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721/

第234章 請你出去
    “那人……”喬娜和霍忱一同出了門,抓重點說。

    公司是公司,她是她,有些時候處在這個圈子里她也沒有辦法,但是今天真的不是,一丁點都不是。

    “我不知道有他,知道的話我不會來。”

    心中略略組織了一下語言,很多的話她沒辦法對霍忱講,演演戲其他的都不管誰都想這樣活,可不是誰都有資本這樣活的,一些飯局喜不喜歡都得參加,不過她有屬于自己的底線。

    霍忱:“嗯。”

    喬娜滿臉通紅,她講的是真的,霍忱別以為她撒謊。

    可再去解釋吧,好像也沒必要。

    給助理打電話,叫助理來接自己。

    “你先走吧,我等她開車過來。”

    霍忱嘆道:“你助理在哪兒呢?”

    喬娜說了個地方,開過來也得一個多小時,但她除了等沒有其他的辦法,自己打車離開她什么保護措施都沒有,怕出麻煩。

    “我送你一程吧。”

    一路上喬娜都很安靜,霍忱在前面開車,她坐在后面的位置。

    送到地方道了謝馬上下車。

    霍忱開車準備回家,手機響,提示家中有外人進入。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的家除了他本人其他人都沒鑰匙,包括助理,他也沒有請打掃的阿姨,誰進他家了?

    踩了油門往家里開。

    就算知道有人進去了,現在也不方便報警,家里沒有太貴重的東西,真的要說也就是一些穿過的衣服鞋子以及一些品牌方贈送的禮物,但是有臺電腦,霍忱有點后悔,早就應該清理干凈的,可放著遲遲沒動。

    不太愿意打開去看,其次也是不想把那些東西都清掉。

    感情這事兒吧,不好講誰對誰錯的,愛過就別埋怨,他留點東西呢也不是為了懷念,就是放著沒想去動,也沒那個精力。

    一路開回家,急匆匆上樓。

    想衣服什么的丟丟就算了,家中可能還有點現金也不太多,他用錢的地方不是很多,大多數有助理跟著,買什么直接叫助理刷卡就好了,乘坐電梯抵達,刷卡進門。

    門鎖響了一聲,彈開。

    一拉門。

    “嗨!”

    霍忱也沒料到會是她。

    進他家中的人竟然是寇熇。

    感覺就挺……

    挺想罵人的。

    任何角度來說,她都沒有權利在自己不在的情況下進入這個房間。

    “怎么進來的?”他問。

    “按密碼。”

    不巧,是她生日。

    就這么進來的。

    霍忱黑著一張臉,滿臉不耐。

    其實有挺多話想對她講的,她那么明白的一個人,現在干的都是什么事兒啊。

    “我沒記錯,這里是我家吧。”

    “嗯,你家。”

    “那你經過我的允許就進入我家了嗎?”

    “抱歉,我不太確定你什么時候能回來,順手試了試密碼,然后就……”

    霍忱問:“你有事嗎?”

    寇熇道:“來看看你。”

    “看過了,挺好的,那回去吧,密碼我會改掉,你也別多想,我工作實在太多了顧不上去改。”

    這個理由半真半假,是真的很忙,懶得去改也是真的,不愿意改多少也有點這個成分吧。

    “朋友都不能做了?”

    “寇熇。”霍忱直視寇熇,“我不知道你又想玩什么,你就放過我吧。”

    他玩不起,也沒那個時間。

    現在一心都撲到事業上面去了,不想談戀愛。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可怕。

    寇熇勉強說;“我覺得我做了一件錯事。”

    “你不會錯,我要休息了,真的回去吧,你真的有心里話要講也不應該是對我來講。”

    “打擾了。”

    等她離開了,霍忱一個人站在原地生氣。

    特別生氣。

    就是氣她。

    這個人永遠不會考慮別人的心情,和她那個未婚夫一個樣兒。

    難怪他們能成為未婚夫妻,性格可真是像啊。

    馬上出門去改掉了門的密碼,然后家中大大小小的密碼都試著去改,改密碼就會涉及到一個記不住原有密碼的窘態,當時設置密碼為了增加點難度,結果前面都加了些什么自己都忘記了。

