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712/

第225章 江珩比愛情貴
    這個世界對女人要求如此之高。

    長得漂亮,真的遇上比你更有權勢的人,你想躲那基本是躲不掉的,自身努力熬成了女強人,可遇上瘋子,還是照樣的別無他法。

    相比較第一種情況,真喜歡假喜歡至少存在個喜歡,之于寇熇,她的價值從來就不存在被江珩考慮的情況,江珩不愛她,甚至一點點的心動都沒有,他被女人慣壞了,什么樣的柔情蜜意都見過,根本不屑寇熇這一類型,但他喜歡剝奪。

    剝奪你的zi you,剝奪你真正想要的,他只管想他,不考慮他人。

    在他來看,錢是個好東西,可以用來解決一切。

    錢似乎也確實就是個好東西,叫人著迷!

    因為趙生生生病入院,江珩動了結婚的念頭,但僅僅是動了幾秒,結婚對他來講不劃算,意味著以后拆不清的財產,他是有錢而且非常有錢,但他的錢為什么要便宜女人呢?他玩女人花出去的錢那是打賞出去的,意義是不同的,在江珩的世界中,女人很可愛,但女人也很丑陋,沒幾個能值得他去尊敬的,除了他母親和奶奶。

    助理送江珩回家,江珩剛剛有些頹廢,下了車沒走兩步,接了一通電話。

    助理將寇熇接到江珩的私宅,他這個家外面那些女人都沒登過門,他不許。

    “江先生在通電話,寇xiao jie喝些什么。”

    “白水就好。”

    傭人笑了笑,退下去給寇熇倒水。

    等了足足四十分鐘,江珩換了家居服出現,手上的東西照著寇熇的方位直接扔了過來。

    “看看吧。”

    這次他作陪!

    這個禮物夠不夠大!

    算是還你的!

    讓你損失了愛情,總要彌補你點什么的。

    寇熇打開文件,二十分鐘以后,她和霍忱的未來已經被決定掉了。

    她忍不住道,“你何必出手搞他。”

    江珩頂著一張棺材臉:“我怕你腦子短路,一個男人而已。”

    犧牲他一個,換你全家還不夠嗎?

    寇熇不答話,江珩揉著太陽穴,他準備送客了。

    “其實選擇我也沒那么不好,至少中寰可以上一個臺階,你也知道的你爸那種經營模式早晚都是要垮的,他是前輩子的運氣太好,可人這一輩子只是靠運氣而活,那運沒了命也就沒了。”

    寇銀生?呵。

    江珩從未把那個暴發戶放在眼里過,暴發戶就是暴發戶,沒有點根基。

    不然也不至于一點小事情被人搞到差點全家去跳樓。

    中寰抱上江家的大腿,他不出事,中寰不會有事。

    寇熇但凡腦子是正常的,她就該知道要怎么選,用一段感情換中寰一個輝煌,這買賣怎么看都劃算,不是他媽情況特殊,她也占不到這種便宜。

    話不多說,直接起身。

    “你自己回去吧。”

    他也懶得管寇熇是怎么來的,怎么回去,這都不是他該操心的事情。

    女人嘛,需要的時候就哄一哄,不需要的時候一腳踢開就好。

    童話世界也有后續,那王子和灰姑娘結了婚以后呢?還是和和美美嗎?

    寇熇回了公司,進了寇銀生的辦公室。

    寇銀生現在退居二線,可能就如江珩所講的,他的好運真的是用光了,近些年特別是離開上中以后就有些玩不轉,這也是他為什么堅持偶爾要回上中的原因,他覺得自己的氣和運都留在上中了。

    “看看吧。”

    寇銀生看了兩眼,滿臉詫異去看寇熇。

    “哪里弄來的?”一股喜悅瞬間擊中胸口,心中的壯志豪情似乎又重新閃現了出來,如果是這樣的話,能拿得到的話,中寰……

    他的中寰啊。

    寇熇雙腿交疊,拉過來她爸的內線電話,按了一下:“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知道了寇總。”

    電話推回去:“江珩給的。”

    江珩……江家還是本事。

    寇銀生由衷感慨,他是白手起家,以前在上中多風光,可是這進了b城就什么也不是了,江珩某些方面來講,真的是寇家高攀都攀不上的,“好好的怎么會便宜我們。”

    這么大的餅,他沒有理由不吃的。

    “他媽入院了,你也知道江家兄弟倆都是孝子。”

    老大老二都算,是那種為了母親能豁出去命的人。

    寇銀生:“你們要結婚?”

