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偏心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偏心眼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792-43006195/

292 哄人技巧
    “那霍忱的錢也比霍磊來的容易些。”霍磊他媽覺得自己講的都是真話。

    她這人呀,最會的就是講真話。

    累那肯定是累,但這樣的機會你換給霍磊,那霍磊也是會玩了命的干的!

    “誰辛苦誰知道。”

    霍敏懶得和自己大娘爭辯這些,她又不是閑的沒事兒,樓上還一堆的活呢,這一期的衣服遲遲不出貨,預售出去的各種退款投訴,他們也急可急也沒有辦法,那沒做出來就是沒做出來啊,手機一個勁的響,霍敏這口飯都沒吃老實了。

    外面跑了好幾趟,晚上六點多才開車回來,她胖啊來回一折騰人就更累了,一步都不愛走,也不是說不減肥,可減不下去啊。

    那減肥就得控制嘴,她要是能控制得住嘴那還說什么呢。

    陳華接了陳星月已經到霍奶奶這里了,霍奶奶晚上打算煎魚。

    “奶,做點肉吃吧,感覺好久沒吃肉了。”霍敏嚷嚷。

    霍奶奶“你昨兒才吃完的,怎么就好久沒吃肉了?你都三高了還見天的吃肉。”

    “那三高和肉有什么關系。”

    “怎么沒關系,你看那些老頭老太太得腦血栓的,都是年輕時候不控制飲食的,肉一輩子也就那些量,你提前把一輩子的都吃完了還能有好嗎?”

    “你可行了吧……”

    又來了!

    霍奶奶道“白菜蘿卜保平安,少吃肉。”

    霍敏“……”

    原本打算在她奶這里解決一下晚餐,結果老太太這個嘟囔,霍敏也不愛吃那魚,干脆一家三口開車出去吃烤肉去了,既然能賺錢何苦難為嘴巴呢。

    她不在這里吃,霍奶奶晚上就連魚都沒做,干脆就直接燉了大白菜。

    像她像霍磊父母這種,吃什么只要能吃飽基本都不太挑。

    “霍敏怎么走了?”

    當大爺的下樓,一看侄女沒影子了。

    “嫌菜不好,人全家去吃燒烤了。”

    霍磊他爸就念叨,“這霍敏啊,身體不好自己也不在意,成天吃那些媽你也得說說她……”

    孩子沒媽,有爸和沒爸似的,只能奶奶念叨兩句。

    那都胖成啥樣了,之前醫生就說讓她減減肥,太胖了對身體沒什么好處的,就減了兩天肥那以后就不減了。

    霍奶奶撇嘴“她能聽我的?不讓她吃就等于要她的命,愛雜雜活吧。”

    明兒后兒的死了那也是命,你講什么她能聽。

    眼見著體重都奔著二百使勁了,你說這不是吃出來的是怎么形成的,以前明明就挺瘦的,從懷孕就敞開了吃,把那胃都給撐大了。

    “我看寇熇的身形挺好的……”

    當大爺的笑笑道,那孩子瞧著就沒怎么變過,你看霍忱還偶爾忽胖忽瘦呢,寇熇永遠都那個勁兒。

    “你管人家身形好不好的,你一個當大爺的怎么什么都看呢。”霍磊他媽懟自己丈夫。

    眼珠子往哪里盯呢。

    “我不就說說。”

    “說也別說,你愿意看你就看看我得了。”

    霍磊他爸“……”

    得,趕緊吃,吃完趕緊上樓干活去,這哪里是老婆啊,這簡直就是他第二個媽,成天數落他,不是這個就是那個。

    霍忱連續拍了四個半月的戲,這算是今年的最后一部戲了,工作室是覺得可惜,但老板要休息他們也只能遵從,基本本子就開始不接了,一些代言和活動什么的還是正常接,今年年關的話他還會上映一部,到時候就瞧票房了。

    霍忱閑下來,每天去接寇熇,算是取代了寇熇助理的工作。

    能接就接能送就送,有時間就圍著她轉。

    方敏叫寇熇回家吃飯。

    “我不回去了。”寇熇握著電話瞧了霍忱一眼。

    算了吧。

    帶人回去,她爸不高興,霍忱也不見得高興。

    “怎么了呢,累了啊。”方敏都將近小一個多月沒瞧見過寇熇了。

    “霍忱最近休息,我們倆在家吃就得了。”

