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2756759/

272 老寇和小寇是過命之交
    “寇總今天穿的可真是……”

    “真是什么?”寇熇看向自己的助理,抿抿唇:“口紅顏色好看嗎?”

    “好看,絕對的好看。”

    寇熇說:“昨兒鋼鐵直男看見我這口紅的顏色,還說豬的嘴就是這個顏色的。”

    助理:“……”

    額。

    “我告訴他,我這個叫死亡芭比粉!”

    助理的手機響,車子還在路上前行,寇熇要去參加一個會議,剛剛拐出公司沒多久。

    接了電話,助理垂下眼瞼,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報警了嗎?”

    電話那頭回復已經報過了。

    “怎么了?”寇熇問。

    助理掛了手機,遲疑:“您父親寇總被劫持了……”

    這事兒說起來之前還真的不是寇熇的助理過于緊張,那人原本的目標是寇熇,可一直有警察跟著寇熇進進出出的就沒找到機會,那邊沒辦法下手,干脆就在寇銀生身上下手了。

    路上碰瓷司機下車去看的瞬間,人就上車了,開著車載著寇銀生回了家。

    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能報警。

    可寇家的人馬上就報警了。

    方敏都要嚇癱了,從來沒遇上過這樣的事情,這也就是在電視劇里出現的情節,現實生活里哪里瞧見過啊,莫名其妙人跟著寇銀生進了家里大門,人就在二樓,最倒霉的就是于嫣也在二樓。

    “聯系上寇熇了嗎?”

    她不敢做任何的決定啊,只能叫人去聯系寇熇。

    “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

    警察比寇熇先到,警方的意思鬧的這么大,而且觀察對方情緒不太穩定,還是建議做一些強攻,方敏方面一直都在拒絕,也不配合,她是報了警但沒想讓警察要寇銀生的命啊,你硬攻人出問題呢?你拿什么賠我?她和寇熇也沒辦法交代啊。

    “寇太太……”

    “你什么都不要對我說,你應該做的就是把人安安全全的給我弄出來,這好好的青天白日就遇上這樣的事情,你讓我們怎么想?我家都有納稅的我們都是守法的好公民不能這樣對待我們,警察是要保護老百姓安全的呀。”

    方敏方面對警察有很大的意見,什么都抵觸什么都抗拒,而且情緒也不太穩定。

    于嫣都嚇懵了。

    小孩子并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她長得也挺瘦,受到驚嚇胳膊腿就都軟了,直接癱在地上起都起不來,那人還是拽著于嫣給綁上手的,寇銀生一身的西裝筆挺,不過有點狼狽,不過老寇可是老江湖了,什么場面也都見過。

    怕?

    他沒什么可怕的。

    “你想要什么?”

    “我不和你談,我要和你女兒談。”

    寇銀生冷哼,“中寰我是老板,我說了算,寇熇能做的決定我能做,她不能做的我依舊可以做。”

    “我不和你談。”

    “叔叔……你讓寇熇回來啊,你讓她回來啊……”

    都是寇熇害的。

    都是她害的!

    自己要是死了,做鬼都不會放過她。

    于嫣一直哭一直哭,哭的鼻涕眼淚一臉,這個時候也顧不上想什么霍忱不霍忱了,都要死了哪里還有時間去想什么偶像,偶像在死亡面前不值得一提啊。

    劫持者的意思和于嫣一拍即合。

    “打電話,叫你女兒回來。”

    “我說過的,你和她談沒有用,你想要什么你和我談……”

    “啊……”

    “別叫。”

    于嫣沒有辦法去捂嘴,她就是抖個不停,她也不想叫,可你劃他脖子,她見了血害怕啊。

    “你再叫,我就弄死他……”

    “你給中寰的老板打電話……”

    寇銀生的意思,完全不需要寇熇回來,也不需要通知寇熇,他自己一個人就能解決,等警察準備好了可以強攻也就結束了,寇熇是玉眼前的人就連瓦片都算不上,拿獨生女來冒這種險?

