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76/

第180章 人生如戲
    “太瘦了……”

    寇熇很想去死一死。

    她這個爹,生了病以后就成天盯著她,她寧愿老寇和以前一樣和她吵。

    又不是媽,成天關心什么呢。

    “我哪里有瘦,我一直以來體重就沒變過。”

    不過就是運動的狠,練的夠狠,訓練形體來著,可能瞧著像是瘦了一些,其實一點都沒瘦。

    “一天到晚吃飯就和灌藥似的……”

    寇熇頂嘴:“我哪里有。”

    “沒有嗎?就吃兩片面包就飽了?”

    “我昨天晚上吃的多啊。”她要暴走了。

    她昨天晚上吃了很多的東西,現在胃口不好不想吃也不行嗎?

    寇銀生終于不在叨叨了,那不孝女昨天晚上肯定和男人一塊兒去吃的飯,她不說吃的不少嘛。

    霍忱這邊說好的進組,約都簽了開拍之前還是出了點小問題,降咖位,原來溝通的是男二,現在降到了男三,人設方面實在不是很好,公司管他的人有限,經紀人的意思既然簽都簽了,那還是拍吧。

    上午拿到劇本,只是大略看了一圈,他的眉頭越皺越緊。

    接戲這種事真的至關重要,他一個新人如果一開始接的戲人設就不好,那想熬出頭就更難了,他不像是人家是專業出身的,自己是個野路子,再選這種千人罵萬人捶的角色那就徹底玩完了。

    “劉姐當時說的是……”

    經紀人無奈:“制片方強塞了一個人進來,這是人家要捧的……”

    千言萬語化作一句無奈,除非你背景比人更強,不然只能熬。

    談的并不是很愉快,公司這面呢現在對于霍忱的發展也是半管半不管,砸了一些資源上去但不見什么水花,一般來講這種就是要沉了,但畢竟不是還能賺點錢嘛,也會努努力幫你接點戲什么的,廣撒網唄,萬一什么時候火了呢。

    霍忱對公司有點看法,但目前來說這種看法還是可以消化階段,他自己脫離公司不行,沒有公司這一層他更是接觸不到什么好資源,喜不喜歡沒的可選,本子拿回去。

    自己事先走了一遍劇本,看了個大概,揣摩揣摩,很快進組開始圍讀劇本,其實劇組氛圍就真的還好,霍忱表現得很虛心受教,劇組里的對他來說都是前輩,他能做的就是虛心求教。

    拍戲就那么回事,吃喝拉撒什么都不耽誤,他趕上了好時候,現在不像是過去吃個什么東西賊拉費勁,下戲了以后找輛車開出去出了影視城想吃什么都能吃到,不過因為咖位的問題,大多數他都是自行解決,進組也是就帶了一個助理,兩個人來的。

    新人大多數都是這樣,候場等,化妝等,大多數都是等等等,好在遇上的前輩都很不錯,大熱天的偶爾還請全劇組吃東西吃涼品。

    三天里他也就勉強睡了不到三小時,最近集中拍他,搞的整個人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休息不好眼睛就跟著發澀,眼藥水時時刻刻備著,那邊一喊咔,他這里拼命滴眼藥水。

    助理給霍忱拿著水杯,他等下還有鏡頭要拍,帶妝不能隨意吃東西不然怕妝會花掉,男三就真的是沒什么人關注的樣子,化妝也就那樣吧,精致度完全談不上,和自身形象什么的搭不搭人家也不管,萬幸的就是霍忱真的是自身顏值高,一張臉太能打,什么合適不合適的到了他身上只有合適,休息的不好加上腸胃炎他不敢亂吃,整個人又瘦了一點。

    主演穿了一身的白衣,這場戲和霍忱有對手戲,可問題是……

    導演也很無奈,男一林喬的名氣特別的高,可吃東西管不住嘴,進組之后就胖了不少,其實放到現實中也還好,可問題上鏡就會把缺點放大放大在放大,那張臉怎么拍都是有點肉,加上偶爾還能拍到雙下巴,導演都要氣死了,可人家腕兒大,你又不好出聲去提醒他要忌口要減肥,之前不是沒講過,講過人家當成耳旁風啊。

    現在的鏡頭男一和男三站在一塊兒,被男三吊著打啊。

    都是一身白衣,霍忱因為太瘦了所以能拍出飄逸感,男一就剩下腫了,不和霍忱待在一塊兒還好,待在一個屏幕里完全沒的瞧。

    “改一下……”

    臨時改掉男三的戲。

    這沒辦法同鏡,只能一個一個的拍,做后期在想辦法拼到一塊兒。

    “他這進組以后到底漲了多少斤?”