    點開文件夾。

    他們倆好的時候拍過不少照片,當然不是那種亂七八糟的,但有些也挺不雅觀的,想都沒想全部刪除,然后清空回收站。

    晚上師兄打電話,讓他過去吃飯。

    霍忱很喜歡師兄家的氣氛,一群師兄弟天南海北瞎聊瞎侃,現在這些人當中看似他混的挺好,師兄是絕對的偏心眼,不許別人說霍忱一句不好,處處維護。

    “霍忱啊看見沒,你師兄搞的和你爹似的。”

    師兄笑:“這輩分讓你論的……”

    只有這里能讓霍忱大給特給面子,誰敬酒幾乎都喝,來者不拒。

    喝的七七八八,有點上臉,嫂子叫他出門吹會風,主要也是怕他喝多,人孩子現在要保持體形,哪里能和你們這些糙漢子們似的天天喝大酒。

    進了上屋,師傅摟著那狗玩呢。

    叫霍忱坐。

    “喝酒啦?”

    霍忱點頭。

    “能喝嗎?”

    “不太能喝。”

    “看著也是,酒這東西少碰,徒弟啊什么時候帶著師傅去吃烤肉啊?”師傅美滋滋問著。

    霍忱:“……”

    借他兩個膽兒,他也不敢啊。

    “饒了我吧。”

    “就知道你膽兒小。”師傅拍拍狗頭,叫小狗去霍忱的一側,霍忱其實不太喜歡寵物的,但也是分誰養,師傅的狗能不喜歡嗎,直接抱起來抱到懷里給順著毛,他可沒少照顧它啊。

    小狗很是享受地把肚皮給了霍忱。

    霍忱:“……”

    師傅:“它喜歡你。”

    “你天天給它揉肚子,它也喜歡你。”

    “怎么樣啊,紅了是什么感覺?”

    “就挺好的吧,心踏實了,落地了。”

    如果一個人正爆紅階段,他講自己一點不想紅,霍忱會覺得那個人有點虛偽,他想紅做夢都想紅,紅了以后約束多了但心踏實了,不像是以前心總懸在半空,哪怕被人瞧不起,覺得在金錢和愛情之間沒辦法選擇他,但他還是挺喜歡這份職業的。

    他喜歡演戲,真的很喜歡。

    “踏實了就好,人啊就怕腳不落地。”

    霍忱遞給師傅一個抱枕,塞到師傅的背后,老爺子念念叨叨,小徒弟嘛肯定多寵愛,給他講些做人的道理,幫他理理有些講不清的事兒,小孩子就得有個老人在跟前兒是不是幫著瞎指揮一下。

    “沒談個朋友?”

    霍忱勉強道:“談了,分了。”

    師傅在一旁調侃:“就之前鬧的挺大的那個富家女?”

    兒子和他講的八卦,當時兒子還叫他給踹了一腳。

    覺得這小子也是,那么大的歲數了,怎么還竟喜歡聽這些八卦呢,怎么當師哥的。

    霍忱不說話,師傅也不急著問,他靠著枕頭靠著靠著突然閉上眼睛,小小瞇了一下,兩三分鐘以后忽然睜開眼睛,“因為什么啊,你不喜歡她了還是她不喜歡你了?”

    “都不是。”

    “那因為什么啊。”

    霍忱說:“師傅,你這么刨根問底的,到底是想安慰我還是想聽八卦呢?”

    做師傅的笑了。

    “當然是想聽八卦了。”

    霍忱坦白:“大概我不夠優秀吧。”

    “就說你想的多,思想上總帶著包袱,你現在這個樣子已經是很多人望塵莫及的了,優秀看和誰比,你非要挑那天上的人去比,比得過嗎,那么想不開做什么。”

    霍忱不去給那狗摸肚皮,小狗又重新爬回了老爺子的懷里,老爺子摟住它,好生喜歡。

    這條狗的地位比他親兒子都高。

    “人姑娘真心實意和你愛了一場,沒誰對不起誰,只有合適不合適。”

    “這樣講也對。”

    “放不下就證g x里還有她。”

    “有誰啊,有你啊。”

    霍忱不承認。

    早就放下了。

    一段感情而已。

    寇熇很大程度上來說并不是"qg ren"的情分,他們倆勾勾纏纏的東西太多,剝絲抽繭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馬上清干凈的。

    “你要是這個態度,她有心回來,你一準兒還得掉坑里去。”

    當師傅的太了解徒弟。

    這傻小子!