    這對寇熇來講,其實沒有任何的損失,甚至這是江家給他們姓寇的灑下了破天的富貴,老寇也猜得到條件是什么,他很心動,這種怎么能算是交換呢,完全是姓寇的單方面進行占便宜,天大的機會,正常人都會伸手去抓。

    他很想讓寇熇馬上應……

    可。

    過去他對江珩有多不滿,現在就有多滿意,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男人不壞男人也不愛,寇銀生能理解站在食物鏈頂端做出的一些非常理選擇,其實把瑕疵去去來看,江珩是個很完美的人。

    霍忱啊……

    真的是太不入流了。

    怎么比?

    可他曾經答應過寇熇不插手去管她的事情,老寇也很糾結。

    想女兒不要感情用事,一段感情真的沒有中寰來的重要,霍忱根本不具備在選擇的行列之中,怎么選嗎?他就算是紅破天又能如何?

    “暫時應該沒這個打算,我側面打聽了一下,不會要命的。”

    病的是重,但還是有救的可能性。

    說來也是命好,一家四口,三個男人把你放在心尖上寵。

    “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不過寇熇我提醒你一句,別做讓自己后悔的事情,愛情這個東西不會永遠長久,你今天愛他愛的失去分寸,將來就有可能埋怨都是他帶衰。”

    寇熇抬眼:“爸,你知道我看見這份文件想的是什么?”

    “是什么?”

    “我想我的愛情可真廉價。”

    寇銀生安慰她說,“人人都這樣。”

    想說,那么舍不得,就多出點血,兩個人好上一場,這也是應該的,他想要什么就送他什么,也算是為這段感情買了單,愛情都是有價的,一個男演員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得到別人夢寐以求的,這不是很劃算的買賣嘛。

    一棟樓夠不夠?

    這個時候他不太愿意將自己的薄涼展現在寇熇的面前。

    幾乎江、寇達成合作協議同時,網上針對霍忱的聲浪終于過去了,那位江先生說未婚妻以前和大明星談過戀愛而已,很好的回憶,至于說視頻,那是有人惡意做出來的,不管網民信或不信,事情塵埃落定,不僅如此霍忱還得到了更好的資源。

    這就是江珩的回饋。

    至于寇晴那面會做什么樣的回應以及手段就不是他會管的了。

    寇晴也確實做了一些事情,這種丑話霍忱形象的事情,雖是真但這第三者的名頭怎么樣也不能認,一旦認下來人設就垮了,人設垮就意味著這個演員可以直接宣布放棄了,可以涼涼了。

    公司給出的幾個方案中寇晴偏向于寇熇腳踏兩條船,女人嘛總是恨女人來的更快一些的,把霍忱塑造成無辜的能盡快的洗白,洗不洗徹底也得先從爛泥里給揪出來。

    找上一些曾經三中的學生,說一些模棱兩可的話,那高中時代他們倆就好,誰知道是談戀愛還是其他的,真的要分前后,也是霍忱排在前面。

    一瞬間,又變成了一面倒的情況。

    因為這情況,霍忱和寇晴鬧的非常不愉快,霍忱在寇晴的辦公室吵的聲音外面都聽得到。

    寇晴氣的太陽穴生疼。

    就為了一個女人!

    就是個戀愛腦啊!

    寇熇是圈中人嗎?就算是有言語傷害,傷害得到她本人嗎?形象這個東西不就是用來毀的,你擔心她還不如擔心自己的前程。

    “我要解約。”

    寇晴冷笑了出來。

    “解約,霍忱你是真的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當成天了,你能紅成現在這個樣子沒有我寇晴有你今天嗎?”

    忘恩負義的狼崽子!

    事實上寇晴想說更惡心的話,不過理智叫她尚且保留幾分臉面。

    她干這一行,還是不要把人得罪狠了的為好。

    和寇晴吵翻,寇熇來電話。

    霍忱摔門而去。

    就在同一天,霍忱打算和寇晴鬧掰,并且要堅持為寇熇名聲洗白的這一天,遭受了幾乎是人生中最重的一擊。

    高中時代那個不算。

    那個時候尚且還能爬起來,他還年輕,受了傷還能扛得住,可今時今日他是抱著賭上一切的想法要胡寇熇一個周全,被最愛的人捅了一刀,狠狠的一刀!

