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749/

262 八卦緋聞
    “你不用陪我,進去吧。”

    霍奶奶瞧著寇熇在客廳里陪自己,趕緊勸她回房間去,年輕人都不喜歡和老人待在一起,別為她破例,她自己平時也是這樣過的,挺好的,不需要人陪。

    說來也是奇怪,老太太就發現寇熇和霍忱的關系……不太黏。

    這次霍忱回來住的時間長了一點,寇熇肯定不可能每天都待在這里,一個星期大概能來那么一兩天,第二天就飛了,可人回來了不和霍忱綁在一塊兒,更多的時候是兩個人各忙各的,霍忱在房間她就會來客廳或者去另外的一個房間,這在老人來看就看的有點迷糊。

    不是說愛的死去活來的嗎?那怎么會是無話可說的狀態呢?

    她也瞧見過那些個小年輕嘻嘻哈哈的一會摟一會親的,這兩孩子可沒有那樣呢。

    觀察了兩次,感覺發現了點門道。

    答對霍忱吃過早餐,霍忱一直在視頻,霍奶奶就跑霍磊他媽這兒來了,今兒陰天生意就不太好。

    霍磊他媽買了個煎餅果子回來,正好瞧見自己婆婆進來,就連忙切成兩半。

    “媽你嘗嘗這家的。”

    “啊?”

    “早上有兩丫頭過來買煎餅果子,我這給弄好了其中一個丫頭咬了一口就說味道沒有道那邊的好,我抽時間就跑過去一趟買了一份嘗嘗。”都是煎餅果子,那自己做出來的味道差哪里了?

    霍磊他媽這人也挺要強的,做什么要么不做,要做就得做到最好,不當著她說她聽不到就算了,聽到就不可能當成沒發生,就是用醬,東西都是一樣的,怎么可能味道不一樣呢。

    不服氣!

    霍奶奶哪里嘗得出來,她覺得有白米飯比啥都強,吃什么煎餅果子。

    咬上去一口,細細品了品,你要是說不一樣那是有點不一樣,又嚼了嚼。

    “有點甜。”

    “你這醬不也是甜的嗎?”霍奶奶問。

    “是啊。”

    霍磊他媽這醬料也是自己調制出來的,她覺得味道就挺好的。

    可她賣六塊錢一份,人家說不好吃,賣八塊錢一份的卻有人覺得好吃,也愿意多花兩塊錢去買。

    又咬了一大口,滿臉狐疑:“我吃著好像是有點汽水的味兒是不是?”

    不說這醬料,皮的顏色很好講,黑色的可能就是黑米的,紫色就是火龍果的唄,可這花樣多了,錢不也增多嘛,她賣的價格劃算啊。

    婆媳倆對坐,因為有客人反映不好吃,害霍磊他媽可上火了。

    霍忱結束工作,出來遛彎,頂著帽子正好走到店門前,拉門就進來了。

    “大娘。”

    “哎。”

    霍磊他媽在里面給人炸雞叉骨呢,連忙應了一聲。

    “吃點什么不?”

    “不吃了。”霍忱剛剛吃過飯,吃的也挺不錯的,不是很餓。

    打點好客人,給霍忱來了份鐵板金針菇,端著小盤送過來。

    “嘗嘗我手藝,沒給你放太多醬料。”

    怕霍忱覺得醬料中不肯吃。

    “晚上想吃點什么啊?”霍奶奶問孫子。

    這一天做三頓飯的人不怕麻煩就怕做不好。

    “隨便吃就行。”

    “這個我就不吃了,晚上拿回去熱熱給霍忱嘗嘗吧,他們年輕可能知道問題出在哪里。”霍奶奶指著那半個煎餅果子說。

    “啊?”霍忱一臉不解。

    “你大娘買了別人家的煎餅果子,吃著好像是醬料和自己家的有點不一樣。”

    “不一樣?”

    霍磊他媽:“有兩姑娘,說我的煎餅果子沒人賣的好吃。”

    霍忱拿過來他奶的那一半,打開咬了一口。

    “我給你熱熱,放挺久了都涼了。”霍磊他媽伸手想攔。

    “里面放汽水了。”霍忱道。

    這不是他舌頭多厲害,而是念高中的時候寇熇就喜歡吃這口,他當年把學校附近的煎餅果子攤都摸得透透的,寇熇喜歡吃的是那種醬料,大概偏向于什么味道。

    “我吃著好像也是放飲料了。”

    你看,她當時咬一口就覺得味道特別像。

    “芬達橘色的汽水。”

    不僅吃起來有點甜口,而且聞起來好像也是有一股水果香。

    霍磊他媽半信半疑,“你吃過啊?”

