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686/

第190章 你愛我
    江巍照:“這話是從何說起啊。”

    趙生生笑,“從她眼睛里看到的。”

    “看到了什么。”

    “沒有愛。”

    愛一個人絕對不會是這個樣子的,自己也有談過刻骨銘心的戀愛,完全不是江珩和寇熇這種,寇熇看江珩看起來更加像是朋友而非親密愛人,對她這個未來婆婆就更是沒有一絲的討好,親熱是有的,不過她覺得那是那個孩子身上自帶的屬性。

    江巍照覺得挺莫名其妙的。

    他媽看得出來,他也看得出來。

    “也許你看錯了。”

    江珩的事情他不想多管。

    “是不是看錯早晚都會有定論。”

    江巍照送母親回到家,他之前一直覺得霍忱長得讓他很有熟悉感,那種感覺似是而非,很朦朧霧化的感覺,你抓不準這種感覺,用手機搜了幾張霍忱的照片,他發現個中緣由了。

    霍忱和寇熇長得……有點像。

    很奇特的事情。

    霍忱外出拍戲五個月,正好趕上過年的時間,主演都沒休他一個男配更沒的休,中間劇組放了兩天假,哪里也去不成,來回時間也不夠,加上春運人多,想來想去就留劇組了,主演是今天走的,大約明天一早就又會飛回來。

    百般無聊躺在床上刷手機,給寇熇發消息。

    寇熇是霍忱談的第一個女朋友,正正經經交往正正經經談的第一人,除她之外真的就沒有了,他的戀愛經驗不太豐富,大多數都是現學現用。

    在不在?

    消息發送過去,等待著寇熇的回復。

    寇熇陪她爹回上中了,說過的過大節一定是姓寇的聚集在一塊兒的,往年因為上山拜祭的問題父女倆鬧的不可開膠,寇熇她奶死了以后達成和平協議了,寇銀生要祭拜母親的,寇熇也祭拜她媽,這回感同身受,誰也別挑誰,大過年的去山上祭拜。

    寇鶴爍陪著寇熇,他四處望望,打著哈氣。

    寇家的大本營就在上中,很多的生意都沒辦法挪動,挪了根就動了,這些年在這里盤根交錯的哪是說走就能走的。

    “昨天幾點飛回來的?”寇老七閑閑問著。

    他妹啊就是個大忙人。

    寇熇蹲在地上給母親上香,四周都是山,這里的環境很好,雖然很偏。

    “早上飛回來的。”她半蹲著等香點燃。

    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氣:“這里的環境始終這么好。”

    寇鶴爍覺得也就那樣,聳聳肩。

    “你不上去?”寇熇挑眉。

    她奶的墓地在上面,是風水師挑的位置,那些看風水的不都是講的天花亂墜的,說有多好多好,反正她爸就信。

    “那行,我上去看看。”

    寇鶴爍離開,寇熇重新蹲回地上,伸手擦擦墓碑,指尖上沾染了一點灰塵,她給她媽擦擦照片。

    “過年來看看你,那個死老太婆就埋在你的上面,等我找個時間把她墳挖了……”

    磨著牙一副開玩笑的口吻說著。

    其實她是真的有想過這樣去干,寇熇一直都覺得寇銀生就是故意的,她奶埋哪里不行就非要挑她媽埋的地方,還偏偏埋在她媽的上頭,這活著的時候就欺負她媽,死了還得繼續欺負是吧。

    “你啊,眼神不行,挑的丈夫太遜,有來生別找他這樣的……”

    長得那么好看找什么樣的男人找不到,找個這種敗家貨。

    她爹那人瞧著是挺好的,可自私的很。

    沒講幾句,老六老七老bā lǎo九都回來了,祭拜嬸嬸然后乘車離開。

    她在車上接到霍忱消息的。

    懶洋洋回:“干嘛?過年放幾天假?”

    霍忱回復速度奇快無比,幾乎是她的消息發過來就先是對方正在回復當中。

    “就放一天假,來回折騰沒意思。”

    “豈不是很可憐?”