    導演發火了,男一的助理自然就聽到風聲了,回去就說了,男一人是挺好的,脾氣也還不錯,可吃這點不是他不控制,那一拍戲就連軸轉,不吃點東西真的扛不住,他是男一,戲份密集的時候真的沒的睡,這邊剛拍完眼睛沒合上一會那邊馬上要化妝準備開始新一天的戲份了,人又疲倦又熱,不吃點東西就更沒動力了。

    那正常吃個飯,體重也是維持在正常范圍之內,誰知道導演就說他胖呢,他也冤啊。

    經紀人那邊知道,馬上來電話要求忌口,晚上沒出去吃,而是在房間里吃水煮青菜。

    霍忱是腸胃炎反反復復,來到這里拍戲身體就開始不配合,助理給他買了粥回來自己叫了輛車就出去瀟灑去了,年輕人嘛天天跟著霍忱喝粥他也扛不住,再說他也不是當明星的,對身材管理沒什么要求,屋子里就剩他一個,劇本上用筆做了一些記錄,霍忱很努力在投入戲中,自己也知道可能拍的不夠好,吃虧就吃虧在他不是專業出身啊,不拍不知道,一拍差距就特別大。

    開著門通通風,他怕感冒。

    在片場溫度都是四十度以上,還穿的特別厚,空調什么的根本不可能都吹得到,回到酒店又全部都是空調風,這個時候感冒就要命了。

    男一林喬剛吃過沒多久,不能馬上休息想出來溜溜彎,正好經過霍忱的房間。

    敲敲門。

    霍忱抬頭。

    拉開椅子,站了起來。

    “吃了嗎?”

    平時兩人交集不太多,片場也講不上幾句話。

    林喬點點頭,又撇撇嘴:“吃的水煮青菜。”

    霍忱大概猜到了原因。

    “吃習慣了就好。”

    特別是想要短時間減肥的,那更是什么油水都沒的碰,求的就是極速的掉肉,對普通人而言,這種減肥是很致命的,但誰讓你選擇了這行呢,沒的選。

    林喬動動嘴角,“你吃的什么?”

    霍忱不介意給對方看看自己的伙食。

    “腸胃炎一直沒好,喝稀粥。”

    林喬探頭一看,還真是!

    他就特別服霍忱,一個男人怎么保持這么瘦的身材的?其實除了鏡頭就真的不太好看的,太瘦了,就那種一把斧頭能把你劈成一百瓣的感覺,上鏡是好看。

    “你有什么減肥的好方法嗎?”

    霍忱:“不吃,加強訓練。”

    林喬笑容僵直。

    他當然知道啊,問題是他不想付出辛苦啊。

    好不容易離開了經紀人的盯梢跑出來拍戲,自己才能有點喘息的空間,還加強訓練?

    沒進組之前被練的和狗一樣的,想想那畫面就挺可怕的。

    猛搖頭。

    “其他的呢?”

    霍忱還真的認真想了一下,“那沒有,不然吸脂吧。”

    林喬:“……你好壞啊。”

    霍忱:“……”

    一男人待在他的房間,對他說他好壞啊,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兩人原本年紀就相仿,不過林喬人氣很火,又是科班出身,念書的時候就一直拍戲,演技方面是直接吊打霍忱的那種,但是他為人不傲,之前是不熟,所以話少,現在一聊減肥,話就多了起來。

    “吸脂多破壞美感。”

    哪里敢亂來,真的動過以后出現問題,他的演藝生涯就到此結束了,可不敢拿這個來開玩笑。

    “你是不是屬于那種干吃不胖的類型,我瞧著你進組什么樣現在還什么樣,甚至又瘦了一點。”

    他是易胖體質,喝點水都胖啊。

    “吃的猛也照胖不誤。”

    他沒好意思說林喬,什么叫易胖體質,你吃的喝的那些都是高熱量的,不胖哪里跑。

    “除了粥呢?平時都怎么吃的?”

    霍忱一一列舉自己平時吃的東西,他是個非常自律的人,和寇熇待在一起的時間除外,那沒辦法,不可能說就真的什么都不吃什么都不饞。

    “不然一會我們一塊兒出去跑跑步。”

    這附近沒有可健身的地方,那就自己找運動做唄,健身就是那么回事兒,你松懈一段時間,你的肉就泄了,形就變了,所以也不敢太放肆了。

    林喬擺手。

    “我晚上就吃了一碗燙青菜,你還想讓我跑步?”