    “她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喜歡吃。”簡單提了提,那個時候學校周圍賣煎餅果子的都不好吃,寇熇幾乎吃上兩三口就不肯再吃了,都是他專程往外跑,總是去買總是去買和對方也會聊天,老板親口講過的,那時候那老板就非常得意自己的配方。

    “那試試吧。”

    霍奶奶和孫子往回走,兩個人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霍忱能給他奶買十個房子,但別指望他去抱抱他奶,或者講一些肉麻的話,從小就沒有這方面氛圍的培養,現在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回報,很多事情肯放在心里,把過去的一些成見都拋開了就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和寇熇吵架了啊?”

    霍忱道:“沒呀。”

    他們幾乎很少吵架,主要是吵起來。

    沒的可吵。

    不滿意的直接就提了,寇熇也不是那種會憋氣的人,有什么嘻嘻哈哈就講了,講了就過去了,大多數她從來不挑別人的短處,那人就是這點好,瞧著別人就都是長處。

    她不僅和霍忱的相處是這樣,和朋友之間的相處也是相同。

    其他情侶間的矛盾到了霍忱和寇熇,等于沒有。

    “我看寇熇上次回來不是在客廳就是到另外的一個房間……”

    霍奶奶瞧見了但是沒說,她怕霍忱覺得這個做奶奶的一天事兒事兒的,可看到了忍不住會擔心,之前鬧過分手,別又怎么了,說來也怪,她覺得寇熇對自己都比對霍忱熱情,這兩人到一塊兒沒話可說,各干各的。

    “她工作多。”

    所以回來沒住兩天就他給趕回去了。

    霍忱不需要人陪,更加不需要為了陪他把她的工作搞成一團亂,他和寇熇是愛人關系,但也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寇熇需要擁有她自己的生活,自己也是。

    一回來帶著一堆的工作,在同一個空間里就不太方便,這也是寇熇為什么提出來要給霍家換個更大一點的房子的原因。

    不是不能堅持,但總回來住,確實不方便。

    后來霍奶奶拒絕了,寇熇也就不再提了。

    她曾經說過,她不喜歡回自己家那個特別大的房子住,沒有人氣,她就喜歡擠在人多的地方,每天一睡醒就看見很多人的環境里,這樣會讓她覺得幸福。

    霍奶奶也不清楚孫子講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哦,她是女孩子,有什么你就讓讓她。”

    霍忱翹唇。

    這不存在讓,他和寇熇都是平等的關系,有什么也是出錯一方的錯,絕對不可能存在他讓讓,寇熇也不需要。

    晚上十點多他躺在床上打電話,寇熇人在健身房呢。

    下班的晚,所以過去的晚。

    “……合計我們倆吵架了。”

    寇熇一愣。

    吵架?

    “哪里看出來的?”

    寇熇成長的環境中,她似乎沒有見過自己家誰和誰吵架,她和她爸的那種不算,說是夫妻吵架,但姓寇的夫妻關系一般都比較好,可能也都是后找的老婆的原因,到了寇鶴爍那里,吵不吵她不知道,但她沒有親眼見過。

    “說你不和我待在一個房間里。”

    這老太太……

    寇熇笑了笑。

    結束健身,助理開車送她回家,半路上寇熇覺得有點餓。

    “要不去吃點火鍋?”

    助理:“……”

    “你剛健完身。”

    寇熇摸摸自己的肚皮;“說的也是哈。”

    電話響。

    江珩來電。

    寇熇拍拍助理的椅背,“調個頭。”

    江珩的私人派對,大約六個人左右,寇熇這中間唯一的女性,很奇怪的是過去朋友圈兩個人也算是共通的,可這幾個人寇熇都沒見過。

    江珩依舊是那副囂張懶散的樣子。

    “姓盧?”