    “那讓霍忱也一塊兒來啊。”

    “不了,阿姨我這邊的菜都準備好了,不回去了。”

    又講了幾句,方敏也沒辦法,只能掛電話,打完電話他們兩個人去超市買菜,寇熇買菜很有特點她不喜歡去傳統市場,因為傳統市場環境大多數都算不得好,而且還有一點就是那得起早,她有那個時間寧愿多躺二十分鐘。

    超市的菜都是洗好包好的,哪怕你嫌棄洗的不夠干凈到時候在拿回去洗就好了,反正看起來都是干干凈凈的嘛,相中哪一個就往推車里扔。

    “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她扭頭問他。

    “隨便。”

    “沒有隨便這道菜。”她拒絕隨便。

    那誰知道你愛吃什么呢。

    “什么都能吃。”

    他不太挑嘴,大多數都是她這個不愛吃那個不愛吃的。

    寇熇很討厭和霍忱一起逛超市,問什么都是這樣的,你問他想吃什么,就是隨便,最后就變成了吃她喜歡吃的東西,你說一個人對美食都沒有點要求,這人是不是活的都超脫了?

    買好青菜,又去逛了零食區。

    “買點餅干吧。”

    霍忱說她“你能少吃兩口零食就比做幾個小時的運動都強。”

    “不好意思,我不能不吃零食。”

    霍忱挑眉“那還問什么呢,你想買就買吧。”

    寇熇從架子上拿下來餅干,認認真真看著口味,道“你最近好像很嫌棄我一樣,我說什么你就懟我,還特別不耐煩。”

    她只是想吃點餅干而已,干嘛教訓她啊。

    霍忱努力進入電視劇中男主角的角色,親切地對她道“你想多了,并沒有。”

    難得和顏悅色。

    他就是想訓她。

    有些時候他也很無語,明明那么大的人了,自己的生活愣是管理不好。

    早上是不是她又嘟囔說大姨媽又來了兩次?

    他聽見以后強忍著沒有發火。

    這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明知道就是累的,可她還在繼續。

    有些時候吧,不太愿意和她一樣的,自己長年累月不在她身邊,也沒有資格指手畫腳的,但明知道能累出毛病還要堅持練,你這不是思想有問題嘛。

    “你看吧,拉著臉你明明就是看我不爽。”

    當她瞎呢。

    “沒有!”霍忱否認。

    “你說沒有那就沒有吧。”

    買了零食兩個人去結賬,霍忱提著袋子往車庫走,馬上都要走到車邊了,她肚子疼。

    很明顯的癥狀就是小腹抽抽的疼,她平時來大姨媽的時候都不太疼的。

    “怎么了。”他停住腳步。

    見那人沒有跟上來,扭頭去問她。

    “沒事兒。”

    可在一起久了,她就是不說霍忱也能猜到,他已經盡量不說破去照顧她的情緒,但……

    “你今天開始把運動給停了。”

    “我昨天就沒去。”

    “自己有毛病不清楚嗎?正常人有你這樣鍛煉的嗎?一天三個小時起,你身體已經扛不住了自己不知道?這點破事還用人教你?”

    虎著臉,他開訓。

    不愛說也得說,簡直就是胡鬧。

    哪有人這樣虐自己的。

    還要怎么完美啊,這不是挺好的嘛。

    寇熇原本在超市里就有點不高興,也是一直忍著,現在再被訓臉也拉下來了,她雖然很少生氣但不代表她脾氣好,兩個人冷場,上了車帶上車門,她開車來的,他開回去。

    回到家她也沒理霍忱自己徑直進了書房,霍忱瞧著她書房的大門,心里嘆口氣。

    這不沒控制住。

    沒想說她!

    真的沒想說。

    把地上的袋子都拎進廚房,開始做飯。

    是不愛做,但自己也總要吃飯的,不能任何事都指望人家的,人家也忙一天,也會累的。

    一樣一樣的洗好開切。

    她在書房接了兩通電話,早就不氣了,為什么生氣都扔腦后面去了,正在處理工作,掛了電話馬上都過去一個多小時了,喊了一聲糟。

    她的晚飯啊!