    可方敏就偏偏領悟錯了,沒領悟錯她現在都懵了不叫寇熇回來她什么決定都不敢做啊。

    寇熇從外面進來,方敏跑了過去,握住寇熇的手。

    “阿姨你別怕,沒事兒的。”

    相比較寇熇的冷靜,方敏真的是說話現在都顛三倒四的,她是心疼寇熇,可于嫣是她親生女兒啊,她女兒是無辜的,拉著寇熇的手哭:“……怎么辦啊寇熇,他們的命不值錢也不知道能干出來什么,于嫣還在上面呢,她上午要走我就該讓她走的……”

    哭泣。

    于嫣不愿意在這個家待,是她說要下午帶著女兒去看醫生的,攔著沒讓走,誰知道就發生這種事情了。

    警察和寇熇在交談,意思還是讓寇熇和里面的人簡單溝通下,對方要什么就先答應,一定一定不能用她自己去換人質,這是絕對不可行的,寇熇的助理開始脫自己的外套。

    “我去吧。”

    寇熇按住她的手。

    “點名點姓的要見我,你以為對方會不知道我長什么樣嗎。”

    “寇總……”

    “行了,不是大事啊,換了新口紅還以為會有好事情發生,結果……”嘆口氣,結果喇叭:“我是寇熇,我來了。”

    里面被挾持的寇銀生忍不住罵了一聲。

    這些個蠢貨!

    都說了不能拿寇熇來冒險的。

    “你閉嘴。”

    事情要說起來呢,還得追溯到江珩的身上,江珩做事情一貫的不留后路,自己通過以后絕對擠兌的別人連路都沒的走,寇熇當時也提醒過江珩,萬事別做的太絕,可江珩不聽,因為是合作項目,具體的都是寇熇在跟進,報應沒報到江珩的身上,倒是提前報姓寇的身上來了。

    提出的要求基本上是不可能同意的,真的口頭上答應了放了人以后她還是會變卦的。

    對方就要寇熇一句承諾,寇熇不肯給。

    方敏:“……”

    你先給他啊,先隨便答應了。

    把人騙過去不就好了。

    “這些錢對你們來說什么都不算,可我破產了就沒以后了,我上有老下有小……”

    人到中年真的沒的破啊,只要中寰給他個喘口氣的機會,他還能活過來的。

    寇熇:“我現在就算是答應你了,你心里也很清楚的我做不到。”

    刀逼在寇銀生的脖子,又見了紅。

    “你要錢不要你爸的命是嗎?”

    “那是我親爸,你也說你上有老下有小,罪不及家人啊,我進去你把他們倆放出來……”

    “寇熇!”寇銀生的眼睛瞪得死死的。

    這個混賬東西!

    “我爸怎么說也是個男的不好控制,不如我進去,我們當面談。”

    劫持者猶豫了。

    他想求求寇熇,這劫持寇銀生根本不是他的本意,他上次去制造車禍,可寇熇實在太精了,經常堵不到她的車,跟蹤了幾天又發現有警察跟著她。

    “你一個人上來,寇大老板我也不想這樣做的,你們都別逼我,你不要騙我,不然我就拉著你爸陪葬。”

    寇熇把手中的喇叭遞還給警察,警察還在說勸說工作,可惜沒什么效果。

    她摘掉自己的腕表,將手上的首飾都取掉。

    “寇小姐不是和你交代過一定不能用自己去換人質的嗎?”

    “你也有父親,他那么大年紀了。”

    警察嘆氣。

    “我上去和他談,我知道你們有你們的紀律,今天搞的這么大規模也給你們增加麻煩了,不過我還是要說一句,他并不是存心要誰的命,先讓我和他談談,我知道警隊有很多了不起的人,可能一秒就把人解決掉。”

    方敏:“這個時候了,你還替他講話。”

    依著她看,她就覺得上面的人該死!

    好好的活著不好嗎,你干這種事情。

    “方姨放心,我會把于嫣完好的送下來的。”

    “寇熇,阿姨不是那個意思……”

    方敏哭,她拽著寇熇的手不肯松開,她也不是讓寇熇去送死啊,她沒說讓寇熇這樣干,剛剛寇熇說讓把于嫣放下來,她當時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松了口氣。

    “阿姨阿姨,我都懂。”

    看著自己的助理,讓助理幫忙照顧一下。

    “老板,你小心。”

    寇熇上樓,沒一會于嫣就瘋頭瘋腦地跑了下來,下樓的時候還摔了,摔的哇哇哭,因為她腿一直發軟這是從二樓下來的,以至于面門著地,砸的實在太疼了,方敏一把抱住女兒。

    寇熇今兒穿了一身西裝,看起來倒是挺爽利的,可寇銀生沒功夫去欣賞。

    “誰讓你回來的?”