    霍忱是想她過來陪自己,可話說不出口,人家有父親有兄弟有家人的,憑什么扔下一大家子的人過來陪他,可寇熇問都不問,又有點不爽。

    “是可憐啊,可憐沒人愛。”

    “老十……”

    老八和寇熇說著話,寇熇這一分心就沒顧上霍忱。

    霍忱連續和她講了五六句,沒人理。

    從床上爬了起來,坐起來盯著手機看,看她什么時候回復。

    寇熇想起來霍忱都是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家里亂糟糟的都是人,一堆孩子抓著她要她帶著玩,紅包發下去寇熇叫他們自己去玩,實在是沒有精力和這幫小孩兒們起哄。

    回房間給霍忱回消息。

    “要不要我去看你?”

    抓著手機查機票。

    實在是今天是大年三十,哪里還能有什么剩票,機票特別不好買。

    霍忱在林喬的房間吃飯,手機響,他看都沒看。

    小孩心性又上來了!

    其實什么道理都懂,但控制不住。

    男人談戀愛有些時候智商不僅僅是負數,還會bào zhà呢。

    寇熇又問:“生氣啦?”

    慢悠悠把玩著手機等他回復。

    太清楚霍忱的性子,沒能及時理他,所以不高興了,霍忱是屬于那種一點就炸,但一哄就好的類型。

    寇熇對付他,綽綽有余的很。

    悠悠閑閑,一點不急。

    林喬的反射弧奇快,見霍忱的手機響,霍忱又不肯接,就猜到是怎么回事兒了。

    “吵架啦?”

    霍忱:“嗯?”

    “你手機一直響,不是女朋友嗎?”

    “沒有,我沒女朋友。”霍忱否認的臉不紅氣不喘。

    林喬:“……”

    當他瞎的啊?

    寇熇這邊買了機票,好在有退的頭等艙的票,價格是貴了許多,不過這個時間能買到就算是走運,去寇銀生房間打了招呼。

    推門就進。

    “死丫頭,不會敲門啊。”寇銀生正休息呢,聽見推門聲,操起來床上的枕頭照著寇熇就砸了過去。

    他進親生女的房間從來都是敲門的,寇熇進他房間從不敲門。

    萬一你爹我正在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呢?

    寇熇很利索躲了過去。

    “這么多人陪你,我就不陪了,我回去了。”

    寇銀生出聲叫住親生女:“你回哪兒去?”

    “回家呀。”

    “回哪個家?大過年的你回哪個家,怎么還得登門陪人家過年啊?”

    找個不相配的就算了,還把自己放那么低,他瞧著有點來氣。

    養你是為了配合別人的?我養你是為了叫你享受生活,不是為了叫別人享受你的。

    早知道就生兒子了,生閨女一點用都沒有。

    “老寇啊,你管太多了。”

    吐槽親爹。

    “愿意去就去吧,不過你這樣的小心人把你吃得死死的。”

    搖搖頭,他這種久經沙場的實在不明白怎么會生出來這樣的女兒,她小時候看起來挺花心的,為什么長大就變成這樣了?天底下的男人那么多,多喜歡幾個,多談幾個,實在不行結了婚感情不好外面擺兩個,這不好嗎?

    “我走啦。”

    反正也有那么多的人陪你,你不會寂寞的。

    寇熇上飛機之前給他發的消息,他沒回,下飛機又給他去消息,他不告訴自己確定的位置,她沒辦法找啊。

    “我下飛機了,把你的地址給我。”

    好半天微信也沒動靜,寇熇在機場找了個自動販售的咖啡機前慢悠悠喝著咖啡。

    霍忱和林喬吃著飯,突然說自己有事情就回房間了。

    發了定位給寇熇,自己沖進洗澡間洗刷刷。

    他們住的這破地方,寇熇包了車付了往返雙倍的價錢人家才愿意送她,到達的時候正巧遇上了林喬。

    林喬和寇熇不熟,但見過一次。

    “我們是不是見過?”林喬像寇熇的方向挪了十幾步。

    你瞧他年紀不小了,偶爾做事情還有點孩子氣。

    寇熇腦子里過了一遍就想起來林喬是誰了,笑著說:“是見過的,寇熇。”

    伸出手。

    林喬一臉驚喜,“ěi nu和我握手,怪不好意思的。”

    寇熇:“……”

    林喬伸出手。

    “來這里玩嗎?”