    拉門馬上進廚房。

    “馬上就好了,你稍等一下。”

    霍忱彎著腰正在切菜,這廚房不是為他準備的,所以臺面用起來不太順手,高度不和諧他就得彎著腰。

    被人抱住,他停下刀。

    “我沒和你生氣。”她說。

    情侶最怕的就是帶著氣過夜,當時是挺生氣的,可也就那么十幾分鐘吧。

    霍忱的刀繼續切辣椒。

    “可你的表情不是這樣告訴我的。”

    他也沒生氣。

    “助理來的電話,打完我一看,哎呦完了,我的晚飯來不及做了……”

    “聽點話吧,行嗎?”他商量著來。

    訓這條路肯定行不通了,他也不愛惹她生氣,你說挺漂亮的一人,你干嘛叫她臭著一張臉呢。

    “不練了,我是去習慣了一天不去渾身癢癢。”

    泡在里面的時間太久,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

    “不是不去,而是休息一段再去。”

    “是是是,你說什么就是什么,霍總說的話沒有錯,有錯也都是我的錯。”

    她想哄人,小嘴永遠都是叭叭叭講個不停的,說白了就是能折能彎,在外面是這樣在家里也是這樣。

    偏巧呢霍忱就吃這套,她一說她錯,他就良心過不去。

    人和你談戀愛,談那么久也沒享受過什么特殊的待遇,好意思叫人生氣嘛,不好意思的對吧。

    疼都來不及呢。

    “那等著吃飯吧,我做都做了。”

    寇熇心想啊,你還不如不做呢。

    你這方面實在就沒有天分。

    和他在廚房膩了一會,后來干脆掛在他后背上,他走到哪里就把她背到哪里,吃過飯兩人去散步,散步回來給他按摩,明明是他好像惹了她生氣,結果變成了她一直在對他好。

    扯過來她的手。

    “行了行了,別按了。”

    怕她手疼。

    “你這背有點僵啊。”

    “嗯。”

    陪著她晚上打了游戲,看了電影然后一塊兒入睡。

    寇銀生第二天在公司遇上了親生女,寇熇正在和人聊天,也是很熟悉的長輩了,長輩嘛一定關心她的個人情況。

    “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啊。”

    “不著急。”

    “可得著急了,年紀不輕了呢。”

    “他那情況特殊,我說了不算。”

    長輩笑的一臉溫和,“沒想到寇熇也有這么溫柔體貼的一面。”

    寇熇笑“那也是看對誰,這不是遇上了嘛,沒辦法……可能前輩子欠人家的……”

    不著痕跡抬一抬霍忱的地位。

    外界怎么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霍忱是她寇熇心尖上的人。

    對方和寇熇又講了幾句就和寇銀生離開了,吃中午的時候,還在說呢。

    “你們家寇熇啊,我是真的很喜歡……”

    可惜了。

    那時候他多想寇熇成為自己的兒媳。

    可惜自己這就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啊。

    寇銀生“那孩子有點缺心眼。”

    外面流傳,說是寇銀生沒瞧上霍忱,對方這么一聽,覺得這傳言十之八九是真的。

    心里也是嘆氣。

    “就是緣分到了,難得孩子自己對眼緣由著他們去吧。”想想剛剛和寇熇的對話,又道“咱們都上年紀了,不該插手的事情就少管吧,我聽寇熇那意思,那個男演員也不是個一般人啊,把寇熇給迷的,我問她打算什么時候結婚,說是人家行業特殊,得看對方的……”

    寇銀生不著痕跡皺了皺眉頭。

    不爽!

    你結不結婚還看他的臉色?

    你肯嫁,那就是他的榮幸了。

    自己家的這個混賬東西,慣會用嘴騙人,明明也許是她也不愿意結婚她偏要這樣講,可恨的是他也相信。

    反正那話聽了,他這心里就是不痛快。

    寇銀生心中第九百九十九次后悔,生個兒子就好了!

    生女兒一點用都沒有,什么都說了不算。

    老寇每次都會因為這種事而后悔而嫌棄寇熇的性別,但從未真的付之于行動過,他一點都不懷疑自己還有生育的能力,但是他就是要這樣講,嫌棄寇熇就是個賠錢貨。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捕鱼达人技巧打法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 六盒宝典2020最新开奖 北京时时彩走势 河北11选五一定牛跨度 股票日k线走势图怎么看 幸运飞艇官方走势图手机版 大发快三注册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000977股票股吧 新疆体彩11选5d助手 浙江省舟山市飞鱼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真钱棋牌下载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11选5任三预测