都叫阿姨撤走,都換成了真絲的。

    洗了澡擦了身體乳以后,你就躺在真絲鋪蓋里,她覺得特別舒服。

    有一些純棉的枕套,她臉上起痘了就容易弄破掉,但是換了真絲的,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都睡過去半天了,她才上床,給他的方向扯扯被子,晚上的空調開的有點大,怕他著涼。

    沒辦法呀,瞧著他身上現在這二兩肉,實在怕他抵抗力不怎么好。

    一覺睡到十點多,真的是十點多,她在他懷里動了動,她怕亮所以家里的窗簾遮光性都超級好,十點屋子里也和四點是一樣的,迷瞪瞪去抓手機,看了一眼。

    媽呀!

    霍忱還在睡呢,被她給了一腳。

    “干嘛。”

    他吼了一聲。

    真的是火氣特別大。

    他睡好好的干嘛踹他,有病啊。

    “大哥,十點了,你怎么不叫我呢。”

    她上午有會。

    該死的手機,明明定鬧鐘了為什么不響?

    很是火大,從床上爬下去,開始換衣服。

    她這助理也是掛了嗎?不然為什么不打電話?

    好生氣哦!

    這點還真冤枉人家助理了,給打了,打了不下十多通,寇熇那手機她關靜音了,能聽到才怪呢。

    他笑。

    反正他上午沒有事情,自己也不急。

    笑著說:“你讓我喊你了嗎?沒有吧,倒打一耙這種事情你可喜歡做了。”

    就說她太墨跡了,洗個澡永遠能洗上一年,一整套搞下來,不累也殘。

    寇熇扣著襯衫的扣子,屋子里太黑她又沒開燈,找那西裝裙找了半天,摸摸索索然后扔了一地的裙子,衣服扣子也扣錯了,套著絲襪,這人一晃穿東西就費勁,哈著腰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霍忱就呵呵欣賞她這狼狽的模樣,越是看越是開心啊。

    不是老天爺的親生女嘛,做什么事情你都是天生的,干嘛生氣呀。

    “淡定點,一點點小事情干嘛那么生氣。”

    看見她不開心他就開心了。

    寇熇拽著那裙子,抽空爬上床,拽上來被子把他死死悶在里面,這樣還不夠自己壓在上面。

    “悶死你算了,你這算什么男朋友,是仇家吧。”

    還不解氣,上手捶他。

    霍忱悶在被子里喊:“我還手了啊,我踹了啊……”

    這人下手一點不留情,他還覺得這不是女朋友,這是害命的呢。

    不說還好,他一說她更火,扒拉開被子,對準他的臉就咬。

    霍忱推開那人,用手擦自己的臉。

    “屬狗的啊。”

    “咬死你。”

    他氣她:“咬不死,我一會兒就去打狂犬疫苗。”

    他光腿下了地,去拉窗簾,反正她家是最高層,前一次投訴以后,現在每次物業擦玻璃都會提前和業主溝通一下,預防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鬧的大家都不開心,光從外面照進來,這樣一看就真的時間不早了。

    寇熇只想去死。

    啊啊叫著進了浴室,還得洗臉還得化妝。

    他光著腳踩在地板上,拉開冰箱。

    嗤笑了一聲。

    一個天天恨不得吃爸爸炒料的女人,冰箱里買的都是些什么啊,搞的好像自己吃的很健康一樣,瞧瞧。

    嘖嘖嘖。

    買那么多的青菜,你吃嗎?

    開火,給自己煮了肥牛青菜面,里面加兩顆她最喜歡吃的手打牛肉丸。

    一大早的真的是好享受啊。

    “你家有咖啡嗎?”他問。

    “你看我長得像咖啡嗎?喝完了,你想喝叫外賣。”她站在浴室里對著鏡子在弄自己的臉。

    霍忱靠著窗子坐著,那小桌子上擺著她喜歡的托盤,寇熇的審美一直都很在線的,能把每一個小角落都搞的很溫馨很有層次感,他拿著手機下單,開始吃早餐。

    “吃什么?味道這么熟悉呢。”

    探出頭,跳著腳往他身邊來。

    她那絲襪還沒全套上呢,還沒騰出手呢,就在雙腳上掛著。

    “減肥餐,吃嗎?”

    他難得好心情問。

    “不吃了,胃口不好,昨天吃的太晚了。”她拒絕,又往浴室回跳,口中振振有詞:“冰箱里還有牛排、雞胸肉,下次煮的時候加點菌,多吃點菌對身體好。”

    “像你一樣好嗎?”他笑著問。

    “那誰知道了呢,吃習慣了就這樣了。”

    好不好的,得問她當初的那營養師,她現在這些習慣都是那人給培養出來的。

    “還不走?來得及嗎。”

    “我給你取一下咖啡。”

    她在里面磨磨唧唧描眉,這邊咖啡送到小區,小區的人負責送上來,寇熇弄的七七八八,給他取了咖啡拿進來才準備走。

    “你還睡嗎?我讓阿姨晚上五六點鐘過來收拾吧。”

    “不用,我也馬上走。”

    他下午也有事情。

    寇熇給物業發了消息,自己就先離開了,霍忱坐在窗邊吃早餐,腦中遺憾的想,生活果然就不是電視劇啊,如果是電視劇的話,她是不是應該給自己一個吻在離開的。

    吃好早飯,在她家轉轉,白天的時候很少來,晚上也就來過兩次,也沒認真看。

    除了對客廳的相片有點印象,因為那東西實在太大了,不想注意到都難。

    照片拍的也很好看。

    臥室的窗簾半拉開,地上被她扔了好幾條裙子,浴室里也是扔了一洗手臺的東西,霍忱搖頭,她要是離開了阿姨,她還能活嗎?