    霍忱聽見這話,臉一黑,想起來今天家中的不速之客,心情瞬間就糟了。

    醒醒酒,嫂子把他送回去的,因為他喝了酒沒辦法開車,一路上嫂子都是念念叨叨的,又帶了一大堆的吃的,跟著霍忱回了家,然后打算都塞冰箱里,一開冰箱一愣。

    “你這家里是誰來過了啊?裝的這么全乎。”

    霍忱一愣。

    霍奶奶塞進去的那些東西他根本不知道,一直忙工作最近才回家,回來也沒開過冰箱,嫂子說他才知道。

    “我奶之前來這里照顧我。”

    “怎么沒給我來個電話,我和你奶認識認識,我們都是一家人應該見見面的。”

    霍忱一陣感動。

    一家人!

    嫂子對他是真的好。

    他能入這行,都是嫂子和師兄在背后幫的忙,其實也不是人家的責任,人家卻得管你。

    “下次有機會的吧,她走的急。”

    “和奶奶握手言和了?”

    霍忱撓撓頭:“也沒恩怨,講什么握手言和。”

    嫂子試著把自己帶來的東西塞進去,又將冰箱里爛掉的水果清理出來,她一會離開好帶走。

    “你嘴上不說,可那個時候整個人身上圍繞著一股氣息,好些年也不和家里聯系,其實人上了點年紀吧慢慢那些事情就看開了,有什么過不去的呢。”

    “嫂子我弄吧。”

    “行了,你就別沾手了,我做這些都做習慣了。”嫂子笑容和藹道:“感情這事兒也別太執著,好姑娘多著呢。”

    出事那時候沒敢勸,怕霍忱想的多,覺得嫂子和師兄怎么那么事兒啊,現在過去了,提一嘴。

    霍忱這小子吧,有點重情也是有點沒開竅呢,不是不懂談感情而是一根筋,男孩子這樣就很容易吃點虧。

    “你奶對你也挺好啊,這水果沒少買,不過都便宜冰箱了。”

    清出來一口袋。

    又講了幾句,嫂子就開車往回去了。

    關系好也不是天天都要聯系的,越是關系好越是會將距離拉得開一些,知道也體諒霍忱很忙,孩子過年過節都有到家里都給買禮物的,這已經足夠了。

    嫂子走了以后霍忱攤在沙發上發呆。

    老丫頭帶著兩兒子回了上中借錢,可惜這次沒借到多少,實在是她借錢的次數太頻繁了。

    原本打算把小二放到母親身邊,也不是說養,而是孩子打工也得有個住的地方吧,平時也得有人多留心照看一眼啊,可母親不應。

    母子三又硬座坐回來的。

    到家進門就開始干活,半點沒閑著。

    老二那是鬼心眼真的多,和他爸私下就偷偷講了。

    “……爸我好想有個哥,聽我姥的意思好想挺有錢的,我和我媽講想投奔他,我媽不答應。”

    當爸的沉默半響,“聽差了吧。”

    真的有這種人物,她能不聯系嗎?

    自己找的這個媳婦除了能生兒子,也沒什么長處,人也很懶,真的有那種很有錢的兒子,恐怕她自己早就找上門了。

    “沒有,我聽的真真切切的。”

    “你說要留在上中打工,你姥沒留你嗎?你們回去看見你大姨和二姨了嗎?”

    兩個大姨子有錢他是知道的。

    “留什么呀,走的時候我姥生怕我留下一個勁的提醒我趕緊下樓,我們回去誰都沒看見,誰都沒來,家里就我姥一個人。”

    隋家的人態度很明確,壓根沒拿他們當親戚看。

    想當初老丫頭的大姐說過,離婚然后回上中,她管,老丫頭是認命了,想就這么過,她姐也由她了,那本人認命其他人還多管什么呢。

    當爸的一聽兒子講的話,挺惱火。

    他也沒回去,而且千里迢迢三個人回去的,至于這么絕情嗎?

    “你大姨二姨電話也沒打嗎?”

    “我給她們打了電話,一聽我聲音就掛了。”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河北11选5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保利地产股票分析报告 江苏快三app手机版 陕西11选5万能8码 安徽11选五直选三走势图 在哪下载pk10计划 心水一点必中特什么意思 浙江6+1开奖结果体彩19045期 在线理财平台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 汇添富上证综合指数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