    寇熇滿臉劃問號。

    “就你想的那個。”

    這真的要說起來,年代頗為久遠了,但人家算是真正的名門望族,平時也很少在國內活動,和江珩是有點交情,這次回來江珩做東。

    至于江珩為什么要叫上寇熇,就得問他自己了。

    五點多,寇熇被江珩送回家的,熄了火人并沒有馬上下車,而是在車里又談了會。

    做不成夫妻,但還是有買賣可談的,江珩的眼光一向獨到,幫著寇熇撒撒網,他陰起來的時候是恨不得搞死她,可過了陰晴不定的勁兒,也算是幫了很大的忙,某種程度上而言,這個朋友寇熇是愿意結交的,甚至拿江珩真的當成是朋友。

    可偏巧,寇熇住的這個小區啊,是個名小區,有八卦記者跟著別的明星回來的,準備熬夜蹲人,結果沒蹲到想蹲的人,蹲到了寇熇和江珩。

    車里的人拿著相機咔咔咔就是按快門。

    “沒想到啊……”

    一臉興奮。

    不管是不是劈腿,就憑著一大早的叫人送回家,霍忱這頂綠帽子都帶實誠了,什么關系啊和一個男人這個時間回來,而且到了地方還不下車,鏡頭各種調焦,但可惜的是,車里的兩個人并沒有擁吻,也沒有過分的親密舉動,這樣報出去新聞就不夠吸人眼球,這種車內的照片就可以不爆了,只爆寇熇是被男人送回家的就好。

    江珩點了根煙。

    “阿姨身體最近怎么樣了?”

    關心關心趙生生的身體。

    “還成。”

    江珩該講的話都講完了,扭頭:“再也不見了。”

    寇熇推車門。

    早就習慣他這張臭嘴了。

    真的挺臭的。

    “不上去喝杯茶了?”

    江珩壞笑,“我怕我上去以后,那個誰?霍忱會哭啊。”

    寇熇瞪他,“你當他是你呢。”

    “行了,沒時間聽你夸情郎。”

    霍忱好不好的,他懶得聽,和他有幾毛錢的關系。

    “大少爺回去找美女去吧。”

    寇熇帶上車門,也不知道江珩這是受過什么傷,心這么扭曲。

    自己拎著包上了樓。

    這新聞爆出去的時候江珩關機睡覺呢,江巍照就很頭大。

    一整版都是。

    看著眼睛都疼。

    聽見屋子里有聲音,立即折報紙。

    可趙生生是誰啊,兒子那點動靜還能瞧不見嘛,通常這種情況來說就是江珩又鬧花邊新聞了。

    “江珩又出什么新聞了?”

    問的也是很無奈。

    她一個當媽的,誰看得慣兒子這樣啊,可管不了。

    孩子長大了,罵不了打就更不行了,那江珩的臉可不能隨便打,她說句不好聽的,可能小二轉個身就有人要倒霉了。

    江巍照把報紙遞了過來。

    “這是……”

    “寇熇。”

    江巍照看的很開,這種新聞其實都是不貼邊的,江珩真的和寇熇有什么早就發展了,他是那種因為別人心里有人就會放手的人嗎?明顯不是。

    “嗯,可能是工作上的接觸。”趙生生淡淡道,拿著報紙遞還給兒子:“趕緊收起來,叫你爸看見又要生氣了。”

    趙生生現在幾乎已經放棄訓兒子的念頭了,可江寧敘偶爾還會訓,訓了也不起作用,回頭小二鬧的更狠,你越是看他不順眼,他越是給你玩大招。

    “媽,我可能短時間回不來了……”

    他這工作也安排了很多,之前母親身體不好所以一直再推。

    作為兒子江巍照真的很合格,盡量都是抽時間來陪,江珩是那種一回來就會油嘴滑舌討他媽開心的人,江巍照實打實的直接用行動證明他媽的地位。

    “嗯,你別擔心家里,媽媽最近覺得好多了。”

    這個病啊也是靠養,你看她現在就連兒子的事情都不操心了,都放手不管了,身體要緊。

    “那就好,不過現場你去不了了吧。”

    江巍照的演唱會,趙生生有時間一般都會專程騰出時間去捧場的。

    “這回恐怕不行,身體方面跟不上,等下次的吧。”

    “嗯。”

    現如今靠純做音樂幾乎都無法生存的環境里,江巍照算是一枝獨秀,年年都有演唱會可開,場場爆滿,演唱會的票幾乎是搶都搶不到的那種,他和霍忱不同,沒有經歷過那么多的起起伏伏,更加沒有被粉絲罵過,他的粉絲絕大多數都是鐵粉,甚至江巍照的粉絲有些都是媽媽粉,催婚催生都是粉絲帶頭來搞的。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吉林快3大小单双口诀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是多少 股票指数基金代码 吉林省快三官方网站 股票查询在线 四川快乐12官网下载 彩票平台下载 快3走势图北京 河北快3一定牛和值 博彩网去澳门 pc蛋蛋破解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怎么玩 浙江12遗漏数据 北京快中彩大小走势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