    要不要他命?

    真是的,他一個演技派,干嘛和這些小生們拼身材呢,哪里拼得過,他是拼不過了。

    很想就放飛自我了,愛吃什么就吃點什么,等一過三十歲不走流量路線了,公司對他要求也不會有那么多了,一中年大叔還要求個啥呢。

    “你把在片場吃的西瓜喝的奶茶改成青菜,你能吃很多碗的。”霍忱笑。

    胖絕對是有原因的。

    林喬有些發蔫,他也知道奶茶胖人,剛還想呢晚上吃的不多,一會叫助理給自己去買杯奶茶喝喝。

    “霍霍,你可真是不可愛啊……”

    有過一回這樣的接觸,接下來林喬和霍忱混熟了,就喜歡帶著霍忱到處去晃,年輕人嘛熱愛交朋友,又覺得霍忱這人挺不錯的,兩人資源方面又沒什么沖突,自然可以和平相處,劇組經常他下戲就跑到他這邊來觀戲,偶爾癮頭來了,干脆在片場就教教霍忱,其實就是像開玩笑一樣的搭搭戲,但這些對霍忱來說受益匪淺。

    你一個人瞎琢磨有些時候就琢磨不明白,可有個人幫著你指引指引,一下子就找到了開關一樣。

    寇晴公司這邊挖了幾個演員,一開始她也決定要放棄霍忱了,可還是有點心癢癢。

    專業眼光來看,她真的覺得霍忱可行,真的有爆的機會,千里馬和伯樂就是那么回事兒唄,他紅就有他紅的好處,他不紅也有不紅的好處,正好林喬和霍忱一個劇組的,寇晴就動心思了。

    她需要先探探霍忱的口風。

    太過于現實的現在不適合提,等一切談的七七八八再講,她花大力氣把霍忱挖過來,給你資源當然是要從你的身上砸錢出來的,難不成就真的覺得你是特別的存在啊,瞧一個人好不好,就是瞧這個人身上能不能炸出來更大的價值。

    她覺得霍忱身上還是有。

    接洽了一下,霍忱那邊有點動搖。

    寇晴以探林喬班為借口來了影視城,今天大家下戲都蠻早的,三個人一塊兒吃口飯。

    見到寇晴的人,霍忱才知道這人是誰。

    平時沒接觸,聽過名字,可全中國有那么多重名的人,他哪里會想那么多,寇晴他一點都不陌生,怎么會陌生呢。

    寇晴笑呵呵伸了手,“寇晴。”

    她覺得霍忱應該沒那么缺心眼會點出他們見過。

    “霍忱。”

    寇晴手上有很多霍忱的生圖和帶妝照片,想簽他就得把人研究透了,各方面真的太適合走流量這條路了,形象好氣質好,生圖都是那種很能打的,她十姑也算是美人的,可惜有些時候也不太上相的,但霍忱并不,他很上相,他長得好更上相,這點就要命了。

    近距離接觸以后,她這心就更癢癢了。

    霍忱在她眼中不是個人,而是很多的鈔票。

    你知道一個極其成功的明星能帶起來多少的粉絲效應,能帶起來多少的周邊這些都是錢啊,全部都是錢啊。

    滿意!

    太滿意了!!

    “你這目光太火熱了,不知道的還以為看上他了呢。”林喬吐槽寇晴。

    他當初是沒瞧上寇晴的小公司,畢竟規模不算很大,寇晴那個時候在這行還不算是太出名,可他的約他媽說了算,不知道寇晴怎么說動他媽的,后來就簽了,簽了以后也沒想到這個女的瞧著不出奇,可手腕真的厲害,所有的資源砸下來砸到頭上,林喬才知道一個道理,你永遠別去小瞧任何一個你覺得太行的女人,這些女人們是很嚇人的,潛力無限啊。

    寇晴的專業素養絕對過硬,圈子更是廣泛,一些高奢她能很輕松就談下來。

    “霍忱今年二十……”

    霍忱接了一句,“25了。”

    “25也不小了,在這個圈子里說小就小,說老也老,青春飯不好吃。”
【網站地圖】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浙江6 1开奖结果 七星彩近300期开奖号码 燕赵福利彩票网排列7 中国股市今日行情 最新最全黑尤冮体彩6十1 十大互联网理财平台排名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l sg飞艇官方下载 股票开盘前可以买吗 道指期货实时走势图 海南体彩41开奖号码 股票融资比例最高多少 七位一尾短打一生肖 彩票幸运农场玩法 股票涨跌原理举例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