    “我說話算話,我一個人上來的,你把我爸放了,我跟你談。”

    “寇熇……”

    “老寇別那么多廢話了。”寇熇吼她爸。

    那么大年紀了,還中風過,身體怎么樣自己不清楚啊。

    “我也不想的寇總……”

    “沒事兒沒事,你別緊張,咱們面對面談,你別傷害我爸,他也上年紀了,公司的事情他不太管的,我肯上來就是我有誠意和你談,但也請你遵守你的承諾放我爸下去。”

    寇銀生的嘴角抿得死死的。

    他想動。

    這不過就是一搏生死而已,他相信自己的身手,再說就算不成那也傷不到寇熇,寇熇轉身跑出去的幾率是非常大的。

    “老寇……”寇熇叫出聲。

    寇銀生的情緒顯然已經有了波動,寇熇平定氣息。

    她從小就不太聽話,總和她爸對著干,因為她媽的事情鬧足了十幾年,她是氣老寇,但沒想讓他去死,她爸有多愛她,她就有多愛她爸爸。

    寇熇擰著眉頭,露出寇銀生熟悉的姿態。

    她不耐煩的姿態,你壞了她事情的姿態。

    整個高中時期的寇熇就是這樣的,一點就炸,不能逆著她來。

    寇熇道:“你下去,讓我和他談,沒人想出人命,大家都不想。”

    寇銀生的手是被綁著的,他被推向前,寇熇自動靠前,刀逼在她的脖子上。

    “下去吧,阿姨在等你。”

    寇銀生從樓上下來,方敏松開女兒跑了上前。

    不管怎么樣,這些人熟悉不熟悉寇銀生,他畢竟是個名人,是個有錢人,雖然沒人規定有錢人就需要怎么樣,但接下來的發展讓大家都有些詫異,方敏上去攙扶寇銀生,迎接她的卻是一個結結實實的耳光。

    寇銀生這點力氣都使到方敏的臉上去了。

    方敏整個人都被打懵了。

    傻掉了。

    她在感情里受過傷,所以嫁給寇銀生肯定不僅僅是因為寇銀生有錢這個原因,對她而言寇銀生是個很有涵養的人,雖然有些時候對待寇熇的脾氣是暴了些,不過男人嘛這樣更顯得有陽剛之氣,他從未對她說過一句重話,更不可能動過手的。

    挨了一耳光以后方敏繼續上手去攙扶寇銀生,卻被他給推開了。

    他是在這些人的面前一點面子都沒有給方敏留,寇熇是寇銀生的親生女,那是長在心尖上的人,動都不能動的人,你推她出來去挨刀?誰把寇熇叫回來的?

    他極其怨毒掃了方敏一眼,那一眼里面所包含的東西太多,方敏有些辨不清。

    對寇銀生來說,如果寇熇有丁點的事情,他一定不會讓于嫣好好活著。

    ……

    樓上寇熇,試著放松自己的語氣。

    “這個能不能稍稍拿開一點點,我有點暈血。”她道。

    “你別動,不然我也不能保證我會干出來什么事情。”

    “承建公司的梅總是嗎?”

    “你知道我?”對方覺得很是詫異。

    “當然知道,我們有過合作關系,我對承建的印象很好。”

    在來時的路上,她已經做了功課,事實上這人是誰她大概有點印象但很模糊,不可能所有的相關人員她都記得一清二楚的,寇熇心中很清楚,要怎么樣去放松一個人的警惕性。

    “印象好有什么用……”

    對方一直都在說自己的訴求,其實真的講起來公司要面臨破產,那肯定不只是江珩缺德的關系,江珩再缺德他不會無緣無故搞掉別人的公司,他在哀求寇熇,一邊哀求一邊威脅。

    人一旦沒有了活路就不怕死了,他現在不敢想以后的生活,他有三個孩子,三胞胎啊還有年邁的父母,夢碎了以后就黏不起來了,不敢賭只要中寰放他一馬,他就會有喘息機會的。

    寇熇的脖子被勒得有些痛,對方越是講她的心就一點點下沉。

    所有的訴求都是不合理的,全部!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支付宝购买股票流程图 江苏7位数第20049期 山东11选五走势图彩 金点子配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彩 江苏快3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六码计划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i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 航宇汇金 11选5万能8码4注包中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中国十大证券公司排名 11选5组3多少钱 股票指数代表什么 江苏快3是正规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