    約在了他的出租屋見面。

    他先回去的,她后到的。

    寇熇拎著包晃進了門,兩只眼依舊亮晶晶。

    她的眼睛長得很有神,面向也好。

    “網上的事情你不要管,都交給我……”

    寇熇調侃:“網上什么事情?”

    “你別看也好。”

    “看不看對我影響不大,我一個圈外的人能有什么,倒是你,護好自己就得了,有水就往我這里潑。”

    明白人做明白事嘛。

    霍忱感覺她有點怪,道:“下午我會在微博把我們倆的關系講清楚。”

    寇熇仔細聽著他講,他要做的一切,她的眼中一片安寂,并無一絲波瀾。

    半天才道:“我給你買塊地吧。”

    “突然為什么要買地?”霍忱不解。

    寇熇很顯然是有準備而來的,拿出一張草圖,點了點上面的位置,“這里搞度假酒店不錯,不做那種高級的而是做高級民宿酒店,賺頭應該也不差,做的好吃一輩子沒問題。”

    霍忱就以為她是拉自己合股,這樣的事情不是沒有過。

    “哪兒啊?”

    坐在她身邊,寇熇講了講,霍忱沒有去過那地兒,他很少度假旅游,也是后期手里有了點錢才出門游玩的,去過的地方不多。

    寇熇典型的就是個生意人,走到哪里首先想到的就是這里適合做什么,她要搞點投資。

    “需要多少錢?”

    寇熇坦白講:“不需要錢,我送給你的。”

    這話讓霍忱很是詫異。

    因為寇熇的理念就是,無論他們的關系如何都要算清楚這筆賬,這是對他的尊重。

    “為……”

    寇熇的手拍在霍忱的手背上。

    “就到這里吧,人生這條路早晚都會出現岔路,分開沒有對錯。”

    依稀光線中,他試著抬頭去看,坐在身旁的女人他不認得。

    特別奇怪。

    就那么一瞬間,這張臉他認不得。

    好像從來沒認清過一樣。

    那么陌生。

    “為什么?”

    寇熇笑意盈盈道:“我用和你的分手換一份很值得的投資,很多錢,比幾百個億還多。”

    陽光太刺眼了。

    刺得他眼睛生疼。

    這是事實,可他的內心里起了個小疙瘩,是啊,他怎么能比得上那種隨時就能拿出來幾百個億?他沒有,他賺不來。

    思緒被拉得長長的。

    “有什么隱情嗎?”

    他抱著一線的希望去問。

    其實不該問的。

    可他還是想問問看。

    不對等的關系就是這樣的。

    寇熇道:“也沒什么,你都知道的,他母親入院需要我的配合,哄老人家開心嘛,你也懂的,有錢人家的媽都特別值錢,特別江珩這個媽,先是給了我警告然后又送了我一份大禮,禮物太大不能不收。”

    “寇熇……”

    霍忱向她伸出手,他沒去握。

    是人就有自尊。

    “寇熇,你……”

    眼淚唰就掉了下來,這不是拍戲,也不需要很努力讓情緒跟著進入一種狀態。

    寇熇的眼淚奪眶而出。

    “沒的選啊,他讓我沒法拒絕。”

    霍忱扭著自己的手,他怕自己會伸出手去拉寇熇,他特別想拉住她,可拉住以后講什么呢?

    他只能用自己的一只手去握住另外的一只手,很努力的攥著自己的手。

    “我不是不愛你,可愛情在金錢的面前還是會敗下陣來,江珩給我的you huo太大,他是爛他是不好,甚至就像我曾經所講的那樣,某些時候一些東西比愛情貴。”

    “就這樣吧,祝你早日遇到合心意的人。”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2013年福彩3的319期天中图库好运彩 江西快三玩法 大同股指期货配资 排列三和值尾遗漏值尾 25选5中奖规则 金手指北京快三号码推荐 铭创配资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200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交流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羚锐制药股票股吧 陕西11选5最大遗漏 近30期排列五走势图 获取股票历史数据 北京十一选五任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