    這里倒是有兩個組都在拍戲,游客過來玩的可能性偏低,特別今天還是大年三十,找人的可能性很大。

    心中微微遺憾,ěi nu人人都愛嘛,他自然也愛的。

    和這樣的女人談戀愛,估計會很有趣的。

    欣賞這個東西是瞞不住的,喜歡就是喜歡。

    “隨便來看看。”

    寇熇沒講實話,她也不想給霍忱添麻煩。

    “去哪里,或者我可以給你指指路。”

    “多謝你呀。”

    “你也姓寇,說來還真是巧,我老板也姓寇……”

    “寇晴是嘛。”

    “對對。”

    “寇晴是我侄女。”寇熇道。

    “難怪……”

    他又不肯先行離開,寇熇只能按照定位上的位置去找,附近真的挺荒涼的,賣什么的都沒有。

    老遠霍忱出來接她,天剛擦黑,路燈也不是太多,光線不足,影影綽綽能看清是兩個人,林喬臉上掛著笑,霍忱的表情瞬息即變。

    “出來接人……”嗎?嗎字被林喬吞了下去。

    眼下在看不明白那就真的是瞎子了。

    有些小尷尬。

    哦,原來是找霍忱的。

    有點可惜。

    寇熇是他喜歡的類型,他的年紀也應該談一場正式的戀愛了,以結婚為目的的那種戀愛。

    “喂……”好半天他才緩緩叫了寇熇一聲。

    寇熇笑著,滿眼都是笑意,看見他就更高興了。

    “來接我呀。”

    她聽見他說,“走個路也像是個蝸牛一樣,來干嘛。”

    他的臭臉卻擋不住她的好心情,寇熇輕飄飄走過來挽著他的胳膊。

    霍忱有點后悔。

    明明沒想講這些廢話的,他看見寇熇只有高興只剩開心了,可不知道為什么看見林喬的那一瞬間他就不爽上了,又沒辦法對著林喬怎么樣,對她一講話就嗆聲了。

    恨自己的情商低。

    想到這,又十分突兀地開口說,“這么冷的天又是過節……”

    他想她來,但又不想她辛苦。

    寇熇永遠一百分,霍忱只有二十分他想。

    他是個特別糟糕的男人,是個很小氣的男人。

    不回他的消息他會生氣,來見他了,他又一副死人模樣。

    情緒控制的不太好,不明白為什么在外面面對別人的時候他那么冷靜,一見到寇熇腦子就發蠢。

    “就是過節才要過來陪你,一個人過節多無聊……”

    勾著他的手臂繼續前行,古城里面好像是空的一樣,原本跑來這邊拍戲的劇組就不多,和其他的影視城比起來這里差遠了去了,要什么沒什么。

    林喬已經離開了,霍忱有心想解釋兩句,又覺得畫蛇添足。

    說多錯多。

    寇熇:“我和那位兄弟只是很偶然見了一面,那天你也在現場的。”

    霍忱咬牙。

    她看出來了!

    太糗了。

    堂堂男子漢,因為這點破事兒生氣,搞的自己唧唧歪歪,實在不像男人。

    “你說什么呢。”

    事關男人的尊嚴,打死也不能認。

    寇熇攤手:“你沒往心里去就好,我怕你心窄,不停的想啊想的,想的腦子都要bào zhà了。”

    “你有病吧。”他選擇開噴。

    寇熇伸手拍拍他的臉,一臉憐憫看著他,“怎么辦啊霍忱,你愛我愛的要死,我要是劈腿,你豈不是要上吊zi shā。”

    霍忱氣的……

    推開她。

    “你等著吧,等著那一天吧。”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北京pk拾网址 陕西11选五胆拖玩法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推荐 韩国快乐8基本走势图 贵州11选5怎么买中奖 北京期货配资网 甘肃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辽宁35选7历史查询 江西多乐彩11选5今日开奖 北京股票配资网 江西11选五任五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的步骤图 福彩天天选4开奖号码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 五分快三走势在哪可以看 股票配资客户开发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