    答案肯定是不能活。

    轉了一圈,她家就很典型的寇熇風格嘛,讓他覺得有點不爽的點就是……她這里真的沒有一丁點和他有關系的東西。

    比如說擺個照片什么的,都沒有。

    自己站在屋子里笑,笑自己的神經和幼稚。

    你家里有沒有擺她的照片呢,既然也沒有擺,為什么要求人家的家里就得擺你的照片?

    心里有道聲音說,就要啊。

    阿姨是中午十二點鐘進門開始收拾衛生的,這個小區她負責六戶,這六戶只有一戶的生活習慣非常的好,剩下的五戶東西都是亂扔的,不過拿的薪水很高也就沒有什么不滿了,畢竟錢能填平任何不滿嘛。

    她每次來寇熇家,都覺得這家的主人除了習慣不太好以外就沒什么不好的了,屋子里很漂亮,裝修風格也好,家里擺的一切都看著順眼,她還曾經偷偷瞧過這家的廚房,活的可真精致,擺在門口的鞋子,她脫下來送洗拿回來的衣服都很好看的,阿姨覺得給寇熇送洗衣服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沒和寇熇打過照面,但是見過客廳里的照片,長得真好啊。

    一開始以為是被人養在外面的……你知道的,家里幾乎找不到男人用的東西,后來和別人聊天才知道的,這女孩子很厲害的,最近兩次打掃房間那床上發現了很短的頭發,寇熇的頭發不是那么長,但也不會短到這種地步,那肯定就是男人的頭發了,阿姨們嘛一邊干活一邊想著,這么好的女孩子交往的人得是個什么樣的極品啊。

    收拾的七七八八的,回頭看看是自己把這個房間變得又像是樣板間一樣的整潔,很滿足啊。

    去洗衣籃里把主人打算送洗的衣服裝裝好,到了門口就準備離開了。

    門口的柜子上有個貼條,阿姨把貼條扯了下來。

    這是早上寇熇匆匆忙忙寫下來的,拿著筆一筆一劃寫下來的,難得她的字沒有龍飛鳳舞的。

    阿姨,辛苦你了,冰箱里有一串葡萄,請拿去嘗嘗!

    打掃衛生的阿姨笑了出來,是了。

    來這里干活,每次最大的驚喜就是,這家的主人真的感覺性格好好,會給她留水果和水,冰箱里擺放了很多的瓶裝水,第一天打交道就留了紙條。

    給人家做衛生的,干活有些時候真的是會嗓子冒煙的,但沒辦法喝水,你要用人家的杯子喝嗎?這不能夠的,自己帶水又很麻煩,她和小區里的那些阿姨們聊天,沒有一戶像這家的主人一樣。

    最最驚喜的是,過節過年還有她的生日,都會留下一個大紅包。

    有錢人很多,她覺得這樣的有錢人就是活該發財。

    不怪人家有錢,教養真的好好。

    打開冰箱,真的就有一個一串放在小框里的葡萄。

    她從寇熇這里拿走的水果都是拿回家給孩子吃。

    寇熇上午的會根本沒參加上,不過她來不來問題不大。

    想必是有事情所以沒參加,寇銀生是剛從上中回來,之前回上中待了一段時間,畢竟是老家嘛,外面再好偶爾也懷念老家的氛圍,正在看文件,有人敲門。

    “進來。”

    抬頭去看。

    不是寇熇還能是誰。

    盯著她,開口訓:“后面有野豬追你嗎?這么大的人了,一點樣子都沒有。”

    額頭都出汗了,那么著急干什么。

    “真會說笑。”寇熇笑呵呵走到她爸面前坐了下來,她那是身體強壯,所以排出來的汗,不是趕時間趕的,雖然也挺趕的,但是她不認啊。

    可她不懂,父親對寄予很高希望的女兒,對特別喜歡的女兒總是會多關注一些的,哪怕她的臉還是那張臉,但一些細微的表情上他就是能看出來不同,看得出來她昨天晚上又睡的很晚,又很晚的時間吃了飯。

    她那個胃啊……

    她已經太大了,不是說說她不聽可以捶她的年紀。

    “陪我去吃個加餐。”

    寇銀生起身。

    對他來說,寇熇昨晚和誰待在一塊兒并不重要,還不如她有沒有吃飯來的重要,在男女的關系上寇銀生現在就是當睜眼瞎,徹底不管,你就是找個乞丐,你自己喜歡就好,他沒意見。

    “這才幾點啊?你沒吃早餐嗎?”她問。

    寇銀生不理她,徑直向外走。

    父女倆到隔間吃的加餐,她的早餐就是現在這餐,兩片全麥面包一杯咖啡。

    咬著面包片。

    寇銀生依舊是訓她,“吃就吃點軟的,自己胃不好還總吃這些,你最近怎么這么瘦,搞的和非洲難民似的……”

    以前瞧著自己這孩子挺好的,現在越來越瘦,要那么瘦干嘛,破產了啊。

    “這一天……各種叨叨我,聊點工作吧啊……”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股票指数期货的交易 广西体彩11选5 内蒙古11选五总跨度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广西11选5有软件买的吗 今天青海快三开奖走势图 鼎配资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软件网站 排列三走势图带线坐标 福利青海快三官网 正规炒股平台 河内5分计划就选54501 神测网幸运28公认最准 真正的实盘配资 十一选五最准的杀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